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九)

*哎呀真是意外,最终BOSS上线失败⊙▽⊙(☜你走
*改了好几遍还是觉得有不顺的地方,看得出来的话,请务必、一定指出来(土下座)
*总之,请抱着愉快的心情观赏~
————————分割线————————————
大概也就几秒钟的时间,眼前重新亮了起来。
但景色已经改变了。
跟之前那座虽然阴森凄冷但好歹还算是有景可赏的森林相比,我面前是一片用焦土来形容都抬高它的荒芜土地。
形态一整个诡异到家的黑石头零零散散地立在地上,天边暗沉沉的,好像下一秒就有什么不妙的东西会蹿出来,我顿时寒毛直竖。
……这是什么鬼地方!
「连错人了吗?」有点飘忽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我立刻朝那边看过去。
穿着黑底金纹的长袍的青年从一块石头后面绕出来,他一头紫色短发却在左耳边绑了一条细细的麻花辫,看起来有够奇怪。
「请问……您是什么人?」
这地方让我有种微妙的熟悉感,然而同时我全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危险。
我不太想接近这个人。
然后,就像是在呼应我的预感,青年看着我,脸上露出仿佛要把『我是变态』昭告天下一样的歪曲笑容。
变态青年完全不理我地自说自话下去:「原来如此,他把血咒印在汝身上。」
血咒?
我立刻就联想到之前小学生黑袍用他的血给我解掉黄金龙的法术。
说的是那个?那也就是说,这个人是跟龙族有关的人咯。
好像还跟小学生黑袍很熟的样子。
「呃,您哪位?」
……这些人讲话之前能不能先自我介绍一下!
我那边还在紧张战斗中现在我却站在这里听完全不认得的人胡扯是要怎样!
搞不好等我回去五色鸡头就直接把我种在地里了!
「吾辈?这个暂时保留吧,年轻的妖师,」青年偏头,似乎想要表示友善但是失败了——他脸上的笑有够可怕,「汝要拔除『他』,是吗?就当是被骗一次也好哦,务必记着吾辈的话,这是古老神明给予的恩赐,时间的回流代替黑夜,指引历史规正。」

我睁开眼睛,一根冰刺直直朝我的脸落下来,连尖叫的时间都没有,兽爪从侧面插过来,啪呛折断冰刺,帮我摆脱被爆头危险的五色鸡头很乐地咧着嘴向后跃开:「漾~战斗中怎么能睡觉!本大爷还想着你要再不醒就把你种到这里!」
我说什么来着,这家伙每时每刻都想要做掉我。
「吼——」
一声龙啸彻底吓醒我。
难怪……难怪五色鸡头想把我种在地里。
能在这种时候毫发无伤地昏睡我还真好命!
被我开了一枪的拉斐尔站在一个缓慢旋转的浅蓝色法阵里,脸色白得像死人,拉弓的手却毫不含糊;我周围有一圈惨死的尸块,而做下这一切的五色鸡头还大呼小叫上蹿下跳地继续战斗,身上多了好多血痕;小学生黑袍披着件带兜帽的斗篷在天上飞来飞去,千手观音一样疯狂地发射各种法术。
但是龙族的数量并没有减少,就我看到的起码还有五条大象大小,两条影龙大小,还有三条飞最高的是炎魔龙那个级别。
是什么时候来这么多!不是说龙族在精灵大战前就快灭绝掉!你诓我啊小学生黑袍!
天边乌压压一片,不晓得还有多少要飞来。
要死要死要死……呸呸呸,一不小心就诅咒了自己!
转头看见我,从我醒来就没停过嘴的小学生黑袍在换气的空隙冲我喊:「抱歉忘记消掉你的血咒,好像有人把你当成我拖进梦里!我平时结怨太多,没想到把你卷进来!」
我慌慌张张地赶紧摆手:「没事,西格学长不用在意,反正也没被怎么样。」倒不如说拖的是我还好点,要是刚才小学生黑袍临阵晕倒我们还不得团灭在这里!
「你行不行啊矮冬瓜,本大爷的手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把你送下去陪葬!」五色鸡头根本就忘记自己曾经被人救一命,磨着爪子獠牙森森地威胁。
就实力而言陪我死的人是你好吗。
不对,为什么非要以我死掉为前提对话!
算了,也没差……反正都快死了。
啊,又来一条。
「怎、怎么会这么多……」
听到我绝望的嘟囔,拉斐尔瞥过来,声音还有点有气无力:「这里的移送阵是通往封印之地唯一入口。」
「封印之地……?」
「啊,就那个最大条蜥蜴在的地方对吧,矮冬瓜刚跟我讲嘞!」五色鸡头把不知哪条龙插在他身上的脚爪拔下来,也不管自己身上好几个洞喷着血就朝我扑过来,「漾~干掉他这座森林就成本大爷名下产业了!到时分你一半,跟本大爷一起朝着新的希望前进吧!」
你身上那堆很扯的血色喷泉是怎么回事!再不处理伤口就朝着安息之地前进算了!
我扯住这只不晓得什么叫失血过多的火星鸡迅速止血,一边看向小学生黑袍:「西格学长,请问现在是什么情况?」
抬手把敌龙打落、神情肃穆得如同神殿前矗立的雕像一样的小学生黑袍示意我稍等,张嘴就是一句:「……先让我喝口水。」
「……」
严肃的气氛都被败坏了啦!
是说明明有符咒之类的东西为什么你出招一定要用念的啊?

