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噬魂传说 3

噬魂者paro

隔了很久再写,人物越来越ooc……
我尽力揣摩这个时期的漾漾和西瑞各自会有什么反应,然而还是好难orz
没想到脱离原著世界观这么难写orz
如果能食用愉快就太好了orz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联考后的假期,没错就是开头就发现我是武器的那个倒霉假期,为了度假顺带庆祝有学校肯录取我,我们全家一起去对岸的G岛旅行。
起初还算愉快,岛上风景秀丽,蓝天碧海柔软沙滩苍翠绿荫,整座岛被一种非常精致的慵懒之感笼罩,有不少奇奇怪怪的文艺小店和卖甜食的店面,非常适合散心,我逛得蛮开心,但冥玥向来对这些东西不太感冒。
话又说回来,虽然她是我姐,但这么多年来我完全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啊,除了脸上露出那种站在大锅前搅拌着不明物质的魔女之笑的时候肯定是要整人之外。
“要分开行动吗?”空手道黑带的美丽老姐举着地图站在路口,偏过半张脸来看我。
就是那个!
就是这种半笑不笑眼睛里仿佛闪过黑光的表情!
“那边有你会喜欢的店,我去这边还有点事。”
还一反常态地解释清楚了原因!
她是个好姐姐――呃,也许是――但绝对不是那种总会体贴人的类型,当她展现那一面的时候,往往都有什么倒霉事要发生。
我当时既然看穿了这点,就应该冒着被魔女踢胫骨的风险跟着她。
至少不会在这个小路九曲十八弯的岛上迷路。
我站在一个前后左右都名为黑龙路的十字路口一脸茫然。
这里没有店没有游客也看不见绵延的沙滩,只有连成片的灰墙,暗红色铁锈斑驳的大门,和比我略高的墙头上防盗用的玻璃碎片。
或许这才是这座四季常春的小岛原本该有的样子?
抑或是……
不祥的预感霎时间涌上心头,仿佛在印证我的预感,一个长条状的黑影无声无息地从墙头窜下,甩下一地玻璃碴子。
我的妈呀!
他手里拿着约有四分之三个人高的半片剪刀,稀稀拉拉地往下滴血,扭头向我咧出一嘴黄牙看着就像个精神病。
来不及思索,我惨叫着夺路而逃。
什么什么什么!
那是什么玩意!来旅个游还能能偶遇变态杀人鬼我要不要太倒霉!怎么办怎么办!要报警吗?要报警对……
“本大爷驾到――!还不快跪安,垃圾剪刀手!”
拖长了尾音的男声从天而降,没给我半点反应时间,一个花里胡哨的家伙就从旁边的树上一跃而下,自以为潇洒地落在了我前面,激起一蓬尘灰。
没错,重复一遍,我前面。
身后杀人鬼还有五秒就能追到一剪刀劈开我的距离。
面前染着难以言喻的灿烂五色头毛身穿夏威夷衫足蹬夹脚拖鞋的不良少年隔着我向他比中指。
这位大哥我跟你无冤无仇,想挑衅那个变态是你自己的爱好,能不能不要挡我逃命路啊!巷子很窄啦!
那一秒我真的超想哭的,但后面的剪刀手显然不肯给我这个机会,只感觉背后一凉,可能是身体的自我防御机制发动,我飞快趴倒,那个瞬间我听见了金属摩擦的难听声音,顾不得姿势难看滚到一边伸手摸背,竟然摸到了冰冷的金属环扣。
武器……形态?
自发现我是武器,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谢这件事。
大概是觉得手感不对,剪刀手抬起刀刃看了一眼,又看了我一眼。
“袭击平民百姓,坏了江湖规矩,别怪本大爷不客气!”完全没在意对手的眼神偏向何方,不良少年超级自说自话地前踏一步。
“喂……”报警比较好吧,他有刀耶……提醒尚未出口,我就吓得闭上了嘴。
我从来没有看过那样的打架。
我曾经见过的最残酷的打架就是褚冥玥修理飞车抢包贼,而不良少年和剪刀手的招数动作,比那一次要可怕百倍。
当不良少年拎着不打马赛克就上不了镜的尸体向我转过头来的时候,血腥味加上视觉冲击,而且逛街的时候还吃得有点多,我一下子就吐了。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