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若濑】不会吧

*灵魂交换梗
*很喜欢漫画原作和这对cp,但很难抓住人物性格,肯定有ooc的地方,非常抱歉,请多包涵

————————————

1

那原本是一个非常平凡的工作日。
当天下午声乐部没有练习,于是濑尾接受篮球部的邀请担任陪练,抱着球如装甲车般横冲直撞,尽职尽责地扮演“讨人厌的对手”,并从中得到乐趣——至于其缘由是单纯喜欢欺负人还是能够看到某位学弟苦恼的样子则不得而知。
一个错身,濑尾手中的球被篮球部部员抢走,她转动眼珠盯着球的轨迹,看到若松接住队友传去的烫手山芋,瞬间拔腿追击。
被宠爱的学弟则有气无力地回应队友幸灾乐祸的眼神,运球跑动避开饿狼一样的学姐。
意外就在那一瞬间发生。
因运动神经之优异和出手之凶狠而让篮球成员谈之色变的濑尾罕见地脚底打滑,朝着地板摔了过去,与挡在她前头的若松撞成一团。
头昏眼花的二人爬起身来对视一眼,双双愣住。
“不会吧?”
“不会吧……”
两人异口同声,语气一个惊喜一个绝望。
茶发的女生露出欲哭无泪的表情:“学姐……?”
怎怎怎……怎么会这样!交换身体这种少女漫画情节居然发生在现实中,而且好死不死,是和这个性格神鬼莫测的学姐!
如果不赶快换回来的话,搞不好会出大事!
另一边却阳光灿烂:“呀,换过来了!”
若松看着自己脸上几乎溢出来的喜悦,确定了刚才不祥的预感。
是的,如果不赶快换回来的话,一定会出大事。
“若,说什么呢?”
“怎么半天不起来?摔坏了?”
此时围观这场意外的部员们发觉不对,都渐渐靠近,男生兴高采烈地正要回答,却被另一个当事人反应迅速地捂住了嘴。
“没、没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有件事情,请把若借我一用,再见!”
“怎么突然说敬语?而且训练还没……喂!你们去哪!”
部长看着一溜烟跑进活动室的两人,拍拍喊话部员的肩膀:“别管了,就算是那个濑尾,也会有生理需求啊。”
语气意味深长。

2

站在活动室中间大眼瞪小眼的两个人僵持了片刻。
一年级的男生显出恍然大悟的模样,突然拉开短裤向下看去。
“别看啊!”

3

“什么嘛若,这点好奇心是人都会有的。”若松——或者说在若松身体里濑尾——不满道。
“一般来说也不会当着对方的面就看吧!”顶着濑尾脸的若松拼命吐槽,瞪大眼睛怒喝的样子倒看不出和本尊有什么区别。
“哦?”濑尾斜眼看他,“所以在我看不到的地方……”
“也不会看啦!”若松尽全力阻止话题往无法刊登的方向偏移,气急道,“而且学姐,现在的重点不应该是我们这样要怎么办吗?”
“唔,”濑尾歪头想想,无可无不可道,“那你认为应当怎么做?”

4

咚!
活动室里发出巨响,正在喝水的部长“嘶”了一声。
这么激烈啊。
啧啧啧。

4.5

部长您想多了。

5

若松躺在一堆篮球里疼出了眼泪。
濑尾对自己的身体没有丝毫怜惜,她的凶猛加上若松身体的力量,直接把女生的身体撞得飞出去。
“没用啊,”濑尾对此仿佛毫无察觉,她将若松拉起来,“还要试吗?”
若松忍着胸口和背后的疼痛坚决道:“既然学姐撞我没有用处,那么这次我来撞学姐。”
“哟,好啊,”一瞬间濑尾已摆出防御的姿势,扬着眉毛笑得灿烂,“不用客气,尽管撞,让我看看你有多大本事!”
“你当这是在玩吗!”
若松吐槽的时候用尽全身气力,但撞击的力度只能说是不痛不痒。
女孩子的脑袋撞在男生胸前,发出“砰”一声闷响,濑尾甚至一步都没挪动,只靠地面与鞋子的摩擦力就稳住了身体。
“你这也太弱了吧,完全没发挥出我的能力啊。”
嗯?说到能力……濑尾沉思,若松听到罗勒莱的歌声会睡着,那如果现在让他唱歌,到底睡着的是在她壳子里的若松还是在若松身体里的自己呢?
糟了,好想知道,虽然知道不是做这个的时候但是机会难得……
“……学姐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平常也就算了,这么严重的状况为什么只有我自己在着急啊?!”
气急败坏的女声传入耳朵的时候,濑尾打定主意:“喂,若,唱首歌。”
“哈?”

