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十三)(完)

*终于完结啦♪
*虽然剧情BUG肯定有,但是我真的已经尽力了(捶地哭)
*虽然初衷是想写西漾暧昧向可是这产物是个啥……
*就是这么不太像样的大结局,请大家以包容的心态愉快的观赏吧(喂
——————————分割线————————————
接过珠子的一瞬间,许多不属于我的记忆飞快涌入脑海,一次性接受过量的信息让我有种晕车似的想吐的感觉。
就算有之前接收凡斯记忆的经验,但这次我花了好一阵子才把灌进脑袋里的东西理顺。
那个珠子里并不是小学生黑袍的记忆,而是在更古老的时间里,早在精灵大战之前存在过的黑龙首领留下的记忆。
我从断断续续的记忆碎片中知道了一些事情。
比如黑龙传承者释放真正力量的代价是灵魂的湮灭。
比如说我要打倒的其实不是黄金龙本身。
比如说时钟里封印了某个不得了的法阵的半成品。
比如说最后唤醒法阵的咒语。
我睁开眼睛。
紫发的鬼族用与我闭上眼之前别无二致的笑容看着我。
……好惊悚!
把惊叫吞进肚子——现在也不是做这个的时候,我稍微抬起头看向比我眼睛的位置高了一点的逆行时钟,它现在已经绕过了三分之二。
好像是在大量妖师之力的刺激下就会启动,用网游比喻就是现在屏幕上写着『加载中』,等它转到十二点的时候,法阵就会打开。
我明白拉斐尔说的争取时间是什么意思了。
『不可能……不会让汝……妖师啊……为何不肯顺从……』金发少年充满怨念地咕哝着听不清楚的话语,操纵那些黑光和鬼族向五色鸡头和拉斐尔扑去。
五色鸡头马力全开将那些鬼族撕成碎片,拉斐尔跟在他后面封锁黑色的光,那些东西一会膨胀一会又被他们压制回去,他们身上的银光正在变淡,我咬着牙开枪在后面支援,只要再一下子就好,指针马上就能到十二点。
请你们不要死。
咔。
『妖师……汝当真要……将吾……』
金发少年的语气充满我听不懂的怨恨,但是那个时候我一心只想结束这一切。
不能再让谁死掉。
「西瑞,拉斐尔学长!可以了!」
干掉最后一头鬼族,两人应声后退,逆行时钟瞬间分解成好几种颜色的光钻进地下,随后一个巨大的阵型覆盖在原本镶嵌于地面的封印法阵上,周围一圈有七个不同色的法阵,散发出光芒压制住金发少年的黑光,最后我的脚下出现了颜色比黑夜更加更加深沉的大法阵,上面用金线层层叠叠覆满了各种咒文和图案,看起来就像是最终大杀器之类的。
我深吸一口气,踏进黑色法阵的中心。
一瞬间周围被黑色吞噬,金发少年出现在我面前。
用最开始那副漂亮的样貌,愤怒地看着我。
『为什么……为什么……妖师……汝也要封印吾?』
「因为你伤害了我的朋友,并且接下来还会伤害更多人。」
『汝乃黑暗种族!汝理应毁灭这个世界!汝本该立于吾身侧,给世界带来灾厄!』
「……我不愿意。」
更正确的讲我不敢好么!
天杀的让龙族苏醒这件事叫学长知道我就要死个百二十次,我要是敢代表妖师投靠到这个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玩意的金发少年那边毁灭个世界,不单学长醒过来会教训我,褚冥玥和然也都绝对不会放过我。
我都要泪奔了,谁家的『世界之灾厄』有我这么衰!
金发少年狠狠地瞪了我一会,好像放弃了,但是嘴角还是笑着:『……汝要记住,妖师,这样的存在,在守世界并非只吾一个。』
然后周围的黑色褪去,我重新看到脚下金线的黑色法阵。
我念诵了咒语。
虽然是我的声音,但是我完全听不懂在讲什么,看记忆的时候也一样,虽然咒语一下子就记住了,但是我就像是在听另一种语言一样,完全不懂其中的含义。
周围散布的黑暗逐渐回拢,在我的控制下凝聚成球形。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黑暗整个缩成很小的一团,我脚下带着金线的阵法和旁边的七彩阵法同时消失。
脚一下就软了,有种全身力量基本都被用光的感觉,但我硬撑着不要坐在地上,因为还没有结束。
我走过去捡起缩成一团的小球,要将它塞回封印法阵中心,才算是完成任务。
那里再次浮起一个与我刚来的时候看到的一模一样的幽幽光球,里面的金发少年是黄金龙的尸体。
仔细想想从一开始小学生黑袍想要我封印的就不是黄金龙,而是寄宿在黄金龙身上的恶意。
他对即将苏醒的那玩意的称呼一直都是『他』。
——!
眨眼间球便从我手里消失,我震惊地扭头,发现艾萨克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抛着我刚刚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聚集起的黑暗,他的脚边五色鸡头和拉斐尔倒在地上。
我呼吸一滞,拖着疲惫到极限的身体冲到他们身边,试探了一下脉搏。
……还、还活着。
旋即我转头狠瞪紫发鬼族:「你不是讲作壁上观么?!」
鬼族没一个好东西!我之前竟然还觉得他有意帮我……根本是糖衣炮弹!
「年轻的妖师,」艾萨克打了个响指,小球咻的一声消失在空气里,他挂上残酷的笑容,「吾辈可是鬼族哦,——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相信鬼族么?」
「你……!」
艾萨克俯下身凑近我的耳朵,低声道:「而且,要救活一个注定要死的人,吾辈花了那么多力气,这点报酬算不了什么吧?」
我吃惊地瞪大了眼,我知道他说注定要死的人是小学生黑袍,但是……
「啊,对了,关于法阵的那些记忆,吾辈会给你们都删掉,那个不是现在该让你知道的东西,」他直起身子,后退两步,「接下来……吾辈要去挑战耶吕恶鬼王。」
哈?话题是不是跳转的有点快啊?我们刚刚不是还在相互狠瞪吗?现在你一种给朋友交代行程的语气是闹哪样!
诶,等等,他讲什么?
「耶吕恶鬼王……?」
「没错,所以下次见面,吾辈说不定就是那位大人的手下咯~」
为什么要以输掉为前提啊!同是鬼族你也争点气好……
吐槽讲到一半,我眼前就黑了下来。

