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噬魂传说 2

第二篇隔了这么久才来真是对不起(合掌)!
但是真的有人看吗我也很怀疑←_←
感觉这篇也没什么内容全是流水账和漾漾的呐喊→_→
我好想快进到满篇耍帅、脑洞、包袱的战斗戏和剧情戏啊啊啊(这个人明明就不会写)
如先前发的设定所言,人物关系有私设,所以和原著有所不同
OOC不可避免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的小天使们请看下去吧……
――――――――――――――――――――――
在我趴在地上悔不当初时,听到了一声招呼。
“辛苦你了,年轻的学生。”不同于学长的冷冽,一把温润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同时我感受到了学长“再不站起来就踹你”般的恐怖视线,于是刷一下原地弹起。
“我是赛塔,赛塔·萝林。”整个人仿佛散发着圣光的美青年轻柔地向我微笑,让我感觉很舒服,差点被断头刀斩首的恐惧也不知不觉消散。
不,他好像真的在发光,而且耳朵还尖尖的,跟人类不太一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魔人……?
“赛塔是学院的行政人员,”学长简短地向我介绍,然后转向赛塔,“有工作?”
赛塔缓缓点头:“死神大人需要精灵的力量,顺便,我来看一看您的学弟。”
“没有看的价值,就是个笨蛋。”学长非常直白。
而刚刚从狗啃泥的姿势爬起来的我,根本就没有底气反驳学长的断言。
该说就算我有底气我也不敢。
十分悲伤。
“还请您不要如此断言,”赛塔轻轻地笑起来,“年轻的生命总是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更何况这位不是……”语句一顿,那张令人放松的脸庞转向我,“褚冥漾……对吗?愿精灵神能护佑你,在这所美丽的学院拥有一段快乐的经历。”
“呃,十分感谢,赛塔先生。”他的语气和态度含有很老派的温和雅致,我慌忙尽最大可能地礼貌回应。
但是,讲真,如果真有精灵神这种东西,希望祂护佑我在这个火星学院里安全生存下去还比较实在。
毕竟,这可是拿断头台来做校门的地方啊?
搞不好他们的教学楼是铁处/女,广场是虿盆,绿植是杀人树……
“你有这个觉悟就好。”跟赛塔道别之后,学长转身冲我说,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看好戏的冷笑,我瞬间后背一凉,感觉学长就像漫画里面那种终极大BOSS一样,红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什么叫做我有这个觉悟!那是真的咯,也就是说我的妄想会成真咯!这学院什么鬼!真的是给人类上的学校吗?!我懂了你们这果然是火星学院,专门给火星人上的学院对不对!抱歉我是普通人类我要退学啦!
“耍什么笨,回来。”学长头上噼里啪啦爆出一堆青筋,伸手就把再次试图逃跑的我扯了回来。
我这辈子就逃脱不了被人支配的命运。
诶,等一下……
话说,这个学长刚才……
旁白麻烦回放一下六段之前学长的台词!
『你有这个觉悟就好。』
对啦,就是这个!
我战战兢兢地抬头看着学长的脸:“学长……”我严重怀疑你听得到我在想什么!
“你以为我爱听你那些白烂话?”学长以比我还不满的语气回答。
所以你果然听得到嘛!这学校连隐私都没有!
“想要隐私自己努力啊,别磨蹭,错过新生报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就算学长没有这样语带威胁,我也大概猜出来是什么后果。
反正不是死就是半死。
我已经看透了!

Atlantis学院的校园环境很好,从表面来看完全看不出是个用断头台当大门的诡异地方,绿草茵茵,白砖古朴,空气清新,建筑和装饰都有独特的艺术韵味,拿来做公园绝对合格。
再加上刚才看到的行政人员赛塔亲切的举止和态度,说不定这学院也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
以上观点只存活了十五分钟。
当我结束异常简洁的入学手续,踏入教学区后,一切好感都破灭了。
雕刻相当精致的美人鱼像大张满是利齿的嘴巴咀嚼着不知道什么品种的怪鱼,白色的石头上溅了一片殷红的血渍。
为什么装饰用喷泉上的雕像会吃活鱼!
