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一)

*因为喜欢西漾而写,然而我却无法跨越爱情这一道鸿沟所以其实是友情向(眼神死)
*原创角色有,OOC有(个人还是希望后者没有啦)
*学长未复活设定
*如果这一切都能接受,请不要大意地看下去吧!
——————————分割线—————————————————
非常抱歉这么突然,不过我可能快要死了!
我叫褚冥漾,妖师一族的后人,据说继承了什么超级不得了的力量而且在过去的一年里经历了各种各样超越极限的冒险。
我还以为自己的心脏已经足够强大不会再随随便便就被吓出孟克的呐喊。
在我看见这次的任务对象,【沉睡的炎魔龙】之前。
啊,不对,应该是,在那条山一样巨大根本不用喷火光用踩的就能碾碎我的巨龙醒来之前。
「唔喔喔喔喔!」
为什么?!这本来应该是相当简单的任务!!「取走已经沉睡百年的炎魔龙巢穴里生长的织焰草」,听说这一任务的瞬间五色鸡头差点笑喷,可是现在……
我却必须在暴跳如雷地四处喷火发泄起床气的巨龙脚边拖着那只被正面轰到好几发而倒下的鸡狂奔逃命!
我为什么这么衰?!妖师的祖先啊我诚心诚意地祈求让我摆脱霉运!
呼哈……呼……不行……
啊啊,尽管已经锻炼过许多次,但我大概还是不能跟这群火星人一样强悍,灼热的空气穿过呼吸道进入肺腔,除了灼伤之外没给我的身体留下任何东西,极端的缺氧在我的眼前造成一片片黑影,四肢都仿佛灌了铅一样越来越沉重,过度的痛苦和疲惫撕扯着身体,渐渐变成了无法感知的麻木,我几乎感觉不到背上昏迷不醒的五色鸡头是否还在那里。
起初状况还没这么狼狈。
最开始的时候,我们试过战斗,对它造成的伤害恐怕也不小,然而做到那个程度之后五色鸡头已经倒下而我也没有办法再发出什么像样的攻击,回过神来我已经背着他开始逃窜了。
「漾……」
他醒了?还是幻听?不管是哪一样我现在都回应不了他的声音。
一阵撕裂头皮的剧痛超越了麻木的知觉伴着那个混蛋虚弱的叫唤:「不准跑……本大爷要……打倒他!本大爷……江湖一把刀不、不打……败仗!」
你给我去死一死!
怒火从心底熊熊燃烧,这家伙能不能有点自知之明啊!!我应该扔下他吧?我果然扔下他比较好吧?!说起来我为什么要救……
『漾~到我身后去。』五色鸡头俗到不行的背影跟台词突然闪现在一片混沌的脑子里。
……算了,再挣扎一下好了。
『与我签订契约的物,让暴虐者见识你的……』
「炎魔龙啊……真是少见的种族。」
?!
就在我呼唤幻武兵器的同时,一个介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声音从后方高处传来,瞬间,灼热的威压消失无踪,那感觉就像是拔河时对方突然放手一样,我失去平衡结结实实地摔了个狗啃泥。
身上还压着五色鸡头那个大蠢货。
……我应该丢掉他的。
努力拨开全身冒血几乎没法行动的五色鸡头,我坐起来,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站立在空气中与炎魔龙对峙而不落下风的人影比我预想的要娇小得多,听声音明明年龄至少也要跟我一样,身体却像是小学生。不过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锤炼,我也懂得不能以貌取人,毕竟有黎沚在先,而且这个人身上穿的衣服我不止看过一次。
公会最强袍级,黑袍。
……有种黑袍其实也没有那么珍贵的错觉。
摇摇头赶出杂念,我一边用米纳斯帮五色鸡头冲洗伤口,一边盯着小学生黑袍。
「……没办法沟通吗?」他用很遗憾的语气说道。
炎魔龙回应他的是一记咆哮。
「啧,脾气真坏,」面对着让我们手忙脚乱的庞大火球,小学生黑袍不慌不忙地将右手平举到与肩膀相平,手掌向外,『龙之啸,焰之流,火舞龙焰吼。』
以他的手掌为中心,赤红的阵法瞬间展开,然后从那只手里发射出了不亚于炎魔龙的烈焰,轻而易举地吞噬了那个火球,并且穿过龙的防御结界,直接打到炎魔龙的鳞甲上。
瞬间,漂亮的鲜红鳞甲烧焦般变成黑色,一块块碎裂下来。
『吼啊啊啊啊啊啊——』
炎魔龙仰面朝天发出了痛苦的吼叫。
「这是等级的差距,明白吗?」小学生黑袍的语调非常高傲,惨叫完的炎魔龙一副被侮辱的眼神死死的盯着他。
「……没救了,」小学生黑袍的语气已经转向不耐烦,「睡太多傻掉了吗你?还是说……」他再度举起右手,语带威胁:「想再来一次?」
『吼!』这次终于变得识时务起来,炎魔龙张开覆有皮膜的双翼,飞向远方。
「那、那个……」我发出声音,小学生黑袍于是转头看向我。
一张非常可爱的男孩子的脸,翡翠色的眼睛,纯黑的卷发,还有尖尖的耳朵,有点像妖精族。
「我认得你,亚特兰蒂斯学院高中二年级的妖师。」小学生黑袍双手抱在胸前,我想他应该真的比我年长,因为从他的神色上什么都看不出来。
……我不会承认是我没用。
「啊……你想要,做什么?」提到了妖师,这件事难道不能善终吗……?我悄悄瞥了一眼意识十分不清醒的五色鸡头——由于事发突然这家伙刚刚真是硬承受了很多不必要的伤,右手握住米纳斯。
绿眸扫到我的动作,小学生黑袍渐渐勾起莫名熟悉的狡黠笑容,缓缓降落到地面:「那个杀手家族的小子,伤得不轻啊,要是不赶紧治疗的话,就算是兽王族也撑不了多久。」
我心脏一沉:「所以……」
「我来给他治疗。」干脆利落地回复,小学生黑袍在我反应过来之前就走过我身边伸手抓住五色鸡头折断的手腕,开始念诵复杂的咒语。
……
我还在懵逼。
啥?
喂,这位黑袍,所以你刚刚说那么一通还露出怪笑营造那么紧张的气氛到头来就说一句『我给他治疗』?
你闲哦?!害我那么紧张真是浪费感情!黑袍都这么怪吗?捉弄人为乐?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的目的?」带着一股脱力感,我再次出声询问。
小学生黑袍嗯了一声,在变换咒文的间隙回答我:「啊这个,听说妖师和他身边的人都挺有钱的。」
「?」
他看着我,露出微笑:「医疗费,要付哦~」
——混蛋,我刚刚那一瞬间想起这个黑袍的笑容哪里熟悉了!
就跟原世界那种硬把奇怪的壶塞给人然后收取巨额报酬的骗子一样!
该说这人谁啊?
职业欺诈师?

TBC

评论(10)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