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十)

*唯一的要点就是若有OOC请多包涵……
*请抱着怎样都好的心态愉快的观赏!谢谢大家!
——————————分割线————————————
由月白色的石材筑成的宏伟神殿有着符合龙族庞大身形的规模,稍微有点倾斜的墙面上线条粗犷的浮雕已经风化得看不出原来的样子,大概然而盘踞在在夕阳之下的神殿仍然给人以一种神圣的压迫感。
「漾,」跟我一样盯着这栋建筑看了片刻,五色鸡头侧过头来,「如果你要回去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咦?你不是常常说『男子汉不能临阵脱逃』吗?」
「……很危险,里面的味道,还有矮冬瓜身上的味道,」五色鸡头把小盒子举到鼻子跟前仔细嗅了嗅,露出一脸踩到脏东西的表情扔给我,「漾你这么胆小,要是进去又尖叫又蹲墙角啥的,本大爷多丢脸!」
我什么时候做过那样的事,顶多就尖叫好吗?
「本大爷可不希望中意的手下变成大蜥蜴的储备粮,要跑还来得及喔。」他很认真地看着我的眼睛,重复了一遍。
五色鸡头真的在担心我,虽然他常常做出脱线到让我想揍死他的举动,不过这家伙对朋友确实用心(尽管这种用心起的一般是反作用),而且关键时候他还是挺可靠的。
我有点感动:「谢谢你,西瑞,但是我不会跑的。」
他又使劲盯了我一眼,确定我不会改变主意之后恢复了让人火大的笑脸,用力拍我一把:「好!小弟的事就是老大的事,本大爷就舍命陪君子,帮你把那大蜥蜴打到用爬的回去!反正不管是那种蜥蜴,都敌不过本大爷的一拳!」
「喔!」
但是可以的话希望你先别拍我!
超痛的。我揉着肩膀呲牙咧嘴地跟上一马当先冲进神殿的五色鸡头。
踏进门的一瞬间,我好像感到有什么东西扯了我一下,回头却什么都没发现。
「漾!男子汉就应该朝着明天勇往直前!慢吞吞的晚饭配菜会跑掉哦!」
……黄金龙不是你的配菜,该说你竟然想吃掉它?
「西瑞你等等我啦!」
为了避免走丢我赶紧快跑几步追上去拉住不晓得要跑到哪个『明天』的五彩鸡。
「是漾你太慢了。」被我一把拽住的五色鸡头絮絮叨叨地抱怨着,但还是配合我的脚步放慢了速度。
神殿内部的结构出人意料的简单,一间摆了祭坛、竖了很多柱子的宽广大厅——不过要是以之前看到的巨龙来说估计最多也就塞进十只,拐过祭坛是一条同样宽敞的走廊,走在这里面感觉自己就像是不小心闯入巨人国似的。
神殿里面的壁画保存的还算完整,一路走过去能看出大概是在描述古代龙族跟狂暴化的同类或者鬼族战斗的事迹,不过更令人在意的是矗立在走廊两侧、全副武装的石造武士们。
比周围的墙壁颜色略微深点,雕刻精细到每一根发丝,眼睛的部位镶嵌着蕴含力量的水晶,在照明的法术光芒之下闪着诡异的光。
……仔细看看那些大刀上有深褐色的痕迹。
……在墙角好像也有堆叠起来的白色物体。
……那些肯定不是用来装饰的我打赌。
……动了,刚刚有一个动了动!
我背后寒毛直竖,脚步放的更轻——我可不想在跟黄金龙战斗之前被这么一群巨大石像围殴。
想想就很可怕。
「好痛!」
「你……」我转过头去看突然停下的五色鸡头,发现他正拉开架势活动筋骨,不妙的预感浮上心头,「西瑞你该不会……」
五色鸡头一拳轰在了最近的石像上。
周围发出了石材摩擦的声音。
石像开始骚动。
「果然是这样吗?!为什么要惊动守卫啊!」
他一边用兽爪挡住带着沉重风声砍下来石头大刀一边理直气壮地回答:「我看他们僵硬的脸不爽!」
人家可是石像啊表情僵硬不正常吗?你对石像要求那么高干嘛!
我拔枪射出王水泡泡,被腐蚀掉半个身体的石像武士锲而不舍地拖着残躯砰咚咚地朝我跳过来。
「啊啊啊啊!西瑞!」
五色鸡头扑过来用兽爪把它打烂,接着陈述在我看来根本就是扯淡的理由:「而且敌人在眼前怎么能回避!叫道上的人知道会讲我没种!漾你身为小弟要为老大在道上的声誉考虑!」
你哪条道上啊!就叫你少看八点档!
啊,一时情急忘记否认那句『小弟』了。
我一边射出慢悠悠漂浮的王水泡泡一边在心中深深怀疑五色鸡头是安地尔派来搞死我的卧底。
刚刚谁说他可靠来着,给我去走廊上罚站!

