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艾奇+帕西法尔】毕业典礼

*【】里不是CP!!!
*艾奇大佬和帕总的兄弟(?)情
*原著帕总高中时只有三级,但电影出场时显然等级不低,于是我私自脑了一下高中毕业后帕总疯狂升级
*没看过原著的旁友们可以看看最后的注解_(:зゝ∠)_

————————————————

“嘿伙计,你多久能搞定那个狗屁典礼?”大块头的黑人男性在聊天视窗里不耐烦地催促,他背后有子弹和激光在空中飞来飞去,还不时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

艾奇的毕业典礼比帕西法尔早了三天,所以此刻他有充分的余裕站在PVE区跟焦头烂额的对方扯淡。

帕西法尔一边在学校配发的分别可以用难看、很难看和特别难看来形容的该死的正装之间犹豫不决,一边冷静回答:“耐心点哈罗德*,你发脾气有什么用?‘是人生选择我,而非我选择人生’。”

“《刺客信条》。”

“Bingo!”

“老兄,”艾奇大大地翻了个白眼,“有时间玩猜谜游戏,不如快点儿挑出你要穿的衣服——反正他们都一样丑,真服了你学校的美工。”

帕西法尔最终选定最上面一排左边数第四件,点选之后那套纯黑的西装贴合他的身材自动变形:“怎么样?”

艾奇看起来像个肌肉笨蛋,但实际上却自有一套相当严格的美学观念——绿洲第一的建模师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艺术修养呢,他皱着眉打量帕西法尔的打扮,然后泄气地说:“我只拜托你和我汇合的时候别穿着它,回见,兄弟。”

艾奇挥手关掉显示“通讯结束”的界面,突然结束通话不只是因为帕西法尔的打扮令人伤心,还因为——

“喔哟,冷静点,你们这可不像是请人帮忙的态度。”

穿着颇有科幻感的连体制服手持光子枪的近百人集团在他面前杀气腾腾地整齐列队,站在最前面没穿制服的男人已经被艾奇无视了将近三十分钟,气得快要疯掉。

“我不是在请你帮忙,我在邀请你加入我们的公会。”ID名“汉·索拉”*的男人咬牙切齿,几乎下一秒就要拿光剑把艾奇切成两半——当然前提是在那之前他不会被机枪爆头。

“没有区别,”艾奇两手掌心向上,宽大的肩膀耸耸,以表示自己无所谓的态度,“再说如果我的记忆没出什么问题的话,我已经明确拒绝过你了,汉·索拉先生——老天,你真的不能换个名字?不能?好吧,我只是不想看到千年隼号的船长做事像个对美女死缠烂打的流氓。”

男人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英俊的建模因愤怒和屈辱而扭曲得如同野兽,五官向中央聚拢嘴唇翻起露出牙齿,现实世界里的他搞不好还能从脖子上看到狰狞暴露的青筋,然而面对这位全服有名的PVP大神,他带来的这几十号人显然不够看。

“你迟早会后悔,趴在我们脚下哭着求饶!”汉·索拉怒发冲冠扔下自以为颇具威慑力实际上却像反派龙套的台词,灰溜溜地离开。

帕西法尔出现在传送点的时候,一枚流弹擦着他的头皮飞过,可怜可叹的10级战士瞬间掉了四分之一HP,一缩脑袋打开和艾奇的聊天视窗:“四十级任务区,也太危险了!”

“冷静,马上就好。”黑人战士很有节奏地开着枪,旁边野怪一片惨叫,金币叮叮当当落在地上然后被刷刷地划进艾奇的户头,看得帕西法尔很心痒。

“不,听着艾奇,你跟我分享隐藏副本我很高兴,但……”帕西法尔盯着好友信息里高不可攀的“55级”,等级制游戏的残酷之处就在于一点点数据的增长就能带来显著差距,更别提是55与10,下意识舔了一下嘴唇——尽管游戏角色依然是呆板的初设表情,“你知道我的属性和技能吧?”

“什么?噢,放宽心,我很清楚你PVE有多垃圾,完全没问题,拿出你屠杀狗头人*的魄力来!”腰部关节“咔呛”合拢,艾奇趁着侧身躲避怪物喷射粘液的工夫通过视窗向帕西法尔比了个拇指。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扎心呢?

帕西法尔蹲在长得像电话亭的传送点里仔细琢磨自己到底是不是被鄙视了。

无果。

艾奇的清怪速度比周围其他玩家快得多,他虽然经常被关系好的人调侃为PVP狂魔,但优秀的游戏玩家——或者游戏中毒者,随你怎么说——显然不会满足于只精通一种玩法,更何况还有整整十级等级差。艾奇周围很快就清出一圈明显的空白,帕西法尔起身将手放在传送点的门把手上,多年的游戏直觉告诉他,秘密副本就要出现了。
   
轰鸣声由远及近,银灰色的飞船在地面上搅动出恐怖的气旋,砰然落地。

“诺斯特罗莫号*!”

《异形》的副本?!

