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大护法同人】【大太大友情向】此生浮

此生浮
*只是想写其中一句台词和双人战损
*逻辑被我吃了(掩面)
*写到后来已经不晓得在扯什么
*ooc预警(跪地求原谅)

    大护法立在树下,默默看着遣走随从独自在御花园中踱步赏花的皇上,小涅叽开始还跟在后面飞一会,后来倦了便落在护法头顶盯着皇上看。
    皇上登基五年有余,曾经一身白衣手执画笔梦想逍遥度日的太子,最终还是成了黄袍加身的真龙天子。
    想到这几日的杂事,大护法心中隐隐有些烦躁。
    他如今被困在龙椅上,可是就连这龙椅,他也没有坐稳。
    朝中权臣皆是前朝老人,大多自恃资格老,又因皇上醉心笔墨丹青性子善良软弱便在朝堂上争权夺利恣意妄为;纵是有个别忠于奕卫国的,也偶尔对这个武功谋略平平沉迷绘画的皇上流露出不服的态度。
一国之君可以不能文可以不能武,但绝不可以没有威严!
朝中势力盘根错节牵扯太多,牵一发而动全身,拿权臣开刀实在冒险,实际上大护法和皇上也都没有这方面的天分,所以……
    上前两步,大护法沉声开口:“陛下,臣有话要说。”
    “你又要唠叨什么?”皇上不耐烦地转身面对他,怎么说也是做了两年帝王,抵抗的神色比先前看来多了几分气势,“每天不是说我疏于政事就是说我懦弱无能……”
    “陛下,今日臣不说这个,”大护法定定看着皇上,“西北战事告急,昨日几位老将军相互推诿也没拿出解决办法来,臣斗胆提议,请陛下——
——御驾亲征。”
皇上不敢置信地瞪着扑通一声跪下的大护法:“死胖子你疯了吗?!我御驾亲征……你……你不会是想让奕卫国亡在我这一代吧?!”
“臣愿一同前往,护陛下周全。”大护法依然跪着,圆滚滚的身形看起来有些好笑,但皇上完全笑不出来。
总有刁民想害朕。
他绝望地想。
“陛下以为不去便不会亡国吗?看看如今的朝堂,陛下可还有半点皇威?”冷静的少年声音如尖刀般插入皇上的心脏,疼得他眉头紧皱,“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谗人高张,贤士无名,陛下不想做些什么扭转局面?”
不想做些什么?
他当然想!
当然想!
这是他画过山河的国家,画过满城烟柳的国家,画过卖唱姑娘的国家,画过做桂花糕小贩的国家,画过从天而降的飒爽女侠的国家……
他从前不愿做皇帝,可是既然已经毫无退路那么他就想要他们安居乐业,想让如小姜一样的善良百姓笑口常开,可是朝堂上尽是豺狼虎豹,比他做太子时在那些荒郊野岭见过的更可怕,更难对付。
皇上最终只是转过头道:“你好像能看穿我的样子真是讨厌。”
是你太容易看穿了。大护法想。

皇上带兵去了西北,每天战前给兵士们念大护法挖空心思写出来的檄文,一般没念到最后就烦了,扔了文章朝下面振臂高呼,他好书读的不多但嘴巴贼溜,直把人说得热血沸腾,竟连打了几场胜仗。
可是也许这皇上向来就是走到哪就出事出到哪,没几天,城中守军的情报便泄露了出去,里应外合之下攻破了西城门,全靠大护法勉力作战才把打起仗来不要命的北蛮军轰出去。
奕卫国和平已久又有大护法压阵便疏忽了军队,一时很难调动更多军队与北蛮抗衡,这回北蛮不晓得发了什么疯,出兵把皇上驻扎的这座城围死,铁了心要打大仗。
屋内,对着沙盘,大护法和皇上大眼瞪小眼。
“敌军围城,危在旦夕。”半晌,大护法慢慢地说。
“我不知道吗?还用你说!”皇上没好气地翻白眼。
“最近的驻军赶过来至少还要三日,”这些天大护法连续作战,身上带着浓浓的血腥味和药草味,眼神更显得深沉,“我们要死战到底,士气就很重要。”
原本只要大护法一出现,奕卫国士兵便如见战神气势高昂,可是现在他的伤一日重于一日,这很不好。
“你到底什么意思……”
大护法深吸一口气:“从前臣杀人,陛下躲起来便可;这一次,请陛下看着你的军队——”
看着他的军队怎么样呢?
大护法没有说,皇上也明白了。

两军交战,血流成河,那个在哪都很显眼的红色身影现在竟有些难以辨别,皇上穿着沉重的铠甲手拿长枪在城墙上笔直地站着,强撑气势按大护法安排好的剧本调兵遣将、鼓舞士气。
这大概是皇上一生中最难熬的三日,他看着将士们浴血奋战,看着蓝色电光一次次亮起,看着死胖子沉默着承受枪弹和刀伤,但总算要熬到头了。
信鸽带来消息,大军马上就要赶到,听到这句话,燃烧生命的死士们精神一振,大护法也松了一口气,解决掉手头上的敌人,转头冲快哭出来的皇上举了下乌钢杖。
然而就这个时候,异变陡生。
陪着皇上的小涅叽一声惊叫。
『唔叽!』
砰——!
“陛下!”
呼吸一滞,虽然皇上身边的卫士飞速调转枪口打死了那个打黑枪的小兵,但还是迟了,大护法踏着敌军的头颅一跃上了城墙,伸手给他捂住血流不止的伤口,仰头盯着摇摇欲坠的皇上:“……你还能站住吗?”
皇上咬牙点头,攥着长枪死死撑住:“别……说!”
大护法知道他什么意思,但还是皱眉,子弹钻进铠甲的缝隙打进防护最薄弱的腹部,这事可大可小,若伤了重要内脏……
“别说!你,死胖子,告诉他们,奕卫国必胜!”
大护法凝神盯他一眼,嘱咐卫士从后面扶住皇上,大步往前走,在城墙边站定,提气大喝:“各位,听着!今日拼死一战,奕卫国必胜!”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
红袍一闪,裹着蓝色电光杀进敌阵,一时间只听见奕卫国军队跟着大吼“雷鼓动山川”的杀声。
一向被人视作软弱无能的皇上,带着枪伤硬是挺到援军到来才倒下。

因药力而沉沉昏睡的皇上病榻前,再次裹成白粽子的大护法看着他,有些欣慰又有些急躁。
皇上好歹有了皇上的样子。
不过下次若再这么死撑,就一乌钢杖拍昏他算了。

补一下两句诗的出处(虽然可能并不需要_(:зゝ∠)_)
第一句出自李白《侠客行》
第二句出自卢纶《塞下曲》

评论(3)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