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艾萨克带走的是多么重要的东西,直到后来的那趟旅程,我遇到那个金眼的孤独少年,然后再次见到那个被我遗忘的阵法念出我忘记的那些咒文的时候,我才明白,任由艾萨克把小球带走的我犯了多大的错误。

「漾为什么还没醒?」
「你是在质疑本大爷的治愈术吗,低等种族的小鬼?」
「跟你讲,我家小弟要是五秒钟之内不睁开眼,本大爷就把你这蒙古大夫种在这里!」
「五秒钟也太短了点吧!根本就是找借口打架啊你!」
我一下子坐起来吐槽,结果一阵头昏眼花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下,但是没有躺在地上,反而还有点软软的,像是被人接住了。
刚才在帮我治疗的拉斐尔站起来冷哼:「低等种族的小鬼们自己交流感情吧,本大爷快被这小混蛋烦死了。」然后转身走掉。
五色鸡头情绪高涨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看来接住我的就是他:「漾~我们赢了耶!你不愧是本大爷家的仆人,有毅力,有前途!好好干,本大爷说不定会升你职哦!」
「……我不是你家仆人。」
「啊,那就小弟。」
也不是!
懒得反驳,我撑着地面坐直,左右看了看。
刚刚就觉得哪里不一样,原来我们几个已经离开了封印之地回到原本的森林里,只不过和离开的时候不同,森林已经变得安静又平和,虽然还是很幽暗,但危机四伏的紧张气氛已经没有了。
对了,还有一个人我没见到。
「西瑞,西格学长怎么样了?」
五色鸡头原本扶着我的背让我保持坐着的姿势,结果突然松手害我直接摔在地上:「你干嘛啦!」
五色鸡头转到我前面,一脸『被背叛了』的表情捂着胸口:「漾你变了,我辛辛苦苦为你出生入死赴汤蹈火,你睁开眼先关心的竟然不是我!你伤透了我的……」
「因为我知道你很厉害,绝对不会有事,是吧?西瑞你很强啊!我相信你!」让他继续讲下去肯定没完,我赶紧打断他试图回到我原本的话题,「所以……」
「喔,妖师跟杀手,我是不是打扰你们劫后余生互诉衷肠了?」
比刀子还锋利的语气直直扎进我的耳朵。
转头看见半张脸上还印着红色纹路的小学生黑袍坐在一脸嫌弃的拉斐尔肩膀上,冲我露出比平常狡猾三倍的骗子专用微笑:「不过既然你们把我家的封印神殿拆成那样,我就不用客气了吧?」
……糟糕。
「维修费,要付哦?」
……之前想要感谢他舍命相救的话一句都讲不出来啦!
明明都是五色鸡头和神殿里的怪物们破坏的为什么只讹我啊!
去告你哦!
『因为柿子要挑软的捏,主人。』
叫你闭嘴了米纳斯!

我放下笔,揉揉有点酸痛的手腕,从黑馆的窗户往外面看过去。
那个多灾多难的短假早就结束了,回来之后课业又很紧张,对那件事的记录直到今天才完成。
小学生黑袍最终也没问我要钱,只是隔三差五就来通电话耍我,关于自己伤势的事情却只字不提。
拉斐尔从来没跟我联系过,听小学生黑袍说他现在自己一个人到处出任务然后把成果带回小学生黑袍的病床前炫耀。
艾萨克则一直没有找我麻烦。
不晓得为什么,五色鸡头黏我黏的好像更紧了,因此跟千冬岁见面次数增多呛起来的次数也……我最近常常思考要不要去买胃药。
是啦,我们是生死与共过的同伴,我也承认他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可是……也不用每天都……
「漾~下来玩!」
……你看吧!我今天还要补符咒课上失误被罚的作业啊!
「漾~老大的命令你竟然敢违抗!」
「漾~」
听他大有『你不出来我就不走』的气势,为防止五色鸡头被高空抛物砸死在黑馆楼下我只好披上衣服往外跑。

冲出门看见五色鸡头顶着一头愈发闪亮的头毛笑得超灿烂朝我招手,我捂着胃深深叹了口气。
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那个时候的我,做梦也想不到有一天我会跟这只五彩鸡歃血为盟还把自己一辈子的搭档位置给搭进去。

END

评论(1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