“别告诉我要扮演那些惨遭毒手的角色!”帕西法尔不由得叫出声来,他爱恐怖片,可不代表他爱做主角。

艾奇一边用等离子炮驱散跟上来的玩家或野怪,一边大声回答:“不!我们只需要把那只恶心的怪物蒸发掉!”

“好吧,听起来比逃窜稍微好些,如果你能去掉那个‘只’。”圣杯骑士嘀咕道,掂了掂手里的+1火焰剑。

“听着,如果有东西过来的话……”

“我就把电浆手雷通通扔出去,好吧?”帕西法尔双手捏着圆柱状表面平滑的高危武器——艾奇准备了上百枚这玩意儿来武装10级的同伴,转头冲弓着腰把等离子炮架在脸前缓缓挪动的艾奇露出看不下去的表情,“你说了有一百遍。”

“非常好,我只是为了确保计划没有问题。”

我看你只是害怕。懒得吐槽艾奇欲盖弥彰的僵硬神态,帕西法尔转变了话题:“听说窃蛋龙*的副会长找到了第一扇门还自立门户,有什么想法?”

“噢,他来找过我,大概是因为那挑战好像很需要绿洲第一建模师的力量,不过我拒绝了。”

“拒绝?”

艾奇嫌恶地撇嘴:“想象一下,如果I-洛克*要你成为他的手下,你会怎么做?兄弟,只有三个选项,羞辱他、打爆他的脑袋或者羞辱他之后打爆他的脑袋。”

I-洛克,帕西法尔迅速脑内推演那个场面,发现《寻剑》都要洋洋得意把鼻孔扬到天上的蠢货误打误撞打开了第一扇门,然后用反装甲步枪拍拍他肩膀“嘿,废柴,给你个入伙的机会”。

……艾奇说的对。

“我不是说过多数猎手都像I-洛克?汉·索拉差不多就那么白痴,还自大。”

“呃,所以他还活着?”帕西法尔半开玩笑。

艾奇的心情似乎由于这段对话放松下来,耸耸肩夸张道:“你知道,我对蠢货一向宽容,留着他带领一群蠢货走向错误的道路,对我可没有坏处。”

他瞅瞅老朋友,露出柴郡猫式的怪笑:“毕竟我们都是对手,对吧?”

帕西法尔对艾奇的言下之意心知肚明,举拳碰碰黑人的大拳头,以同等的野心回应:“尽管放心,帕西法尔从不组队。”

——!

两人正斗着嘴,地动山摇的爆破声伴随着尖锐的嘶鸣响起,艾奇瞬间浑身僵直:“陷阱……”
   
“被触发了!”帕西法尔替他讲完下半句话,电浆手雷不要钱似的扔出去,团团蓝色电光涨满狭窄的通道掩盖住异形的影子,身上带着无数恶心特征的生物愤怒大吼,那身不惧强酸的甲壳在高热中仍然十分坚固,“砰咚”一声,长着尖牙的舌头率先突破电球,只差那么一点就能咬到艾奇的鼻子。

“Fuuuuuck!!”

“嘿艾奇?!艾奇!滚回来!”

“No——!”

“Z,你在生我的气?”等待从副本传送到任务区的时候,艾奇尴尬地搔搔下巴,问一脸黑线、只剩血皮的帕西法尔。

“当然,”银发帅哥咬牙切齿地转头,“听着,可爱的哈比*小宝贝,跟你合作,我还不如当场自杀。”

从各式各样科幻片或者电子游戏中复刻出来的十几台战斗机布满天空,地面上手执光子枪的百人集团步步逼近,宛如急雨的蓝白光弹织成天罗地网向着两人收紧,除非他们能马上变成那个灵巧过分的中国忍者,否则绝没可能躲过全部射击。

半空中投影出前窃蛋龙公会副会长的身姿,英俊的脸被兴奋和仇恨所扭曲:“不败战神的传说也就到今天为止了,和你的垃圾朋友一起下地狱去吧!”

帕西法尔冷静地打开手枪保险和防护罩:“我现在撤回前言来得及吗?”

注:

1、哈罗德:艾奇曾告诉帕西法尔自己名字开头是H,于是帕西法尔就用各种H开头的男名来叫他。

2、汉·索拉(Han·Sola):《星球大战》系列角色汉·索洛(Han·Solo)名字的变形。汉·索洛原是走私船千年隼号的船长,后成为义军同盟的将军。

3、屠杀狗头人:原著帕西法尔一级时反反复复杀狗头人,被I-洛克截图传到网上并冠以“英勇的狗头人屠杀者”的名号。

4、诺斯特罗莫号:《异形》第一部中被异形屠杀的货船。

5、I-洛克:原著中让帕西法尔气疯的蠢蛋猎手,在艾奇和帕西法尔拿到黄铜钥匙后将两人就读的高中曝光引来IOI。

6、哈比:Habib,阿拉伯地区男子名,意为被宠爱的人,帕总以此嘲讽艾奇。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