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大护法同人】【大太大无差】叛逆期

叛逆期
*一切有关宫廷的东西都是作者的脑补
*少年太子



    太子十三岁的时候,不管是日后那张令人惋惜的脸,还是令大护法头痛不已的性子都已经初露端倪。
    虽然因为太子不喜欢运动而比同龄人长得慢了些,但也已经比矮矮的大护法高了一个头不止,这直接导致能文能武的“护法哥哥”在他心里伟岸的形象开始坍塌。
    也因此,曾经追在大护法后头当小尾巴的小孩,渐渐改用了“死胖子”这个称呼。
    不过在那个秋季的某一天发生的事,让太子的叛逆期稍微延后了那么几天。

    因皇上接见外国使节而在朝堂上柱子似的杵了一上午的大护法一回到东宫,就发现这里乱成一锅粥。
    随手找了个人来问,小侍女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太子殿下午睡起来说头痛,窝在床上不肯起,不许找太医也不许奴婢们近身,大护法大人您可算回来了,您快去瞧瞧吧!”
    他才半天没在,这小祖宗又在搞什么?
    大护法隐隐觉得自己也开始头痛――虽然这肯定是幻觉。
    在一众侍女太监侍卫看救世主般的视线中,大护法大步走进寝宫,大抵是听到了脚步声,刚开始变声的男孩大声叫道:“不要进来!太子的命令都不听吗?!”
    大护法脸色一沉,熊孩子胆肥了,也不管他在胡乱喊些什么,走过去就一把扯开床帐,然后――
    愣住。
    ……太子身边的小厮?
    “出、去……啊,大护法大人……”
    男孩子盘腿坐在床上,惊吓过度脸色刷一下变得惨白,瞬间弹起来砰砰砰磕头,大有把床板砸穿之势:“小的该死!小的有罪!小的不该假扮太子!都是小的不好,大护法大人要罚就罚小的一个……”
    “去哪了?”
    小厮一时没反应过来,等战战兢兢抬头与一脸平静的大护法对视犹犹豫豫道:“太、太子殿下和小的换了衣服,说……想去……想去……”
    “哪里?”
    一咬牙一闭眼,他大声说:“杨楼街*!”
    大护法的脸瞬间黑如锅底。

    那一边太子换了一身衣服稍作修饰溜出了宫门,得意洋洋地按书上讲的路线往有好多漂亮小姐姐的杨楼街走去。
    但是娇生惯养的太子殿下头一次独自出门,哪能这么轻易找到只有夜里才显眼辉煌的花街,三转两转就迷了路。
    “刘氏桂花糕――”
    “清甜可口,洁白如玉,入口即化的刘氏桂花糕――”
    细腻的甜香弯弯绕绕钻进太子的鼻孔,肚子应景地咕噜一声,他低头摸摸肚皮,中午只顾着兴奋,饭都没好好吃,又走了这么些时候,实在是饿了。
    小孩子没个定性,很快太子就从迷路的悲伤中走出来,站在卖桂花糕的小贩旁边眼巴巴看着吞口水。
    没办法,他出门的时候根本没带钱。
    想吃。
    怎么办?
    思考了一会,太子将爪子摸向不离身的玉佩……
    “来一打桂花糕。”
    清澈干净的少年声线在身后响起来,一只手从身后伸过来付钱,然后在太子灼热的目光下接过小贩说着“好嘞”热情包好递上的糕点。
    太子又惊又怒地回头,果不其然,那个红袍的家伙正站在他后面,冷静道:“太子殿下,回宫吧。”
    “你你你你你你――!死胖子!”
    “年纪不大胆子不小,”大护法拖着太子往回走,“若是让皇上知道你要去那种地方,不把你的腿打折才怪。”
    “死胖子你放开!我不要回宫!我还没见到小姐姐!我还没……”
    太子拼命往后坠着希望能把大护法拖回来,但是没有半点用处,太大声地叫喊他自己也觉得丢人,所以就半压着嗓子吵闹,变声期的音色显得更加难听了。
    前、世、造、孽!
    脑袋嗡嗡作响,大护法忍着用乌钢杖把这个小屁孩开瓢的欲望。
    退一步海阔天空,让三分心平气和。
    冷静,这是太子。
    不能打。

    午饭没吃饱,平常又缺乏运动的太子很快就闹累了,瘪着嘴一脸不情愿地跟在大护法后头磨磨蹭蹭地走,好不容易才走到没那么热闹的坊。
    “回去以后先去皇上那里认错,听到没?”
    “啊――?我才不要……”
    “不去?也行,”大护法点点头,“回去之后《大学》抄十遍,《尚书》抄十遍,然后练武……蹲下!”
    平淡絮叨的语调骤然拔高并且变得严厉急促,由于自小的良好教育――也就是对大护法的敬畏――太子瞬间遵循命令抱头缩在红袍身后。
    他还没来得及抱怨,就被喷到眼前的血吓得闭了嘴。
    突然的箭矢射来的角度太刁钻,大护法根本没办法打回去,于是他选了一个最简单的办法。
    肉乎乎的身体把太子严严实实地挡在墙角,硬生生接下势如破竹的羽箭,一时间太子的世界里只剩下箭头扎进肉里的闷响。
    他惊恐地抓住大护法的红袍。
    然后听过很多次的射击声干脆利落地响起,很快,战斗的声音沉寂了下来。
    红袍从太子手上抽离,血液啪嗒啪嗒滴落在地上,大护法转身把他拉起来:“没受伤?”
    “你……”太子怔怔低头看着肩上、腰上都插着箭,还有大大小小被箭矢划破的伤口的护法,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似乎并不在乎自己的伤,大护法手伸进袍子里翻了翻,拿出被箭刺破鲜血染成一片狼藉的桂花糕,语气有点遗憾:“没法吃了,不过反正这肯定不如你平时吃的糕点美味,没什么好可惜的。”
    “你、你……死……护法哥哥,”太子抢过那包糕点,讷讷道,“你给我买的?”
    大护法奇怪地看他:“难不成是我吃?”
    “我……对……”一向爱洁的男孩把桂花糕塞进衣服里,扶着大护法闷头往回走,小声别扭地说,“对不起,我错了。”

    第二天,太子难得规矩地在房里抄书。
    休息的时候,转头看见伤处缠着绷带换了身新红袍坐在阴暗处的大护法,他觉得――
    护法哥哥,到底还是非常伟岸的。


*杨楼街:宋朝时一条妓馆所在的街道。

评论(12)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