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五)

*剧情终于回到我的掌控中感动!!
*中BOSS开打,呃,因为毕竟是中篇而且只有一个任务估计再来个两节就完结了吧
*不过这一系列可能还会有新文(高三党的承诺遥遥无期)
*就是这样,请抱着愉快的心情怎样都好的观赏吧!
————————分割线——————————————
精灵美男子叫拉斐尔·菲特,据说在精灵语中是『圣光之神子』的意思,在白袍里是超规格的强者,还继承了啥啥祭司之血有预言能力,那个事前告知『醒龙之日提前』却被小学生黑袍无视的人就是他。
一路上他啰嗦了900+试图赞美自己的美貌和实力,但是还不如千冬岁给我发来的两条短信杀伤力大。
千冬岁:白袍拉斐尔和黑袍西格搭档两年,任务完成率,零。
千冬岁:【龙之域】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我们也没办法支援,漾漾你小心。
……
卧槽卧槽卧槽。
内讧NO.1搭档加上没事也要搅出事的五色鸡头。
看着前面那三个走着走着就好像能干起来的三个人我有点眼神死。
这种队伍能顺利走到大BOSS面前吗我都开始怀疑了!
公会你们可以!我记住了!
以妖师之名要是我这回活着回去了就诅咒你们衰到死!在犯衰这一点上,我褚冥漾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冷、冷静,激动过头跑出五色鸡头的语气了。
比起那个未雨绸缪的担忧,还是在意一下眼前的事吧。
「西格学长,我们现在要去哪里?」已经跟着跑了好一段路,介绍的却只有拉斐尔自己,但是最初让人发寒的那个超不妙的气息,到底是……?
「那当然是人生的明天啊!」一爪子拍开旁边袭来的小型龙族的五色鸡头亢奋地回答。
我没问你!再说你这家伙的人生有明天么?
『小心。』米纳斯忽然在我脑海中发出警告。
咯哩。几乎同一时间,极其轻微的响声在前方响起。
「大家小心!」想都没想,我就把米纳斯的提醒喊了出来,虽然有时候不怎么靠谱,但米纳斯从不做没意义的事。
『——龙之翼,散去!』
只是看了我一眼,用着高级法术跑得最快的小学生黑袍双手一挥散掉力量,停了下来。
紧随其后纯用双脚跑步的拉斐尔和五色鸡头的反射神经好得吓人,基本瞬间就刹了车。
只有我。
最先得到信号并且提醒大家的我。
脑子里想着『停下来』,然而忘记了有种东西叫做惯性,笔直地、没有一点转弯地,冲向了前方的大树。
砰!
瞬间我整个人都感受到了剧烈的疼痛,尤其是鼻梁,有两管温热的东西顺着我的脸淌了下来。
……不是眼泪啦,是鼻血。
大概是在守世界待久了我也耐操很多,虽然撞树撞成树袋熊状但除了鼻血竟然既没有头昏脑涨更没有见到阿嬷,待在学院果然还是有好处的,感动!
不过这个风咒还是叫安因帮我改良下吧不然回回都撞树有损妖师一族的名声。
万一下次再听到妖师除了黑暗种族之外还有喜欢COS树袋熊我担心然会揍人……呃应该不会,但是老姐一定会毫不留情拳脚并用地狠K我。
好痛!
脖子感受到熟悉的力道紧接着听到五色鸡头不耐烦的声音:「漾你还要抱多久啊!身为本大爷的仆人竟然连个风咒都搞不定,下次还是我拎你好了!毕竟这种姿势也太丢人,说出去连本大爷都会叫人小瞧!」
是是是,所以能不能先放手?
「喂,竟然不答我话撞傻了吗?」
「你这样扯着我领子我怎么讲话,你想勒死我吗?!」好不容易从怪力的五色鸡头手里挣扎出来,我喘着粗气大叫。
「喔,抱歉忘记漾你这么弱。」
没诚意!从眼神到语气都是满满的敷衍!
