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大太大无差】无终〔3〕

*一点都不甜的正剧
*作者文笔渣(捂脸)
*大家……轻拍……(痛哭)
*或有ooc(捶地哭)




    阴魂不散!
    小涅叽在空中扑腾,大护法带着恶气碾碎了被它打下来的、伪装成鲜花的飞虫,但凝聚在自己身上的视线依然存在。
    离开花生镇这么长时间,想不到还能看到这种怪异的生物,这无处不在的眼睛,能解释为什么三皇子的人能这么快追上来。
    有花生人在帮他。
    不,大护法皱眉,以三皇子暴戾又迂腐的武夫做派,定不能忍受这种非人的存在,也绝不可能接受一个不露出真面目的人的帮助,所以又与花生镇有关,又能接触权力中心的也许是……
    欧阳鸣。
    那个小鬼,从裴定出来也不肯安生,不知道想了什么法子,混进宫里当了个小侍卫,太子刚见到他时惊得转身就要跑,被大护法一把抓住差点扑倒在地上把太子的尊严——哦不他可没有那种东西——把他那张艺术的脸摔破。
    后来大护法就找了个由头把小鸣打发了出去,现在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
    那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他得尽快找到太子。
    找到那个学了点东西就自我膨胀到以为能凭自己逃到天涯海角的大白痴。
    活在羽翼之下太久了,还真以为天底下所有人都能纵容他么!死里逃生一回,脑子倒是长进了,心性没半点成长!
    『啾啾。』
    小涅叽扑虫扑累了,落在乌钢杖上睁着豆豆眼看大护法。
    ——?!
    枪声炸响,多年的战斗经验已经让大护法产生了肌肉记忆,身体一拧躲开身后来的子弹,乌钢杖飞速甩动往判断出的位置射去一片雷光,小涅叽腾地一下飞起钻进灌木丛中,紧张地窥视着。
    没有肉体被撕裂的声音,只有细微如猫咪的脚步声。
    “你本该死了。”大护法看着那个细高的人泛着红光的独眼,心里蔓延开如墨般漆黑的预感。
    回答他的是默然举起的枪口。

    苍天啊佛祖啊艺术之神啊!
    阴暗狭小的洞穴里,太子努力缩小自己“五大三粗”的身体,破烂的白袍上粘满泥土、腐臭的枯枝败叶、湿漉漉的苔藓,以及……鲜血。
    有他自己和小黑的也有敌人的,被子弹和刀剑击中的伤口火辣辣地疼痛,逃跑时从山坡上滚落大概撞到了头,阵阵晕眩和钝痛让他想吐,临时砍来的枝叶盖住了洞口,外面刺客寻找的声音时断时续。
    小黑换了装束已经出了包围圈去找一直不远不近跟在后面的大护法求援,太子跑的慢出不去,藏在这里抱着仅剩的子弹担惊受怕。
    为练武而长出一层薄茧、不再如以前那般文艺而光滑的手紧张地摩挲着与玉佩系在一起的蓝色晶石。
    小姜……求你保佑……保佑我逃过一劫。虽然或许再也完成不了带你去看世界的诺言,太子很自私啊……可是你也记得吧?那个死胖子不要命的样子……真的一点艺术感都没有。
    死胖子,快来啊,再不来太子就翘辫子了,你真的想回去以死谢罪吗?!
    外面忽然亮起了一片蓝光,太子惊喜,除了那个死胖子,没人能放出这么绚丽的攻击于是赶紧大喊:“我在这里啊!你终于来了!死胖……”
    枝叶被人掀开的瞬间,太子欢快的喊声戛然而止。
    黑发黑眼、面无表情的青年冷冷地看着他:“什么人?”

    “混蛋!你变态吗?!子弹专打我屁股什么仇什么怨!”
    大护法暴跳如雷挥杖反击,但冷静的罗丹实力不容小觑,两人半天也分不出胜负。
    看着大石头底下急得如热锅上蚂蚁的副统领,大护法心一横,乌钢杖一提飞身便走:“带路!”
    比起杀了这个人,当务之急是救出太子。
    罗丹当然不满对手的离开,子弹愈发密集出手愈发狠辣,然而大护法并不理他,顶多就是凭手感回头放两枪,忍着弹雨一路飞奔。
    以胖子的身体来说,他跑的算是相当快。
    “大护法……您……”副统领看着一路上淋漓的血迹,面露担忧,虽然这位大护法向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即使是那次吓坏了所有人的重伤也从未流露出半点不安,但是他到底还是人……
    “你只要带路就好了……记得躲。”大护法惊险地避开擦着太阳穴而过的子弹,抬手劈倒斜后方三人合抱的参天大树,余光看见罗丹被挡住视线,拉着副统领一转躲进灌木丛。
    老早就隐在这里的小涅叽眨巴眨巴眼。
    胆小鬼,别出声。
    大护法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三人沉默着连呼吸都放轻到听不见,直到罗丹左右张望着走远。
    “趁现在!”
十一
    然而,他们太子藏身的地方只找到了遍地残骸,和太子遗落在山洞里的蓝石头。

评论(1)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