6

濑尾得到了结果。
接下来……
该怎么把他弄出去呢?
行事随心所欲过头的女高中生盯着自己熟睡的身体沉思。

7

“学姐——!”
濑尾家中爆发出气贯长虹的怒吼。
“年轻人火气怎么这么大?”濑尾事不关己一般坐在桌沿,平时能够晃悠双腿的高度现已让她的双脚碰到地面,五官端正的脸上是全然不理解的表情,“用罗勒莱的歌声捉弄你是有那么一点点过分,可学姐既然道过歉了你就应该乖乖接受才对吧。”
她没忘记仍在隐瞒自己是罗勒莱的事情,于是将若松睡着说成“将罗勒莱的歌声夹在若松的歌声里放出”的恶作剧。
若松试图从对方眼睛里找到一丝不自在却失败,于是气咻咻地扭开了头,从未感觉自己的脸有这么令人恼火。
他从来都搞不懂濑尾学姐的想法。
有时候像是恶霸一样针对他,有时候又像是找到可心玩具的小孩一样缠着自己,种种特殊对待再加上部里前辈们的起哄,久而久之哪怕他再迟钝也在心里泛起一些微妙的涟漪。
但令他沮丧的是,濑尾结月对此并无感应。除了一丁点小学男生般的羞耻之外,这位粗神经学姐脑中仿佛就没有恋爱这一话题的容身之地,在交换身体这种脸红心跳的严重事件发生之时,竟然还想着捉弄他!
……
诶,要么就是,学姐根本不把他看做有可能的对象。

8

都道歉了,怎么看起来还是很不高兴啊。
濑尾苦恼地抓抓头发,发丝稍显坚硬,给手指带来异样的新鲜感。
她素来是个不拘小节的人——这句话如果被声乐部的前辈们听到恐怕会吐槽说“何止是小节”,却对若松关照有加,究其原因也许是因为这家伙虽然表面看起来像天然的笨蛋,但精神意外很纤细,常常莫名其妙地发火。
发完火会很听话地跟着她到处跑就是了。
当然了,濑尾看着学弟沮丧的头顶,调动为数不多的情商仔细考量,这一次的事件的确是非同寻常,就连她当时也愣了好几秒,神经衰弱的学弟情绪不稳定完全可以理解。
既然如此,自己身为学姐,理应担当起解决问题的重任。
既然由若松想到的少女漫画方法行不通,而科幻电影中的手法又不能做到,那么还剩下的是……
有了!
濑尾一拍手,兴致高昂地喊出来:“若!我想到了!”
“想到什么?”若松条件反射般回应,而后苦笑,“学姐拜托您别再添乱了……我看还是问问野崎学长比较实在……”
“野崎能顶什么用,”濑尾对这话老大不满意,“你竟然更相信他吗!”
“不是啦,野崎学长经验比较丰富……”
濑尾上前一步,叉着腰瞪学弟:“先用我的办法试试看,不试怎么知道不行呢?”
“学……唔!”

9

那个瞬间,若松脑中唯一的想法是——想不到这辈子会被自己强吻。
直到视野中出现了女孩子的发旋,他骤然意识到这是超出了朋友甚至挚友界限的行为时,纯情少年立即退开一步,手足无措地看着露出得意神色的濑尾结月,开始脸红。
“看吧,我就说会有用的,关键时候还得靠……”讲到一半,濑尾停下来,她后知后觉地发现素来礼貌又亲切的学弟眼神游离,似乎没听到自己在说什么,“怎么?还不高兴吗?”
“呃,没!”若松狼狈地反驳,盯着扬着下巴一脸狐疑的女生,下了很大决心似的开口,“学姐,我喜欢你!”
猝不及防,濑尾的脑子再次被屡试不爽的语言炮弹轰击,但对方没等她逃跑或者叫喊,硬是把对话持续了下去。
“这次不是开玩笑的,请和我交往!”
“不、总之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去找时光机……不对串台了……”
若松紧盯拿胳膊挡着脸语无伦次的学姐,除了报复还击的快意之外还觉得对方有点可爱,虽然是会让自己也羞得不行得双刃剑攻击,但如果这次不说出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勇气了。
“刚刚感觉到,倘若学姐与别人接吻,会很不爽,所以请学姐和我交往。”
“你这家伙……”濑尾脸上罕见地出现了红晕,短暂犹豫之后,她回复平常状态,用力拍着学弟的肩膀露出晃眼笑容,“好啊,那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女朋友,我指东,你就不准往西。”
“本来不就是那样的嘛……”

10

“说起来,学姐怎么知道这样就可以换回来呢?”
“因为童话里面解决问题的都是真爱之吻啊,毕竟我是罗勒莱,对吧?”
“是这样……不不不不对吧学姐你讲什么?您再讲一遍!罗勒莱?!真爱之吻?!”
“哼哼~”
“您别‘哼哼’啊我都不知道首先应该惊讶哪一个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