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四)

*【龙之域】副本准备中……三、二、一
*原创新角色出现,希望不要成雷点
*说起来这个时间线是在特传一二部之间但是那时候西漾还不是搭档,那么为什么他们会一起出任务呢……真是个谜啊……
*呃,总之,请抱着愉快的心情观赏吧
————————分割线——————————
「很好!」回答我的不是小学生黑袍,而是五色鸡头,他激动地拍拍我的背——差点把内脏给拍出来这火星鸡,然后摆出常用的那个姿势,「不愧是本大爷的随从,男子汉大丈夫就要敢作敢当!打了人家的左脸,就要负起责任连右脸也一起打!」
不要随便篡改人家教祖的名言!再说你要我当什么啊,你不是说醒龙之日不是我的锅吗?!害我还感动了一下子!
「话又说回来,」五色鸡头松开搭在我肩膀上的手臂,「醒龙之日是啥?」
小学生黑袍和赛塔的表情都空白了。
……你根本就没搞清楚状况!
「咳,伟大的光明神庇佑所有的生命,我祝愿无论是妖师还是龙族,都将得到平安的未来,」轻咳一声,赛塔试图用文绉绉的句子混过无语的尴尬,「同为古老的族群,白精灵本应为龙之一族奉上力量,然而冰炎的殿下尚未苏醒,黑色的力量又蠢蠢欲动,我还不能离开,因此黑龙传承者的西格,以及年轻的妖师,一切拜托了。」
「喂,赛塔,」五色鸡头很不满地把五彩钢刷凑到在我印象中跟他关系不错的白精灵跟前,晃悠着手指指着自己,「你怎么能忘记这么重要的人物,这种好康的事,本大爷当然也要去!」
基本上,五色鸡头口中的『好康』,在我脑子里就自动代换成『有架打』。
要么就是『有饭吃』。
「西瑞,这很危险。」我拽住他,这家伙身上的绷带几乎全都被他自己扯开,露出里面已经愈合了大半但还是有点渗血的伤口,我看这家伙早晚有天会被自己害死。
啊不,我根本就不用担心看到只死鸡,因为在那之前他一定会先害死我。
……糟糕,我开始习惯被他残害的命运了。
但是赛塔似乎不想对他再展开什么白精灵的启示录来规劝他走上正道,无视小学生黑袍看可燃垃圾一样看着五色鸡头的眼神,有点放弃似的说:「那么,也祝福您……」
「不过本大爷不用这种祝福也一样能把敌人全都打得满地找牙,哈哈哈!」
我有强烈的预感你会是满地找牙的那个。
以妖师之名发誓。

小学生黑袍和赛塔都很雷厉风行,不到半小时公会的任务通知(报酬是从未见过的天价)就下达到我们的手机上,而出行的全部行装也都在神奇管家尼罗的帮助下迅速整理完全。
现在我们一行三人已经站在了几个小时之前还逃难一样——不用告诉我只有我一个人是这样谢谢——离开的古老森林【龙之域】的东入口。
醒龙之日是紧急事态,因为之前的大战已经忙成狗的公会一时之间也调不出什么战力,而且小学生黑袍说『早已退出历史的种族不应该与世界有太多牵扯』,因此公会没有派太多人来协助,只说会有个很强的白袍来帮忙,叫我们进森林之前在东入口等等他。
说起来我认识的袍级有不少,但白袍里熟的却不多。
就我所知能称得上『强』的白袍大概也就只有雷多雅多和莱恩。
雷多雅多在忙水精之石的事,所以说不定会是莱恩?