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除了被五色鸡头任性唤醒的石像武士,神殿中还充满了被这里不同寻常的恶意吸引或创造出的生命,被邪念污染的大气精灵、附着在地板的诅咒体、徘徊不去的龙的幽灵,稍微一步走不好说不定就是死路一条。
然而就在这种鬼地方,我和五色鸡头走散了。
在和那条吞噬了三条巨龙的怪物战斗的时候,五色鸡头为了让我躲开发射过来的光束一掌把我推开,那时我正好用那个摩擦系数很低的风咒飞在天上。
……我像个炮弹一样被发射出去。
虽然很担心他一个人做出什么奇怪的事,但是我现在动都不敢动。
因为我正藏在一根在米纳斯的水枪扫射中劫后余生的柱子后面,全身僵硬满心紧张地偷窥着封印黄金龙的巨大魔法阵。
不愧是事关种族存续的重大问题,魔法阵的精细程度令人发指,地板上嵌着颜色各异的水晶锥,散发出无数道淡如烟气的幽光,汇聚在中心形成一个茧样的球体,影影绰绰的能看见金色的影子漂浮在那球体之中。
……不妙,光是那样看着就觉得压迫感超强。
「唔?」
口袋里轻微的震动让我想起那个据说是唯一希望的法器,我赶紧把它掏出来虔诚地举在眼前。
正圆形的黑色盒子从中间的缝隙散发出深色的微光,光芒一明一灭呼吸般地闪烁着,似乎有什么生命正在里面沉睡一样。
『呵呵呵……』
我的呼吸瞬间冻结。
曾经听过的渺远的笑声自身后传来。
是的,就是在被炎魔龙攻击时,让我失去理智的声音。
『汝来了,将吾唤醒的黑暗之人啊……』
声音中断的刹那,我感到背后一空。
——!
身体先于意识行动,我没命地蹿出几米之后回头一看,方才藏身的柱子已经被一道金光化为灰尘。
我的技能是逃命真是太好了!不要说什么没追求关键是实用!
『主人,您知道什么叫熟能生巧么?』
米纳斯你闭嘴。
『躲过了么……也罢……』
随着缥缈的声音一点点变得具有实感,幽幽的光线逐渐褪去,被包裹在茧中的金色影子清晰地出现在——我的眼前!
好快!
骤然闪现的人影几乎跟我鼻尖对鼻尖,吓得我无意识地倒退好几步。
金色长发的少年看起来比我还小,精致的脸惨白得像是被白漆刷上的颜色,他用没有眼白的漆黑双眼盯着我,毫无血色的嘴唇勾起一丝微笑。
『汝……』
「闪开闪开闪开!本大爷御驾亲临,那边那只还不快放开我仆人!」
一只眼熟的夹脚拖鞋从我脸颊侧面飞过,端端正正地砸在少年的脸上。
本来就飘在空中没什么借力点的少年直接失去平衡咣当一声仰面倒地。
我愕然回头,发现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着的五色鸡头冲我比了个V字,笑得无比阳光灿烂。
虽然你这种行为看起来根本就是在发泄自己被小学生黑袍砸倒的怨气,但我还是想说……
「Good job,西瑞!」
……不对,我是不是变邪恶了?

TBC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