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三)

*五色鸡头上线,话说明明是西漾上集西瑞却完全没出场
*大篇幅介绍设定,我开始怀疑能不能写成中短篇了(哭)
*下集开始增加西漾互动(别在开头放下集预告啦!)
———————————分割线——————
「要付钱……哦?」稍微试着反击一下。
「想都别想!」小学生黑袍半秒就回绝,眼睛里的光变得冰冷又可怕。
「……对不起西格学长我错了。」
呜……为什么我非得对着小学生低头道歉啊?
话说,被他的气势压倒一时我竟然忘记自己根本就没有做错事。
这只是合理的反击,合理的玩笑!
我听到赛塔轻笑出声:「漾漾,西格是黑龙养大的半身人。」
所以嘞?我并没选异种学,所以完全不明白守世界的神奇生物。
「黑龙最广为人知的习性便是收集财宝,半身人则被称作『天生的奸商』『金钱的吸血鬼』。」赛塔继续解释,声音平和而宁静。
原来如此,所以黑龙养大的半身人……反正就是两方对钱财的执着相加之后超宇宙级的守财奴就对了。
他跟夏卡斯一定很投契。
「所以,非必要的话最好不要跟他索取钱财,结局会非常……哦。」
那个……是啥?!总觉得非常在意!稍微瞄向眼神诡异的小学生黑袍,背上寒了一下,我觉得我还是不要知道对心脏比较好。
「漾漾,治疗结束咯~」
语气依然很荡漾的辅长从里面探出头来,看到赛塔时眼睛又亮了起来:「赛塔,你有什么需要的吗?我会全力以赴!」
根本不用全力,基本上你平常就暴走得很厉害。
对辅长的变态行径似乎很适应的小学生黑袍——是说从某种方面来说他说不定还乐在其中——代替赛塔回应道:「我们现在有点忙,所以先给妖师治疗,等下次我来的时候,再好~好奖励你哟~」
你也够了!所以说那个夜总会小姐口吻是啥啊!该不会除了黑袍之外你还有别的『来钱快又轻松的』兼职吧?!
我努力憋住即将溢出的叹息。
最开始明明是严肃的话题,然而现在这两人又开始丢梗给我接,心好累……
「怎么了妖师,吃坏肚子了吗?」小学生黑袍无辜地看着我。
「男子汉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吃坏肚子!」
「那个只是单纯没常识吧?」条件反射地吐槽出去,我才发现说话的人是已经醒来的五色鸡头。
他一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连眼睛都快看不见,活像个木乃伊,但是那颗五色钢刷头还是一样显眼,而且他还举起拳头一脚踩在床上摆出自以为帅气的姿势,搞得本来应该凄惨的形象过于喜感。
小学生黑袍不客气地笑了起来。
我感到丢人。
赛塔轻咳两声,发出对已经吐槽到脱力的我来说天籁般的声音拉回跑没边的话题:「西格,漾漾,要不要回来黑馆再继续谈?——虽然现在是短假期间,但是保健室还是……」他无言的示意我们看向门外的尸体长队。
诚心诚意地对不起,耽误你们投……不是,复活。

「龙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多年之前,对,甚至要早于妖师与白色种族的那场战争,早在那场战争之前,龙族就已经基本绝迹。
「跟强悍粗犷的外表完全不同,龙族是非常纤细的生物——妖师,不要那副表情,我不是说龙族都是玻璃心——恶意对世界的污染给龙族造成的影响异常严重,它们不得不全部生存在结界当中,【龙之域】就是那时候诞生的。
「那场战争以后,情况恶化了。
「也许是因为世界平衡的倾斜,总之【龙之域】也不能再维持龙族的正常生活。因为灵魂架构比较独特,受到污染的龙族虽然不会变成鬼族,但却会渐渐蜕变成没有意识的怪物,直到身体完全崩坏为止都会不停战斗。
「为了停止这种情况,黄金龙长老施展禁忌的法术,让所有被污染的龙族都陷入沉睡,等待解决的办法出现,根据那时的古老预言测算出的龙族复苏的日期,便是醒龙之日。」
小学生黑袍盘腿——说是这样说但是因为他腿太……衣服太长我也看不出是不是盘腿——坐在三层结界的中央,用有点低沉的声音从头开始叙述。
「无聊!换本大爷才不管那么多,这种时候就应该拿出毅力,只要有闪亮亮的男子汉之心一切都能解决!」
「二十分钟前还快死掉的人没资格说话。」
「你说什么——?!本大爷要和你决斗!」
「闭嘴,臭虫。」
……不要误会,这个犀利冷淡的吐槽不是我——我还没这个胆正面呛五色鸡头,也不是赛塔。
听过梗概之后兴致勃勃地大叫『这么有趣的事没有本大爷怎么行』跟过来的五色鸡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被小学生黑袍用冷到不行的眼神看。
「可能是因为有一点点像吧。」赛塔优雅地微笑着,用目光抚慰我。
跟谁?我正想这么问的时候,旁边传来了好大一声闷响。
能够一招击退炎魔龙的小学生黑袍若无其事地用闪烁着红光的右手接下了五色鸡头的一击,冷静地继续下去:「就在不久之前,有人把醒龙之日提前的消息告诉了我,我没信。」
听到最后三个字赛塔叹了口气,表情像是看见闹别扭的小辈而困扰的长者一样。
「但是我却碰巧在进行黑袍任务的时候……」翡翠色的眼睛看着我,小学生黑袍没说下去,但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妖师的力量唤醒了炎魔龙,黄金龙的法术已经破除,很快那些被污染的龙族就会一个接一个地苏醒,就像那头炎魔龙一样对这个问题已经多得要命的世界进行无休止的破坏。
就像我唤醒了耶吕恶鬼王一样,又是妖师的先天力量造成的灾难。
我连叹气的力气都没了。
一只挂着崩断了的绷带的兽爪突然穿过我眼前的空气。
「啊喂矮冬瓜!你该不会是想说那啥啥龙是本大爷的仆人的错吧?」拳头被人用奇怪招式挡住的五色鸡头拿爪子对着小学生黑袍的脖子,眼神凶恶地冲他喊,「快说,我们有搜查令!你有权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说的一切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你又在看哪部剧啊?是说搜查令不是这个用途吧。
五色鸡头的夸张言行引起了我条件反射的吐槽,这时我才后知后觉自己刚刚又陷入了自我厌恶之中。
赛塔温柔地看着我,嘴唇轻轻开合:「没关系,年轻的生命永远都有前进的机会,你已经不是第一次修正命运了,不是吗?」
「妖师,你怎么说?」小学生黑袍微笑着——骗子的狡猾的微笑——但那里面看不到恶意,「来帮忙的话,我就大发慈悲免除你三百卡尔币的债务,很划算哦!」
哦哦,听起来确实……划算个鬼!我根本没答应过要给钱!我怀疑这个小学生黑袍完全就是跟来讹诈的。
五色鸡头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我:「漾你又在本大爷不知道的情况下惹了麻烦吗?真是不成熟的小弟,这种情况下就应该先下手为强把债务人做掉是常识!」
太强人所难了!你都打不过的对手别叫小弟上……不对,谁是你小弟!而且那是你们家的常识吧!
真是的,明明是这么严肃的话题,但是不管小学生黑袍还是五色鸡头——赛塔暂且不提毕竟他对着恶鬼王还一脸从容——都没有半点紧张感。
那我是不是也能试试看,不要想太多,做我想做的事。
「西格学长,请让我帮忙。」
TBC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