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十一)

*褚冥漾突然想起来西格没有告诉他秘宝的使用方法
*褚冥漾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就是这样,请愉快的欣赏吧!(喂
——————————分割线————————————
「漾~这是谁啊?」
身上多了不少形状猎奇的伤口,五色鸡头却很轻松似的晃过来搭我的肩。
你都不晓得这是谁就丢吗?!
「天下苍生都是本大爷的臣民!」
干嘛又从黑道频道变成宫廷剧啊你!
看他仰着下巴还想说下去,我赶紧回答:「是黄金龙。」
「哈?那玩意不是只蜥蜴吗?」五色鸡头惊讶地伸脚踢踢躺平的金发少年,一脸『什么竟然不能吃吗』的失望。
虽然我懂你的意思,但基本上那是龙,本来就不能吃。
而且我觉得你还是别踢了比较好……
『……不知天高地厚的兽王族,胆敢将吾置于如此境地,』金光一闪,少年从五色鸡头的拖鞋下面消失,闪现在离地不远的空中,金色长发克服地心引力飘起来,触手似的在风中舞动着,一度化实的声音再次带上了回音,隐隐能听出咬牙切齿的感觉,『不饶你、绝不饶你,改悔去吧!』
讲真黄金龙的气势不是盖的,然而他挂着一管鼻血脸上带着红红的拖鞋印讲这种话实在还是……
不知道什么叫做给人留面子的五色鸡头捧腹大笑。
『……兽王族的杂碎,汝该死。』
沉默了几秒,金发少年的语气反而平静下来,嘴角浮现出残忍的笑意。
空气中似乎有看不见的力量被什么牵动,让我感觉到一丝不安。
五色鸡头笑声一滞,瞬间抓着我跳离地面,金光贴着我的额头划过,我震惊地顺着血滴和发丝滑落的方向看去,刚才落脚的地面已经被铲出一个斜坡。
……那个光到底是什么鬼东西!杀伤力根本不一个级别打个屁啊!
『放开……放开妖师……』夹杂着些微吐气声的声音嗡嗡鸣响,提着我领子的手蓦然一松,根本来不及起风咒我就重重地摔落地面。
「西瑞你……」
揉着屁股站起来,我刚想骂他发神经,话说到一半却被惊怒交织的喊声打断。
「……漾?!」
一脸懵逼地抬头看他,我顿时吓着了:「西瑞!你要干什么?!」
他身上的杀气前所未有的浓重!
五色鸡头根本理都不理我,被杀意充盈的金色兽瞳死死盯着笑容诡异的金发少年:「本大爷要杀了你!绝对!」
最后的两声已然近乎野兽的嚎叫,五色鸡头的身体迅速变形成雄壮的狮鹰,闪电般扑向诡异微笑的金发少年。
少年只轻轻抬手,数道金光便笔直射向那只发疯的鸡。
来不及细想五色鸡头为什么突然失控,我拼命开枪射击,几乎把记得的法术全部用上,然而那光势如破竹地将我的子弹悉数弹开。
我焦急地大喊:「西瑞!你右边!为什么不躲开啊?!」
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对我的话有所反应的家伙这回却完全没有应答,一次又一次向金发少年发起没有希望的突击。
虽然五色鸡头暂时还没疯到忘记躲避敌人的攻击,但我看他的理智已经退散得差不多,比起平时粗中有细,他现在的动作莽撞得过分。
「西瑞!你冷静点!!」
『妖师啊,还不明白吗?汝之声无法传达……绝望吧,然后……呵呵呵……』
让人头皮发麻的笑声回荡在空中,夹杂着狮鹰的怒吼,因为他几乎丧失理智,所以我辨别不出具体的语句,但是能听见……
是的,能听出他断续提到我的名字。
我猜到五色鸡头失常的原因了。
黄金龙的法术『魂响』。
小学生黑袍提过这曾经用来治愈躁动的灵魂,现在却被用在这么卑劣无耻的行径上,我咬紧牙关。
不管怎么往黑龙族法器里输入力量都没有反应,我该怎么做才能……
——!
有一片光芒蹭到五色鸡头的背,坚不可摧的狮鹰竟然瞬间爆出一团血花。
没有时间犹豫了,五色鸡头随时都可能丧命。
即使不会用能封印金发少年的秘宝,我也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米纳斯,开二挡!」
蓝色花纹的来复枪在我手中成型,我瞄准金色光芒的中心,努力集中精神,『一定要中』——我在心里默念,卡呛一声,子弹上膛。
金发少年向我投来讽刺的笑容,移动手指,金光霎时散开,全凭本能的五色鸡头见没了障碍,猛然扇动双翼迅速缩短了与金发少年之间的距离。
『开枪……如何呢?连炎魔龙都胜不了……你能做什么呢?呵呵呵……』
狮鹰健硕的身躯与金发少年纤细的身体重叠,射中谁的概率大不言而喻。
太近了!
有一瞬间我差点把枪丢掉,但是立刻又收紧了手指,调整呼吸和心态。
我不是不能。
现在的我有这个能力,有的。
就像在鬼王冢我救不了学长,后来大战的时候我能射出精灵百句歌的子弹,一下子灭掉大半鬼族。
刚进森林我连炎魔龙都打不过,但是现在,没问题。
别小看人类成长的速度。
五色鸡头是很重要的人,我不会逃跑。
尽管到目前为止他让我抓狂的次数比任何人都多,但是相对的,每一次的危险,最快挡在我面前的人,也是他。
我几乎没有对他道过谢,但是一旦意识到这点,那只兽爪为我挡下攻击的情形走马灯一样播放着。
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他挺身而出,如今轮到我来守护他。
以妖师之力起誓!
我不会失手!
扳机扣下,淡蓝的光芒骤然释放,顺利穿越层层阻隔,迅速没入金发少年的额头。
他身周的光彩急剧黯淡下去,模糊而愤怒的吼叫震耳欲聋,五色鸡头的身体定在空中,不再动作。
「西瑞——!你听得见吗?!」
我的呼唤在金发少年雷鸣般的嘶吼中显得微不足道,就在我考虑要不要飞过去(是的还是用那个需要让安因改善的风咒)或者用点扩音的法术时,狮鹰缩小变回人形从空中坠落,金瞳里一片阴冷的五色鸡头转身面向我时一秒清空了表情。
「……呃,漾?」
还会说话,还没傻……不对他平常就够蠢了。
我好歹松了口气,让米纳斯回到掌心雷的状态跑过去扶他:「你还站得……呜!」
一脸呆滞的五色鸡头快如闪电地伸手掐住我两边的脸颊,完全不顾人类的皮肤弹性限度把我当某漫画的草帽主人公一样使劲拉伸。
剧情不对啊!接下来难道不是感人肺腑的煽情桥段吗?!难道是在学武侠片检查人皮面具?!那也不该用这种把脸皮撕下来的方法吧!
「你在……做什么!」我用力扯开他的手,没好气地吼他。
……呜哇,脸好痛。
五色鸡头歪着头,表情慢慢恢复成正常的笑脸:「没啥,就确认一下是不是做梦而已。」然后一拳捶到我胸口:「漾~不愧是本大爷的小弟,命果然够硬!」
谢谢称赞,不过一般来说,确认梦境的方法不是掐自己吗?
你掐我是怎样!

TBC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