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大护法同人】无终〔7〕

无终〔7〕
*护法身世私设还是没上线
*含罗彩
*艰难地圆剧情TAT
*ooc预警………
*我爱你们!!
*真是搞不懂lof的敏感词orz

二十三

    被烈火焚烧至死的人最终蜷缩成沉睡于母体子宫内的模样,那么遭仇恨之火终日炙烤的人也必穷其一生试图回归火苗点燃的起源。
    罗丹永生忘不了幽蓝雷火的炽热,可恨的、该死的……并且可怕的炽热。
    子弹和枪,以及经过彻底锻炼的身体在那样的力量之前除了俯首称臣……不,就连屈服的资格都没有,正如人类不会接受虫豸之辈的投诚,他只有接受审判的权利。
    所以,与蝼蚁交心的人类,自然被视作疯子。
    『你的枪好厉害,二九都不敢小瞧你。』
    『好可怜啊,每天都伤痕累累,我来治好你吧。』
    『你……有名字吗?』
    为了人类而螳臂当che的蝼蚁,则是傻瓜。
    『请你……救救我。』
    『那就是出口!等出去了,我们可以一起……』
    然后巨响就撕破了他的鼓膜,落雷贯穿了他的心脏,扯烂了他的身体,他用尽最后的力气轰塌了洞顶,山石遮住了那时还很年轻的女孩那比黑杖中射出的光芒更加令人刺痛的视线。
    不堪的回忆被耳边轻声细语吹散:“救了我的是你,你是我的英雄。”
    地势较高处,彩与罗丹藏身于顺着原有岩壁陷入墙壁的凹槽中,将不远处的塌方尽收眼底。
     “……”
    感受到总是沉默着的杀手身体源自恐惧和怨愤的颤动仍未停止,彩于是双手环过他过于细瘦的腰,脸颊从背后贴紧缓慢跳动的心脏,如安抚幼儿般低声轻语:“没关系,这一次……会结束的。”
    一切噩梦都将结束。
    不论做梦人的苏醒还是死亡,皆是可喜的成就。

二十四

    “终于逮到你们了,亡命鸳鸯哟。”
    在隐秘的地道出口拦路的人黑帽下露出白发,看着却是少年模样。
    “我来要欠下的人情。”
   
二十五
   
    “……你说那是什么?”在大护法面沉如水就差在脸蛋上写“乖乖等到散市”的注视下,太子——在今天吵架之前他从来没这么怕过大护法——前后给自己打了不下五次气终于旁敲侧击地、假装闲聊地提起此行的唯一目的。
    他示意大护法从茶楼的窗口往外看,越过对面的商铺,在成片低矮平房之后,占据了大面积土地的宏伟建筑,说是庙宇却少了点宝相庄严的气派,说是宫殿又欠了些富丽堂皇的装饰,散发着令人生疑的气息。
    “想必是统治者的府邸,”大护法只看了一眼,蹙眉道,“这规制,就一隐于山林间的县城来说,着实过了。”
    不过,两人都心知肚明,这座秩序严正的城镇,在奕卫国的版图上定然找不到一星半点踪迹。
    太子连声道“对吧很可疑吧”,神秘兮兮地凑近大护法:“所以……为了奕卫国的安稳和皇宫里那老头子的统治,我们得做点什么!”
    “请不要这样称呼陛下,太子。”
    在青年撇嘴反驳之前,大护法接着道:“我会的,在带你离开之后,我会向陛下报告这里的一切。”
    “可是你……你难道……”太子组织了半天语言,最终拧着眉将费解的问题一股脑倾吐出来,“你真的不想知道吗?这是、这应该是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啊!那根杖子之所以重要,不就是因为它是唯一可能与你的过去有关的东西吗?在这件事上,抛开奕卫国大护法的破职责不谈,你就没有自己的意志吗?”
    自己的意志?
    身处东宫之位,身为未来天子,应以王之意志束缚臣民治国安邦,却向手下最锋利的一柄刀要求“自己的意志”,实在天真。
    大护法觉得有些可笑,然而牵动肌肉露出的却并非笑容,而是垂眸思索的表情,上一次听到类似的话,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
    那个……最不像帝王的老家伙。

二十六

    『小侍卫,你来说说,最喜欢哪句词?』
    『……身世酒杯中,万事皆空。』
    『啧,你小孩子空什么空,小小年纪就跟老头子似的,没趣儿得很。』
    『不好么?太子殿下夸我乖巧听话、沉稳可靠。』
    『别听那少年老成的小子胡说!你这愁云惨淡不就是为了你那未知的身世,那就去找!年轻人,沉稳个什么劲,要‘登山涉水,恣意酣歌’,要自由,要贯彻自己的意志,哪怕错了也不怕,反正整个国家都在你背后,懂吗?』