狂灌了半瓶水,小学生黑袍让我和五色鸡头站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平地上,打了个响指,没看过的法阵马上浮现在我们脚下,发出让人很舒服的光泽。
五色鸡头跳了起来:「这是啥!你这贼人难道要谋害本大……」
砰!
小学生黑袍丢出一个东西砸在五色鸡头的脸正中间,发出枪击一般的响声。
……你是有多用力!
五色鸡头捂着鼻子阵亡。
「拿着,」没半点搞笑的意思,小学生黑袍指指躺在五色鸡头脸上的圆形的黑色盒子,表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这是黑龙代代守护的秘宝,有引导黑暗的力量,是唯一能彻底封印『他』的东西。」
我吓一跳:「诶,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我?」不是,这么重要的东西不要拿来丢五色鸡头!万一砸坏了怎么办!
我是说秘宝。
「现在『他』已经复苏到了足够驱使这么多龙的地步,我之前想过的所有作战计划都行不通了。这是最后手段,唤醒『他』的是妖师之力,唯一能唤醒这个法器的,也是妖师之力,」小学生黑袍交代遗言一样把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所以,拜托你善加利用。」
「我……」
「……矮冬瓜,你过来。」被人家族里秘宝打倒在地的五色鸡头捏着盒子翻身坐起来,眼神有点怪怪的。
「西瑞……?」他该不会是因为小学生黑袍打他而起杀意了吧?!
小学生黑袍反倒退后了两步,笑笑:「过去有钱赚吗?」
嗯?奇怪,小学生黑袍好像也有哪里不对……正当我歪着脑袋犹疑时,五色鸡头一个箭步迈上前飞快地向小学生黑袍挥出一爪。
「西瑞你干嘛?!」我大吃一惊。
小学生黑袍没想到他突然发难,退了一退没闪过去,斗篷被五色鸡头的爪子哧啦一声划烂。
我未竟的阻拦卡在嗓子眼里没说出口。
小学生黑袍里面的衣服烂了一半,而裸露在空气中的皮肤正在逐渐爬上火红的纹路。
五色鸡头手上挂着破烂的斗篷,微微眯了金色的眼,口气很差:「我就说味道变了,那是什么?」
……他在认真。
五色鸡头现在的表情我只看过三次。
一次是黑馆里鬼族入侵,他收拾邪火贵族的时候。
一次是大战海民,学长力量失衡的时候。
一次是不久前的那场大战,我使用精灵百句歌的时候。
五色鸡头虽然那个样子,但是野性的直觉一向很准,也就是说小学生黑袍身上的纹路严重性和以上三种情况等同。
变故太过突然让小学生黑袍惊愕了两秒,接着他没有回应,直接法杖一横把我和五色鸡头推进移送阵。
「西格学长!」
小学生黑袍露出我从没在他脸上看过的笑容——无奈而决绝的温柔微笑:「这是我的命运,从记事起……而你们的使命——去封印『他』!」
小学生黑袍的身影在我面前消失了。
看到他那个笑容的时候,我才终于认识到他的的确确背负着整个种族的最后使命。
那种割舍了某种东西、抱有某种程度觉悟的眼神,有一瞬间让我想到在黑山君那里决定代替学长沉睡的赛塔、大战是代替千冬岁受伤的夏碎学长、为了守护人类而选择消亡的瑜缡、还有很多我在守世界的这段日子里遇见的人。
有什么坚如磐石的东西是他人永远无法触碰的。
学长死后我一直在考虑类似的问题,种族的使命之类的对现在光是要生活就耗尽全力的我来说太过沉重和遥远,但这并不是说这是个可以逃避的问题。
『褚,你不是不能。』
是啊,迟早有一天,我也必须露出那样的表情。
我身上有妖师的先天力量,身处被全世界追杀上千年的妖师一族,就算我不愿意,早晚也会面临那样的时刻,我也会背负着不可逃避的使命,割舍掉不得不放弃的东西。
但是……好吧,即便是在传送阵的扭曲空间里,我还是能感受到牢牢抓着我的那条手臂传来的力度。
那只手的主人是我的同伴。

TBC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