“那是好几届之前的魔女学姐给学校留的纪念品。”学长冷静道。
学姐你是以怎样的心态给母校留这种鬼玩意儿啊!谋杀后辈吗?!
我正上演孟克的呐喊时学长啧了一声,抓住我的手臂往旁边一拽。
“啊!”
闪光的短刀擦着我脸颊飞过,掀起一大片草皮,以这个威力来看,若不是有学长我现在可能就扑街了。
那把刀在地上颤了颤,迅速扭曲变形成一个男生,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斯文败类的感觉,他慌里慌张地冲我一鞠躬然后一溜烟逃跑,后面另一个男生咬牙切齿地追:“混账东西!我要跟你解除搭档!”
……什么鬼,这学校要不要太新鲜!武器跟工匠打架我还头一次听说!
紧接着我的视线就凝固了。
“学、学长……”
像是被无形的手拉扯着一样,草皮蠕动着缓缓合拢,不到两分钟它就恢复原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痕迹。
为什么你们学院草坪是活的啊!搞不好走着走着就被吞了!
学长不耐烦地解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也看到了,学院的学生都有些暴力,若公共设施不能自动修复,会带来很大不便。”
公共、设施……
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啊啊啊!退学!我要退学!待不下去!先别说那种能做出搭档内讧的暴力狂,光地面都能干掉我!
战斗力连地面都比不过我还活不活了!
“啊!”
“不要在脑子里大叫,赶紧走。”学长怒斥的同时又巴我后脑,“迟到就杀了你!”
都说你嫌吵就别听嘛……
我委屈地跟在他后头,连腹诽都不敢,因为一定会被巴。
我真是命苦。
学长引领我走进一幢四边有巨大雕像的楼房,上了四楼后左转第一间,拉开房门后(虽然拉门时有奇怪的声音响起但是我强行抛在脑后),可能是因为我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里面已经有了一些人,有的在放有名牌的桌边坐着,有的则一堆堆聚在一起聊天。
学长的到来引起了一片波澜,新生都悄悄往我这边看着,议论的声音也瞬间压低,好些女生眼里还闪出那种恋慕的神色。
看来学长人气还蛮高的。
“代导人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下个月开始你就要自己上课。”在各种眼神的压迫下,我找到写着我名字的座位,刚把包放下学长就抛来一个重磅炸弹。
那我不是要常常往生喔!单看今早一路的事故我一个月得有二十多天呆在医务室吧!
学长看着我好像有点想叹气:“你们班上有从国中或更早直升上来的学生,我会帮你介绍靠谱的人选,你要多向他们请教。”
唔,那还好啦,不过……
“学长,你的教室是在哪里?”我小心地问,下个月起没有学长跟着还是毛毛的。
“就在上面二年级区,很好找,”学长笑笑,又是那种大反派气氛,“因为整个二年级三星武器只有我一个。”
我目光落到学长胸前很精细绣成的三个五角星,之前有听冥玥说三星是公会的最高级别,学长貌似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这么了不起的人要担任我这种菜鸡的代导人,应该很不情愿吧?
因为我什么都不会,不光各种出糗,连基本的变形都做不到,今天早上变一条手臂都是极限,像那个短刀男生一样变全身还进行攻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啪――!
学长你又巴我!
“因为你欠扁。”学长冷淡道,接着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警告我减少脑残之后,讲说也到了报到时间就离开了。
“哟,同学,你认识那个学长?”旁边忽然有人讲话,我吓一跳,转头看过去,发现是个,嗯,怎么说,就是小混混一样的人。
鲜艳的、混合着各种颜色的刺猬头,松松垮垮的制服,往下一看还有夹脚拖鞋,他流里流气地歪在桌上,给人感觉就是会穿夏威夷衫不顾场合乱逛的家伙。
嗯?
等等?
这种隐约的熟悉感是怎样?
“啊。”
“哎~”
我和染着五色鸡冠头的小混混同时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
我认识这个人――!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