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六)

*终于到了六然而还是没写完……我后天就开学了混蛋
*就是这样所以今天可能双更(?)
*人物OOC人物OOC人物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感到承受得住这暴雨般的OOC的亲们不要大意的看下去吧……
———————我是作者自暴自弃的分割线———————
小学生黑袍说,影龙只是看着可怕,实际上不过虚张声势,在龙族实力只能算是中等,和我们之前遇见的炎魔龙相比算是弱的。
他说的还算认真,而那边五色鸡头他们虽然挂了点彩也占尽优势,我才安静坐着听他讲话。
「龙族是个很注重等级的种族。黑龙是黄金龙的侍者,在龙族的地位很高,而我继承了黑龙的力量,所以除了有『半神』之称的黄金龙之外,再强的龙族都会对我毕恭毕敬。
「最麻烦的就是黄金龙……施加沉睡之术的黄金龙长老付出灵魂作为代价,彻底化成了杀戮的机器。
「我原以为『他』不会这么快就醒来,但是看来事情没那么容易,我读过古代文献,妖师是监督世界的黑暗种族,所以只有妖师的力量才能让他们背离命运的灵魂结束动荡,所以,」小学生黑袍自下而上地看着我,眼神甚至有点恳求,「在遇见『他』之前,不要浪费力量。」
只有妖师……吗?
不是,我是不是应该告诉他世界上有个人叫做白陵然他是妖师首领。
「……我知道了。」但被人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实在不能把『做不到』说出口。
「嗯,很好。不过我也没法向你保证一路上都保护好你,那炎魔龙还算有点脑子,可是现在连这种级别的龙都敢随便靠近我,看来已经完全被黑暗吞噬失去理智了吧。诶诶,黑龙传承者的尊严何在啊,这样下去工资水准都要降低了。」一秒就开始闲扯小学生黑袍扶着下巴面带笑意,语气也蛮轻松,我并不能看出他在想什么。
我想用吐槽来接他的话,但是他身边的气氛很悲伤,让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虽然他对黑龙一族的沉眠一语带过,但是眼睁睁地看着抚养自己长大的人们陷入不知何时才能醒来的沉睡,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到,即使努力伸出手指,触碰到的也只有冰冷的回忆,那一定……
非常痛苦。
『如果心能说话,那便是咒语般的言。』
学长的离去在我的心里划下的裂痕时至今日也没能消退,从那之后每一次战斗,我都害怕会再失去谁,所以我总是全力以赴。
之前我没有力量,所以敌人一次又一次伤害了我所珍重的人,现在,比起即使努力也难以挽回的小学生黑袍,至少我还能做自己能做的事情来守护身边的人
「漾~你一脸苦大仇深干嘛啦!快看快看!把本大爷的英姿刻在你心里!」
我才刚刚做出了连自己都觉得了不起的决断耶……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思考人生,再说你觉得自己和『英姿』哪个字沾边?
内心如此抱怨,但是习惯成自然的我还是应声看去,五色鸡头用两根鹰爪勾住影龙的翅膀根部,一爪子上去狠狠地从影龙后颈上撕下了一块肉,痛得影龙抽搐了一下翅膀一扇纵飞入云。
五色鸡头被甩了下来,同时翅膀也挟着风声飞快展开将自己悬在空中,嘴巴里大叫:「打龙就要切后颈才行!」
我不是很懂但那应该是杀别的东西的办法吧!
还有那是……
我从原地弹起来:「西瑞你背后!——咦咦咦拉斐尔?!」
「受死吧,亵渎本大爷美貌的兽人小鬼!」
我刚刚出神的时间里你们发生了什么啊!
要守护?守护这些怪人?我?!

之后整个带着扭曲黑气的拉斐尔一招爆掉了影龙。
真的是,爆掉。
银白的光线像是上世纪的动画一样从影龙的内部往外穿透,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蠕动的肉块、内脏、血管和马赛克混合着暗色的血液纷纷扬扬地从天空中洒下来,那个场面……
不要让我想起来。
说起来我觉得拉斐尔本人也没料到会是这个后果,因为当他穿着一身已经被血染黑的白大衣从天上降落的时候眼神已经行将就木了。
「拉斐尔是个无药可救的洁癖哟~真是可怜呢♪」小学生黑袍嘴角弯到最大限度,完全看不出几分钟之前的失落,小小的脸上洋溢着没有半点掩饰的喜悦——详情参照雷多。
……从你的语气听不出来一丝可怜好吗。
「漾~我刚才厉不厉害?」没有收到拉斐尔的强烈怨念电波,五色鸡头打完一架明显心情舒畅,踩着两边的树干玩杂耍一样跳来跳去——是说这家伙体力也太好了吧刚打完一架还有余力这样乱来。
不过他那个动作……我突然想起有一种民间艺术叫做耍猴。
「噗……」在脑子里把猴子换成五色毛之后险些喷笑出来的我赶紧回答他以掩盖我的想象,「厉害厉害。」
「那你觉得我上次打架厉害还是现在厉害?」听到我的回答五色鸡头没有就此满意,反而更加洋洋自得地绕着我继续问。
「嗯,都厉害。」
「漾你这样答多没意思啊,虽然我确实一直这么强啦,不过哪个更厉害嘞?」
……这个话题为什么还没结束!继上次『狮鹫形态帅还是平常帅』之后五色鸡头脑神经又短路了还是怎样?!从小学生黑袍那边传来的视线越来越冷了是我的错觉吗?!
我抬头看过去,翡翠色的漂亮眼睛正好也看……瞪着我,嘴角弯起骗子专用微笑:「任务期间,不要da……闲聊,扣你钱哟。」
不是错觉啊!
「是的学长我这就闭嘴。」
五色鸡头似乎对我这么听话很不满意似的,右爪换回人手猛力拍了我一把:「你可是本大爷的随从,怎么能对别人言听计从!」
「很痛啦——西瑞?!」
电光火石间我只看见五色鸡头眼神里的杀气瞬间点燃,紧接着他把我往他那边一扯转了个身换到我背后。
灼热的感觉骤然迸发。
踉跄了好几步我才停住,然后立马扭头去看。
似狮非狮张着庞大翅膀的怪兽背对着我站在那里,迎面扑来有如地狱业火般的烈焰,热浪灼伤了我的呼吸,然而真正的伤害却没有一点超过防线打中我的身体。
『漾~到我身后去。』
不知道打了多少发蜡的五彩头毛只被热风吹动了一点,穿着让人无法苟同他品味的花衬衫和金边夹脚拖鞋,来不及变身成狮鹫却还逞强说着台词的背影在我有点模糊的眼睛里与这只咆哮的狮鹫重叠。
「西瑞——!」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