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对刀组友情向】(改)没有什么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

*清水友情向,改的不少求大家赏脸看一眼(暴风哭泣)
*感觉自己之前对两人关系解读有误,再加上发现了一个巨大bug_| ̄|●就推倒重来了
*希望能被喜欢(超级小声)
*很、很舍不得原来100+的热度啊毕竟是唯一一篇上100的文(爆哭)

————————————————

“忍者就像猫,他们只凭自己喜好做事,”世界上最厉害的十一岁男孩如是说,他梗着脖子使劲儿瞪同住的队友,“所以你知道,就算世界末日也阻止不了我吃甜食。”

敏郎挡在周与储物柜之间,手里端着作为可乐替代品的热牛奶,语气温和却不容置疑:“但是牙疼可以。”

“好吧,该死,你是对的!”周夺过杯子一饮而尽,气急败坏地把自己摔进软绵绵的沙发。

连忙抬手接住在空中划着抛物线的可怜玻璃杯,青年略感沮丧,因为他的队友自从上次看完牙医回来便对他愈发冷淡,不仅在游戏中拒绝他的协助,现实中也时常做出类似“开会时揪住漏洞不放”“故意贬低对方喜爱的影片”等等的抵抗举动。

这样下去不行吧……

“所以你向我抱怨有什么用?”身材高大的机械师几乎要翻白眼,一个两个都找她谈心,不是情侣吵架就是兄弟冷战,怎么不就是没个搭档,连人权都没有了吗?

“因为艾奇你的社会经验明显比我们都要丰富,而且……你明白的。”大东尴尬地停顿了一下,他当然知道艾奇既要复原自己毁在岩浆里的的钢铁巨人又要和技术部门一起设计新场景的建模快要忙疯了,但相较于热恋期的帕西法尔和阿尔忒密丝……

嗯,大东选择打扰艾奇。

这回艾奇确实翻起了白眼:“如果以我过去这十几年和那些男孩们混在一起的经验,给出的指导也就只能是这样的——这个年纪的孩子,揍一顿就听话了。”

“不,这个,”大东在脑中比较了一下两人的体格差别,略显迟疑,“他会告我故意伤害吧?”

“我的天,你脑子和账号一起被机械哥斯拉捏碎了吧?”艾奇无语地仰头,“当然是在这里,绿洲!真刀实枪地干一架!炮火!刀剑!漫天泼洒的金币!男人的浪漫!倒不如说,你们之前经常切磋不是吗?”

“不,事实上……”钢铁武士灵活的面部向中间皱起,露出纠结的神色,“自从在现实中见过面,就再没有了。”

对着机械师诧异的表情,他静默了一小会儿,决定吐露自己的困惑:“他十一岁,我是说——虽然修很聪明,但他毕竟是十一岁。即使在绿洲里,我眼前浮现的还是一个十一岁的孩子,于是我下意识感觉自己需要照顾他,但想想也许会让他不快,所以,甚至一句平常的招呼都得斟酌一下,我们以往的相处模式完全崩坏。”

艾奇再次翻了个白眼,她现在真的很想在大东额头刻下“大傻瓜”几个字,还是鲜红的那种——哦不行,那可能不够显眼,换成绿的可能会好些?

“拜托,大东,你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优柔寡断的性格?别太在乎那个!那小子可是个狠角色,你想想看,在后有追兵前有堵截的那种状况下还能开出玩笑来的人,怎么会像你想象的那样在意年龄带来的不便!你们俩搭档这么多年,这时候犯什么糊涂啊。”

“所以你认为我应该去揍他……一顿?”信仰禅宗的青年仍然对暴力拆除的方法感到一丝不妥。

“不管怎么说,暂时先忘掉那个故作老成的小屁孩,想想你认识的修,动动脑子!你可是开高达的男人!”

周敲打键盘着完善要在下周会议上提出的策划,这种几乎被淘汰的输入手段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十分解压,而他正需要这个渠道来释放压力。

那场史无前例的鏖战接近尾声时,毁灭日无愧其名,毁了无数人练了几年到十几年不等的账号,而修是五强中唯一一个被卷入屠杀的人。尽管这不过是个巧合,后来账户数据也都被恢复,然而心高气傲的男孩难免为非己所愿的死亡感到憋屈,所以他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对待接下来的工作,试图为自己挽回面子——即使并没有谁认为他丢了脸。

没想到不仅没能达到目的,还因为压力导致了甜食摄入量的增加,进而引起龋齿。

萨曼莎将他一顿数落丢进口腔门诊,敏郎以“我的牙好像也有点问题”为由跟了进去。虽然说得一板一眼有理有据,周却很清楚敏郎心里在想什么。

“他认为他既得陪着我,还要照顾一个青春期少年脆弱的自尊心。”周愤怒地向他钟爱的老式计算机抱怨,并不自觉为自己想象的敏郎的心理活动增添了带着滤镜的词汇。

老天,这个人考虑问题简直像个八十岁的老头子!

五强之中周与敏郎认识最久,在长期的相处中,少年老成且行事果断的周总是在两人的队伍里扮演领导者的位置,他习惯于对个性温和的武士下达指令,不管他说什么天马行空的计划都能马上理解并照办,而当他偶尔冲动时也能够一针见血地指出批评,这样的大东是非常可靠的同伴。

但是!现在!天啊!

敏郎看他的眼神让他想起在他童年时就归西的奶奶!慈爱,小心翼翼,有时候还写着“我懂”。

他懂个屁!周大力敲击Enter键。

周其实没有很在意自己的年纪,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有点享受别人惊叹的目光,不然也不会想出“我还要挂个牌子写‘我十一岁,最好欺负,打我’”这种俏皮话来自嘲——当然,仅限惊叹,像是那些股东怀疑的目光他可不爱。

虽然智力带来了早熟的逻辑能力,生理年龄依旧会有客观限制,周非常清楚这一点,也非常清楚自己的定位,他仍在成长,需要指导和修正,韦德、萨曼莎、海伦都很棒,但最适合的教官、同伴、挚友乃至家人——还是敏郎。

然而那人居然选择了奶奶的角色,真是不可理喻!

“错了一个单词,在第二行。”沉着的声音在稍高的位置响起,周把光标挪到错误上飞快改掉,转过身仰着脸盯着敏郎,故意找对方别扭:“怎么,才十一岁的小孩,出个错不是很正常?”

“如果这个小孩四岁就会读小说,我想这应该是不正常的,”敏郎板着脸说,然后没绷住笑了出来,“别蹂躏那可怜的键盘了,死亡星球更新了地图,去不去?”

事情好像也没自己想的那么糟,听着熟悉的语气,周眨眨眼。

佯作思考了一下,小孩丢下改了一半的策划案跳起来,指着敏郎的鼻子宣布:“你会被打得落花流水。”

最后大东没有被打得落花流水,因为中途有以前的仇家听说了绿洲五强内讧的消息,纠集一众人马跑来横插一杠。

被两人联手削得很惨。

附带一提,最后站在金山之上击掌欢呼的时候,前几天的隔阂已经完全被他们抛在了脑后。

没有什么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打群架。——by艾奇

评论(5)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