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七)

*我食言了我开学前写不完……但这篇一定不会坑
*烂尾就不一定了,我又开始自暴自弃╭(°A°`)╮
*一直到现在还能看下去的,实在是非常感谢!!(土下座)
————————分割线————————————
鲜血在我的眼前迸裂开来。
巨大的悔恨和愤怒瞬间淹没了我全身的知觉。
小学生黑袍明明说过他的等级不一定能护我周全。
五色鸡头和拉斐尔明明已经经历了恶战体力下降。
我明明决定了要守护身边的人。
可是现在那矗立在红炎前的身影却替我挡住了伤害,又一次。
如果我能早点发觉身后的龙族,如果我强大到不需要畏惧炎魔龙的火球,如果我……能在今天早上就杀掉它……!
转瞬即逝的想法即将消去的瞬间,沧桑而悠远的声音带着远古的风尘,响彻我的脑海。
『愧疚、忏悔、愤怒、杀意……』
『唤醒吾之人啊,无须忍耐,依汝所愿,从汝心影。』
依汝……所愿,从汝……心影。
依汝……
所愿……
「米纳斯。」
『主人。』
「开二挡。」
来复枪在我的手中迅速成型,我的手指在颤抖,但是枪口却稳定异常。
用妖师的力量,只要一枪……
一个声音穿透了周围嗡嗡的劝说,我停下了扣动扳机的动作。
「喂,你们两个什么意思啊?这是本大爷和红蜥蜴之间的——男人间的决斗!把这碍事的屏障撤走!你也滚啦娘娘腔的白毛!」
中气十足,欠揍指数与平时一样甚至更高,没有半点要奄奄一息的痕迹。
清明的感觉从额头灌下,被那个奇怪的声音支配的一片混沌的大脑重新回到我的掌控之下。
五感一点点回归我的身体。
我看见庞大的狮鹫拍打着翅膀悬浮在离我有点远的地方,在逐渐昏暗的光线里他身上的毛似乎有一点点烧焦,但是没有出血。
那我之前看到的惨烈场景是……
他旁边的银发精灵拉开了一把蓝色花纹的银弓,本应放着箭矢的部位正在聚集着亮银的光芒:「可是美丽又善良的本大爷实在是看不惯啊,这么丑的红蜥蜴我说真的,就别来祸害本大爷明亮的慧眼了。——还有你也是,兽人小鬼,本大爷认真地建议,去整容吧,连审美观一起。」
而那两人对面,隔着产自小学生黑袍的不规则多边形防护罩,与我们对峙的就是害我和五色鸡头吃尽了苦头的那头炎魔龙。
虽然我们给它造成的伤都复原得差不多了,但我能认得出它。
……可能是心灵创伤太大了我觉得。
「妖师,你醒着吗?」
小学生黑袍飘在我前面,脸上没有笑容,目光忧虑。
「……西格学长。」
听到我叫他,小学生黑袍总算松了口气似的收回一直垂在我头顶的右手,把暂时拿在左手的法杖倒回去,我感到额头有点湿润,下意识的摸了摸,指尖沾染了红色的东西。
「这是……」
「我的血,」小学生黑袍说,唇角染上笑意,「黑龙传承者出品,防蚊蝇防蛇鼠防巨龙,居家旅行杀人放火必备良药,一瓶只要998。」
很好他还正常,刚才那么严肃吓我一跳。
「表情很失礼啊喂,」小学生黑袍不满地弹我额头——好痛,「不闹了说正事,刚刚那杀手把你推到后面替你挡了一击,结果你一回头眼神突然就变了,还拿幻武兵器出来——你看见了什么?」
我还是没太反应过来地仰着头,仔细回想了一下,所以他替我挡攻击那一段还是真的……
「又发愣,」小学生黑袍咂嘴,「警告你我可是按分钟计费,一分钟好几十卡尔币。」
贵过头了!你怎么不去抢银行!
——不,我不能被学院里那些一提到妖师就抢银行的人同化。
为了我可怜的钱包,我吞吞口水,说:「我看见西瑞被炎魔龙的咆哮正面打中,全身都往外喷血,我……非常生气,有一瞬间起了杀心,紧接着就听见一个邪教教主似的声音说了一堆话教唆我动手。」
「那是黄金龙的能力『魂响』,能直接影响人的感情甚至三观,是相当高阶的法术,你不要说得这么……」小学生黑袍僵着一脸微笑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放弃了,「算了,能这么快清醒我看你意志力还算强,有我的血在身上他应该没办法再趁虚而入,不过还是小心为上,妖师一旦暴走,我们这边可就麻烦了,情绪波动越大越容易被影响,所以希望你能够冷静对待。」
我心说可能不是我意志力强,只是那只鸡的吵闹程度太超规格了让黄金龙的法术也没办法而已。
说到五色鸡头……「西格学长,刚才,实际上,西瑞有没有受伤?」
还想再叮嘱我的小学生黑袍张开的嘴闭上又张开,表情有点微妙:「我说了那么多,你关心的还是这个?」
「啊?不是……」
「他没事,好了话题结束。」
「咦,西格学长?」
小学生黑袍开始揉搓自己的发梢还发出『发尾分叉了啊』这种呢喃。学长你全身散发着一股『我不想跟你讲话』的气息是闹哪样!你就这么讨厌五色鸡头吗?!
轰隆——
忽然炸开不像是从外部反而像是自脑袋深处传来的雷鸣声,我强撑着不适捂住隐隐作痛的额头从牙缝里挤出声音:「西格学长……」
正想问他听没听到,却看见正在刻意卖呆的小学生黑袍猛然转头看着那边露出非常可怕的神色:「拉斐尔!」
「啊啊,我知道。」银发精灵稍微扬起下巴,银光聚合而成的箭矢穿过承受了太多火焰到达极限而瞬间崩裂的红色屏障,擦着炎魔龙折断的龙角朝更后方飞去。
「你这蠢白毛行不行啊!完全打偏了吗这不是!」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炎魔龙的仇恨全集中在他身上的五色鸡头大喊着责备拉斐尔。
……我错了,这家伙的自带的嘲讽技能哪里需要理由,根本是无差别攻击。
「你懂什么,本大爷这是……」本以为会一直飞向森林深处的银光在半空中就停了下来,接着就更加耀眼的光顷刻间爆发……
不,不对,那是——闪电?
「……声东击西!」随着拉斐尔得意的声音,箭矢深深地刺入在闪电中现身的银白色巨龙的身体。
『吼——』巨龙扭动着身体,压抑着痛苦的吼声越来越弱。
「哼,本大爷的眼睛可是能看见未来啊,区区雷龙休想吓到我!」
拉斐尔讲得超自信,可是我总有种不祥的预感,从外表看来跟炎魔龙一个等级的龙有这么容易就……
「笨蛋!」
我旁边传来压抑着怒火的叫喊,看到那只龙后小学生黑袍只错愕了一秒,马上绷着脸开始念咒语:『龙之啸,雷之风,雷光斩龙刀!』
预感应验了,与银白色巨龙一模一样的龙族浮现在拉斐尔的身后,口中雷电聚集成的光束蓄势待发。
小学生黑袍手中附在法杖上的雷刀也同时成型。
「再不闪开我连你一起砍!」

TBC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