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对刀组友情向】雾


*原著向,意识流
*少年在兄长离去之后的成长
*应该也不是很刀吧_| ̄|○
*ooc属于我
*啊对…帕西法尔进IOI卧底那段剧情有私设,因为原著其他三个人基本没起到什么作用我很难过_| ̄|○可能还会写个同样背景同样风格的主角组来交代一下
——————————————

       灯灭之后,有东西跌下去,在清脆的粉身碎骨声里摔成一团红色的雾气。

        唐津昭秀摸索着开启备用电源,四强的居所有着足以应付一切突发状况保持绿洲登录状态的设施,其中也包括有能力在停电突如其来时清理一杯被打翻的鲜榨西瓜汁的智能管家。

        十九岁的少年抱着膝盖坐在柔软的床垫上,看着备用电源一点点恢复房间内的电力供应,VR眼镜、绿洲主机、他亲爱的队友们曾出于“保护未成年人视力”目的而强制安装的暖光小夜灯以及他的榨汁机,星星点点的光亮在红色液泡破裂散发出的清香中慢慢发出噼啪——或者嗡嗡或者形容不出的声响,填满这间屋子。

        在这短暂的无关工作、学习、娱乐和绿洲的时间里,唐津脑子里有另一些红色的东西钻出来,譬如死亡星球上空挂着的半颗猩红的恒星、 凹凸不平因铁元素丰富而显红色的地面、夏天夜晚里即将融化的苹果糖,以及……

        以及43层楼和IOI的杀手。

        距离那个漆黑流血的日子过去了整整三年,在遥远大洋彼岸的岛国与三年时光之前,金币与变身器正在半空中碰撞出令人血脉贲张的叮当声,年轻人二十二年的生命因妨碍了跨国公司的利益跌落水泥地面,砸进无人在意的舆论黑洞。

        接着便是一段令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岁月,而Shoto的恐惧里包含着比别人更加黑暗粘稠的东西,那东西每时每刻都在烧灼他的心脏,在那块跳动着的肉团上一次又一次留下化脓的疤痕,叫嚣着哀悼、怀恋、恐慌、复仇和不见天日的绝望。

        少年武士无数次在尸横遍野的战场上踉跄前行,为他守护背后的同伴两秒钟之前化作雾气随风飘散,红色的月亮在天空中划出渗血的伤口,而他知道有一柄长刀已沉入万劫不复的血海。

        刀折断在冷冽的遗憾里,断口淌出几滴似泪似血的红色。

        而后唐津昭秀又一次在一室黑暗中惊醒,圣杯骑士内容详尽的古怪邮件在他的信箱里不祥地闪烁。

        帕西法尔失踪了整整十天,他的结局像是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他们每个人头顶。

        对不久前失去至亲挚友的少年来说这无异于火上浇油,每处反常都像是幽灵在耳边低语,诉说着又一次无可挽回的失去。唐津昭秀能感受到自己的精神犹如弯折到极限的藤条,Shoto悲怆而沉静的刀刃染上红色的雾气,他疯了似的通过一切渠道寻找有关异国友人的消息,回应他的除了杳无音讯的沉默,就只有叠楼因爆炸而倾倒的幻听。

        以及43层楼和IOI的杀手。

        Shoto渐渐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是帕西法尔,还是Daito,或者只是透过沼泽表面的一丝光芒,垂进地狱之井的蛛丝。

        阿尔忒密丝从背后射来的冰箭短暂熄灭了Shoto的疯狂,狩猎女神极其克制地抓住少年武士袭来的刀身,美丽面孔上是了无生机的冷静,没有受到情绪控制软件约束的声音则压抑低沉。

        “告诉我,Daito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没理由,阿尔忒密丝。”

        “告诉我!”

        Shoto感受到女性坚决意志之下与自己相似的、汹涌的恐慌,一瞬间转变了想法。

        他将Daito的死亡坦诚相告。

        再一次叙述那段记忆比想象中稍微轻松一点,Shoto切实明白了伤口的愈合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进程,不论是肉体还是灵魂,他怀着总有一天自己会不再为兄弟的牺牲而悲痛欲绝的耻辱感,与阿尔忒密丝共享了仇恨。

        谈话的最后,Shoto抬起头来望着对方金色的眸子:“如果帕西法尔……”

        “IOI必须付出代价,为所有人。”阿尔忒密丝脸上显露出属于第六人杀手的表情,坚定、凶狠、无所畏惧。

        这不是战争游戏,是现实里赌上性命的破釜沉舟,他们要讨回的已经不是胜利,不只是彩蛋也不是巨额财富和绿洲的控制权,阿尔忒密丝要IOI偿还欠下的债务,生命、正义、法律、未来,那些在末日之前无人在意任人轻贱的东西,她要一件件讨回来。

        “这不是一个人能做的事情,”Shoto深深地鞠躬,“请允许我加入。”

        弯下腰的那一刻Shoto顿悟,这就是他在寻找的东西,比复仇更好、如果Daito还在也必然会踏上的道路。

        湿润的肉芽开始填补伤口,一颗星落在海里,水雾升腾。

        彼时住在房车里的黑人姑娘正暴怒地砸烂一个键盘,因为她第六十二次对IOI数据库的入侵刚刚宣告失败。

        后来的故事就像最平常的传说,来自全世界的同伴聚集在一起,帮助圣杯骑士逃离跨国公司的魔爪,四强站在死亡的边缘撕裂黎明,正义战胜邪恶,IOI破产,四个年轻人成为市场的主宰。

        但这不是结局,唐津昭秀站在猎手的狂欢里看清了过去视而不见的满目疮痍,让他兄弟丧命的东西仍旧阴魂不散地缠绕在每个人的灵魂里,地球依然摇摇欲坠——或者用韦德的话来说“快完蛋了”,绿洲不是桃源乡,GSS也不该是造梦师。四强的任务清单很长,长得萨曼莎与韦德难得亲热,长得埃奇都快忘了女朋友的长相,长得似乎永远不会完成。

        Shoto总是得背着两把刀砍掉前面的荆棘,他的哥哥——固执坚强的Daito以及从未谋面的藤原俊郎,活在他的记忆和生命里,像纤维组织填充了缺损的部分,伤痕被弥补。

        房间里供电完全恢复,唐津昭秀打开他的小冰箱拿出一碗西瓜,然后扔进榨汁机里开启电源,眯着眼睛看红色的液体在机器里翻腾。

        他偶尔会把记忆里的长刀拿到面前来晾晒,红色的雾气透过阳光,少年有时会想想武士刀碰撞的声音,有时会想想不找彩蛋的时候两个人在日本主题的庙会上看过的烟花。

        有时也会想想,43层楼和IOI的杀手。

        “嘿,Sho,我在房间里试用新设备,不小心搞停电了,”海伦大大咧咧的笑脸伸进门里,“没事吧?”

        “没事,不过半小时前韦德说在写策划案,他还好吧?”唐津昭秀露出少年人独特的稍显恶劣却讨人喜欢的微笑。

        “……别提了,Z把我臭骂一顿。”

        海伦没精打采地退出日本少年的房间,忽然顿住,声音比平常降低了一半:“所以,你没事吧?”

        “我没关系,”唐津昭秀拿盛着西瓜汁的玻璃杯碰碰桌沿,笑容忽然变得庄重正式,他向海伦鞠躬,“谢谢,海伦。”

        雾终将散去,一如伤口终将愈合,逝去的人终将归来,永存于心。

————————————————————
                                                                     END

评论(5)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