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艾奇中心全员向】蜃楼

*私心带有东修友情向所以打了tag,如有打扰会撤掉
*感觉艾奇的生活也十分不易……所以尝试从她的角度写了一下对绿洲的感想

被闹钟吵醒之后,海伦坐在一片漆黑当中发愣,她花了两分钟的时间用冻僵了的手指触摸身上的薄毯和散落在旁边的游戏设备,然后从一片混沌的大脑中揪出一个地名。

噢,噢,是的,波士顿。

她心爱的房车停在那条串联了十余个景点的“自由之路”上,不过现在大概也没什么人再来走过延伸了四英里的红砖,要是想观光散步,绿洲里的3D建模比它漂亮了百倍不止,还不用忍受初春时节寒风的侵袭。

“阿嚏!”海伦打了个喷嚏,慢吞吞地盘起腿。

好吧,也许还偶尔会有个被网恋女友蹬了的白痴坐在一片苍凉的谷仓墓地*里吹着寒风对月痛饮。

残存在痛得仿佛被人毒打一顿的脑子里最后的记忆片段是,自己拍着塞缪尔·亚当斯*那块即将风化的墓碑抱怨茶叶越来越贵,海伦开始怀疑自己昨晚到底喝了多少。

虽然在绿洲里通过虚拟的酒精饮料可以得到同样麻痹神经的效果,但想要抱着先贤墓碑用劣质酒精缅怀一场爱情的是海伦,而不是艾奇。

也不应该是艾奇。

艾奇强壮、粗犷、俏皮、天才,他是绿洲最棒的机械师,是死亡对决和夺旗比赛的榜首,是赫赫有名骇人听闻的战神。

而摘掉眼镜呢?

一个离家出走睡在二手房车里的黑肥婆*,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泡在游戏里可能一个月都见不到一次太阳的游戏宅,顶着男性角色泡妞的同性恋。看看该死的海伦,她毁了一个女孩儿心中的英雄。

“绿洲是有色人种和女性最好的机会!”母亲因兴奋而闪闪发光的面孔在童年记忆中无比清晰,然而随着年纪愈来愈大,海伦却越发感到母亲用那些英俊强壮的角色创造的名利仿佛海市蜃楼。

只要改变光折射的角度,就轻易露出荒凉的本色。

她拼了命地寻找彩蛋,也是在寻找自己。

“……这个时间,得去死亡星球了。”

女孩揉揉太阳穴,戴上她的装备,将思想投入到那片虚拟的绿洲当中。

就算是海市蜃楼,在沙漠里快要干渴而死的人也会义无反顾地爬过去。

这种信念是唯一能支撑他们延续生命的东西。

最后的救命稻草。

“你状态不好。”日本武士两刀清零了一个差点打断艾奇腰部机械关节的半兽人,声音比平常放低了一点点,听起来稍微带着关切。

“啊哈,谢了兄弟,”艾奇露出她经典的、柴郡猫式*的笑容,扭过手腕用枪托猛击穿着科幻风格铠甲的玩家的肘关节,然后左手开枪把对方崩成一滩金币,“没什么,被女人甩了而已,小事小事,三两天就过去了。”

金属擦蹭的声音中,忍者与武士交换了位置来到艾奇旁边,坏心眼地小声问:“喂喂怎么啦,该不会你暴露了自己胆小鬼的本性让那位女士大跌眼镜吧?”

艾奇暴力拆毁对手的枪械佯装动怒,夸张地瞪了修一眼:“是‘那一边’的原因!你知道,我本人比角色帅多了,英俊潇洒,她免不了觉得配不上我,只好放手离开!”

“噢,天哪,”修下腰避过不知道哪里的法师放的小火球后伸出手抓住大东的肩甲借力翻下山崖,同时大笑着,“大东你听,艾奇他伤心得都开始自我催眠了!”

“我求求你可闭嘴吧!”艾奇翻白眼,一枪摆平悄悄蹭过来的刺客,作势要往与两人相反的方向走。

没有几步,他眼前突然弹出大东传统文本形式的对话框。

大东:别灰心,兄弟。我们是你永远的朋友,绿洲和现实都是。

大东:我是说,每个人都有想要隐藏和表现的东西,现实中见到我和修你会大吃一惊的。

艾奇忍不住转头,不远处大东向他举了举刀。

“嘿大东!战斗的时候别走神!”