「妖师和杀手,」小学生黑袍的声音插进来,不知为啥他用有点死掉的眼神看着我们,脸上的骗子专用微笑看着比之前可怕三成,「打q……拌嘴能不能稍微看看场合?你们的紧张感呢?尤其是妖师,敢说刚才是戏弄我的就伪造个几万卡尔币的借条给你哦。」
咿——可怕!
「不是、对不起……」
「哈,老子行走江湖十几年,不知道紧张两个字怎么写!」
你就别说了!文化水平低有什么好得意的啊!
「行了别玩了,本大爷还想赶紧结束任务回家睡美容觉呢,」拉斐尔不耐烦地打断,抬手指指前方,「那低等种族的家伙直觉还不错,有个黑不拉几的东西过来了,规避不能,准备迎战。」
「啧,竟然要打预算之外的架,我的法术可是要价很高啊……」小学生黑袍不满的咂嘴,
一偏头看向五色鸡头:「喂,杀手,交给你怎么样?」
五色鸡头摆出欠揍脸刚想拒绝,小学生黑袍就接着说:「该不会你怕了不想上吧?」
「这怎么可能!管他是龙还是哥斯拉看本大爷把他打得趴在地上叫爷爷!」
立刻就被驯服了!讲道理五色鸡头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还蛮好哄的。
「快,小弟!我们一起朝着夕阳奔跑!」
「等……!」
「不用那个低等妖师,我来,」一只骨节分明白皙漂亮的手截下了五色鸡头朝我拍过来的兽爪,拉斐尔冷着俊颜冲五色鸡头扬起下巴,「你打个下手。」
『上古的壁垒啊,回应我的声音,回应我的召唤,钢龙之鳞!』
没等五色鸡头炸毛跟拉斐尔开干,小学生黑袍就拉住我往后退了两步,红光化成不规则的几何图案拼接成一个有棱角的球体把我们两个护在里面,没过几秒有黑色的枪从地面弹射而出,分裂成十几个向这边袭来。
「切!」五色鸡头侧过身体躲开一个,同时右腿屈起借力后跳,反手一拍一气打烂了好几个枪头。
拉斐尔快速移动步伐,流畅地在四处乱飞的黑枪间穿梭,嘴里不忘嘲讽——讲真这种风格跟五色鸡头真像:「雕虫小技,怕的不敢现身吗?」
回应他的嘲讽,林间顿时传来与炎魔龙不一个档次的龙吼,震得我脑袋里嗡嗡作响。
像是受到了命令,黑枪立即增殖成数百个,简直让人头皮发麻。
「打不过就加人数,真是小人物的做法!」五色鸡头完全不晓得自己身处险境,喊得相当大声。
笨蛋!这不是让敌人集火他嘛!
「西瑞!」我立刻召出米纳斯,然而手腕上却传来一股力量阻止我攻击,「西格学长?」
小学生黑袍正捏住我的手:「只管打开你的结界就好。」
「可是西瑞他们……」
「在遇到『他』之前,我不希望你浪费力量。」
「他是什么?西格学长……」
「说来话长,——你不用担心」骗子专用微笑又出现了,小学生黑袍指指战场,「要相信他们的力量。」
『光启降,星之流化雨落,』伸手挡在快被打到的五色鸡头前面,拉斐尔把握紧的左手一下子张开,『光明球。』
灿烂的银光向四面八方散去,一颗约有鸡蛋大小的光球悠悠地飘上半空,所有黑枪都像是畏惧一样瞬间撤出光的范围。
五色鸡头先是诧异然后恨恨顿足:「本大爷智者千虑竟然没发现!这玩意是影子啊!」
正体被发现,隐身在森林的黑暗中的中型龙族探出了血红眼睛的头颅。
被拉斐尔落了面子想要找回来的五色鸡头想都没想一秒就冲过去拉开架势就开始打脸。
边打边骂,语言之没营养我都不想复述。
影龙:???
……
刚刚为他担心的我是个智障吗?
「看,搭档这种东西啊,就是要放养啊。」小学生黑袍微笑道,「自恋狂没死真是可惜(小声)。」
是那个目的吗不出手的原因?!小学生黑袍到底值不值得相信我都搞不懂了!
TBC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