那我有点担心在这个光线昏暗环境复杂的地方到底能不能等到他。
正当我在想这些有的没的的时候,老头公的结界突然增强了好几倍,惊得我一下子就回神。
银白色的刀刃状闪光从侧面斜插过来,像切豆腐一样接连砍断了好几棵大树之后冲着小学生黑袍的脖颈切了过去。
「呿!」一切发生的太过迅速,与小学生黑袍相性不合而距离这边较远的五色鸡头只是甩开了兽爪,来不及去救。
老头公自动自发放出的防御阻了一下那个光刀,但是完全构不成抵抗的力量,我不由自主地惊叫:「西格学长!」
反应异常迅速地双手抱头蹲地躲过一劫的小学生黑袍明显也吓了一跳,除了骗子专用微笑就是冷眼的脸上出现了一秒的慌张后变成了——呃,我想应该能把那种表情叫做怒气冲冲,他对着一击不中调头回来的银光念诵了语速快到听不清的咒语。
鲜红的魔法阵怦然炸裂,红色的利爪随着小学生黑袍的动作撕裂了光刀,银色的光粒很快消失在草丛中。
「……真强。」兽爪扭曲变形回人手,五色鸡头诧异地咕哝一声。
「你现在知道人家强了,刚才还不知轻重地去挑衅,真是活该你成天一身伤。」
「漾你竟然……」五色鸡头看我的眼神有点怪异,这时候我才惊觉自己把思考内容说出口。
惨了!这就是脑内吐槽太入神的结果!
「西、西瑞,我不是……」
「你竟然这么担心老大我!我真是太感动了!」
……啥?
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五色鸡头豪迈地拍拍我的肩膀——用那种该死的大力,然后像要就义一样慷慨激昂地说:「不过没关系,你老大我可是要成为暗杀王的男人,才不会随随便便就在这种地方挂掉!小弟只管担心自己就行了!」说完冲我比了个拇指,笑容跟那颗五彩头一样灿烂。
那听起来莫名耳熟的台词和浓浓的flag感是啥?!讲真队里有妖师你就别随便插旗容易成真!
最重要的是,谁担心你了啊!!
「啧,看来我们的援兵到了。」小学生黑袍明显情绪不高的声音在我和五色鸡头拉拉扯扯的时候响起。
我回头一看。
……!
这位黑袍真的是援兵到了吗我看你脸黑的像是最终BOSS突然驾临一样!
吓得我倒退三步然后砰得一声好像撞在了什么东西上。
我记得,刚才这边是空……
扭头,再往上。
雪白的笔直大衣,垂到腰际、微微发光的银色长直发,精灵的尖耳,最后我看到了一张——我头一次看到——能和学长媲美的美颜。
「援、援助的白袍?」
「没礼貌,称呼本大爷为拉斐尔大人。」薄唇缓缓牵动,在那张脸上画出比五色鸡头还嚣张的笑容。
我有点怀疑我听错。
毕竟他长得很不像会自称本大爷的人。
而且那种人我真的不想认识第二个,血与泪的教训。
很快小学生黑袍就打破了我的幻想,他扭曲着面孔冲过来把我扯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召出来的手杖很好地补足了他的身高指着精灵美男子的鼻子:「拉斐尔!你刚刚几个意思?!要不是我反应快就真被你干掉了,三秒钟不能给我合理解释我就把你轰进雷龙的巢穴!」
精灵美男子——拉斐尔双手交叠抱在胸前,用鼻孔看人似的冷哼:「本大爷只是试验一下那两个低等种族的实力。」
我差不多已经习惯被叫做低等种族了,五色鸡头则一蹿老高冲过去要揍人:「混账东西敢说你爷爷我是低等种族,受死吧!」你是觉得再用『本大爷』就降了辈分是吧?
小学生黑袍也气急败坏:「开玩笑试验实力,那招明明就冲着我来的还加了自动追踪对吧?」
「对啊,本大爷就是想看看他们能不能从『白光闪』里感受到本大爷的英俊潇洒高贵优雅美丽继而抛弃你投奔我。」拉斐尔非常理所当然地说。
又不是式青感受到才有鬼!那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试验!赛塔说『有点像』的人难道就是这个精灵?!难怪小学生黑袍一听五色鸡头的话马上就黑脸,这两个人该不会是前世失散的兄弟吧!
突然,一阵寒意过电般划过我的脊背,明显也有所感觉的五色鸡头收敛了笑容两手都化成兽爪,三个人步调一致地停止了争吵。
小学生黑袍脸上露出懊恼的表情:「没想到『他』这么快就……」
「谁?」我吞了吞口水,这种感觉怎么相当不妙。
「没时间了边走边说!」小学生黑袍啪的一下给自己丢了个风术冲进森林,拉斐尔也冷笑着『短腿才要用法术』拔腿就跑。
五色鸡头把兽爪伸向了我的领子。
「等等西瑞我自己起风咒就好!不劳烦老大你!」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