然后被修训斥。

帕西法尔冲进他地下室的那一瞬艾奇就有种超级不妙的预感,这种预感在对方径直拿起了她珍爱的那些模型时得到了印证。

老天,这傻蛋喜欢上他追了三年的偶像了。

她承认这位狩猎女神美丽迷人,那不是种只凭捏张漂亮脸蛋就能创造的魅力,而是脑袋的杰作。阿尔忒密丝气势非凡又伶俐动人,你看她一眼就会为金瞳里流露出的魄力折服,言谈间的幽默艾奇有时也甘拜下风。

可是你依旧没法保证她(或者他)是谁,揭开那层幻影之后你没法保证自己能渴饮甘泉还是摔死在滚烫的黄沙上。

Z是非常优秀的猎手,头一个登上排行榜完全不会让她意外的那种,但作为从小就认识的朋友,艾奇也知道他天真。

天真得以为他看到的灵魂都是真实的。

艾奇忍不住对着紧张兮兮进行个人服装秀的老朋友泼冷水:“她没准真人是个250斤的中年胖大叔,还住在她妈妈的地下室里,名字叫查克,想象一下!”

哇哦,他吓到了。

艾奇捏捏下巴,如果让Z知道从小玩到大的好哥们儿是个非裔女同性恋,开着二手房车全国游荡,名字叫做海伦,他会是什么表情?

收到阿尔忒密丝讯息的那一刻海伦吓得差点把通讯终端扔出去,不像Z那蠢货,她如此小心谨慎!就连IOI都锁定不了她的真实身份,这女人到底是何方妖孽!

但事态紧急,无暇多想,海伦按照萨曼莎的指示一路接上敏郎(老天,他和明星一样英俊!)和周(这伶牙俐齿的小子居然只有十一岁?),而对方也对她的性别表示了礼节性的惊讶。

之所以是礼节性——

“你说没看过恐怖片的时候我们就隐约猜到了。”十一岁男孩镇定自若。

“得了吧小兄弟,你不也是从手指缝里看完的吗?”

三人就这样边拌着嘴边朝反抗军所在的街区猛踩油门。

她先对刀搭档一步认出了那个看起来有点傻乎乎的帅小子。

“噢,真遗憾他不像他的游戏角色一样英俊敏锐。”

海伦随口评判着韦德的外表,以此来掩饰紧张的心情,天知道她有多紧张,她和韦德差不多做了十年兄弟,连对方喜欢过什么小黄片的青春期黑历史都一清二楚,突然跑过去说“嘿,这事儿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不过兄弟我是女的”,呃,真的不会被暴打一顿?

连珠炮似的说出证明身份的台词,海伦看着韦德的表情从茫然过渡到震惊,实在没胆量猜测接下来的反应,转身带着人朝房车走,却差点被无人机的灯光闪瞎。

“天哪,它们在识别我的车……”

一句话没讲完,觉察不对的敏郎就拎着球棒冲出来敲碎了无人机。

穿上体感服之前,韦德转头看了一眼从眼神嘴角泄露出焦虑的海伦,小声说:“之后我听你解释,如果你想说的话,兄弟。”

接下来韦德笑得有点咬牙切齿:“哎呀,你总不可能是为了探听我喜欢什么小电影才特地伪装成男性吧?”

海市蜃楼嘛……

做完今日份的工作,海伦拨弄了一下工作台上摆的小型投影仪。

它总不可能创造出完全不存在的东西,清泉潺潺、绿树成荫的绿洲,总是在荒漠某处存在着。

天才强大有时候粗鲁冒进的机械师,抛弃母亲胆小怕鬼的年轻姑娘,他们从来都不是彼此割裂存在的灵魂。

他们都是海伦,也都是艾奇。

韦德和萨曼莎站在会议室门口为公司将来营运的业务激烈地争吵,敏郎端坐在桌边听周陈述某份企划的可行性,场景与不久之前在艾奇的地下室里——Z和阿尔忒密丝因对线索产生了分歧而大喊大叫,修兴致勃勃地给大东讲新的配合手段——重叠。

海伦露出笑容,真正的朋友永远接纳你所有的灵魂,而不是它好的部分或不好的部分。

“嘿海伦小姐,下班一起吃晚饭吧,”技术部门的总监笑眯眯趴在栏杆上向她招手,“今晚还要加班对不对?”

待高挑的美女总监走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旁边看着的周假意大惊小怪:“哦哦,艾奇要约会啦。”

海伦狠狠敲桌面:“少啰嗦,你才十一岁懂什么约会。”

“这个我懂!”韦德估计是吵输了,也溜过来凑热闹,“我说不如……”

“不如我来告诉萨曼莎你最喜欢的爱情动作电影是……”

“你给我闭嘴啊——!”

*谷仓墓地:自由之路沿途景点之一,有许多革命战争时期爱国者的坟墓
*塞缪尔:签订独立宣言三人之一,曾利用茶叶税有关的事件掀起人民怒火
*黑肥婆:原著中与帕西法尔第一次现实见面,海伦的自嘲
*柴郡猫式:原著中反复提到的艾奇独特的笑脸,源自《爱丽丝梦游仙境》

评论(1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