二十七

    登山涉水,恣意酣歌。
    早不是那个年纪了。
    而且——
    “抛掉大护法的职责,我便不是我了,”大护法望着太子,语调平缓得像在葬礼上诵读悼词,“你知道。”
    “死胖子你在我跟前还装什么一心为国!”太子拍案而起,平素甚少握枪的白净手掌从桌面举起时迅速通红起来,足见力道之大,带着之前被教训的委屈和怒其不争的意味,他放大了声音,“爱吃叉鸡饭的不是你?叫我大白痴的不是你?把那毛球当儿子宠的不是你?成天念些酸诗的不是你?你……我虽然是有那么点自私自利……”瞄了眼大护法红袍上的血和泥,不情愿地咬牙,“好吧,是很自私自利,但你的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你问我‘我又是什么’的眼神,我一辈子忘不了!所以我找到了这里,现在,说啊,你到底想不想去看个明白?”
    如果说实话,他想。
    看见那黑色青年的瞬间他就想扑上去揪住对方领子问清楚,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又是什么人。
    阻止他的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在脑中微不足道想法传达到身体之前,握着武器的手就先行动了。
    活得越久,要考虑的事情就越多。
    思考是件累人的事,所以不知从何时开始,大护法这三个字逐渐融进了他的骨血,不是为了权势也不是为了奕卫国,只是……
    他不用再费力思考。
    只要执行命令履行职责,就足够了。
    属于他自己的部分越来越少,也许有一天,世上只剩一个奕卫国大护法,再也没有那红袍下的人。
    大护法知道太子看得出来,这孩子虽然胡闹,但眼睛和心都是好的,看得出大护法身上属于他自己的部分在一点点剥离,像大漠中风化的岩石,不可挽救地消逝。
    然而这一次太子想错了。
    “你想听,那么我就告诉你,”大护法收回一直抚摸着小涅叽的手,放在桌面上,“我还没老到心如死灰的地步,如果只有我一个人,我会去的,不计一切代价,但现在不行,你懂了吗?”
    “这不只是奕卫国大护法的决定,”他定定地看着一脸傻样的太子,“也是我的。”
   
二十八

    日入前七刻,代表散市的敲钲声响第二下时,消失许久的三二在街道尽头与两人汇合。
    如三二所料,散市是非常匆忙的,等待期间被大护法摸清位置的城卫队也被拥挤的人流分散,收拾货摊的小贩,趁火打劫的窃贼,下工回家的杂役,赶着做最后一笔生意的客人,就连一直空旷的城门处也零零散散有不少人,三人顺利溜到城墙根下,借被石栏保护的大树隐藏起来。
    三二指着树下半部被掏空的大洞:“这是早就废弃的出入口,他们种了树来掩盖,我费了些功夫才找到,从这里走应当不会被发现,——下去时小心些,梯子坏了。”
    太子看看漆黑的洞口又看看三二,略有顾虑:“你这样帮我们,会不会有危险啊?”
    “不用担心,”三二模棱两可地回复,看了眼开始散去的人群再次催促,“快下去,再不走来不及了,胖子你先!”
    大护法蹙眉盯着狭小的洞口——他实在不喜欢钻洞,凝神吸气,小涅叽『啾啾』两声后,红色身影意外灵活地滑下洞口。
    “呀!”
    不出所料有吃痛声音传来,太子口中连连道“叫你小心点了”跟着钻了下去,然后传来了更大声的惨叫。
城卫队闻声射出的弹丸穿透了布料却叮当落地,三二转身背对洞口,黑袍下泛出一片冷冽刀光:“喂喂,即使是走狗……也要懂得珍惜性命吧?”
    不知是被他打落子弹震撼还是别的什么原因,缓缓脱离人群包围过来的城卫队中当真无人敢轻举妄动,少年趁机倒退着跃下地道,片刻后雷火闪烁,地面轰然塌陷,三人合抱的大树重心倾斜掩盖了入口。

TBC

小剧场【脑子有病的产物】:
先帝:好!为了防止你忘记朕的金玉良言,干脆一道赐你名字!坚守意志,刚强不屈,就叫志刚吧!
大护法:……陛下,容臣拒绝您的美意。——我说真的,不要。

评论(9)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