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噬魂者paro】噬魂传说 4

好困……完成了更新的承诺却发现人物已经崩得不认识了……
非常抱歉
我会努力修正的orz
——————————————————————


“你挡住路了,小混混。”
五色鸡头似乎想说点什么,没来得及开口就叫一个声音打断,他转个身冲对方嚷嚷:“四眼仔,能打大爷我身边过,是你的荣幸!”
“不,我看我最好还是离你远一些,”戴眼镜的亚裔男生冷冷地瞪他,“没脑子是会传染的。”
“书呆子我削你啊!”
“你若是动手,我有理由给予同等的回报。”
两个人迅速进入剑拔弩张的状态,染着五彩鸡头的不良少年摆开架势看样子下一秒就会砸下去,而眼镜仔似乎也不像外表看起来这样沉稳。
我是不是该跑了。
正当我锁定了逃跑路线时,教室前门“砰咚”打开,走进来一个目测身高两米的黑人,拍着手大声道:“都回到自己位子上,打架的那几个,给我乖乖坐下绷紧皮!”
出乎我的意料,五色鸡头和眼镜仔这两个刺头竟然听从了他的命令,黑着脸坐回写有他们名字的座位上。
……看来这老师不好惹啊。我赶紧观察,万一以后碰到可得小心点。
他长的有点粗旷,是外国人的轮廓,有点壮壮的,看起来应该很常运动。然后,他是光头,光溜溜可以反光的脑袋上刺了奇怪的黑色图腾,身上穿的是庞克风的衣服,看起来颇像地下帮派的高级打手。
打手老师走到讲台上,翻开手里文件夹看看,说:“看来淘汰了近三分之一的人啊,你们这届基础不怎么样嘛。”
这话毫不意外在学生中引起了不满,老师却恍若未觉般继续讲下去:“今天就是来让大家见个面,如你们所见,我到你们毕业或者出什么意外为止都会是你们的班导,应该有不少直升的学生都认得我,中间有不良记录的都给我上上心,因为我也会很注意你们,想打架就滚到校外去打,别在这里浪费学校资源,被我抓到把柄绝对整到你哭。”
班导顿了一下,似乎对学生的窃窃私语感到十分高兴:“现在你们各自都戴了写‘Master ’‘Weapon’或者‘Witch’的胸牌,可以开始自由选择搭档,不过也不必着急,如果到周末还没有搭档,迎新会上会进行速配游戏。接下来的安排我都写在纸上了,大家往后传一下。”
我后座是一个烫着娃娃卷、一身洋装的女孩子,她传完纸张转笑眯眯向我搭话:“新同学你好哦,我是米可蕥,因为总是带着猫猫,所以大家都叫我喵喵。”
“呃,我是褚冥漾……”
在我无比倒霉的人生中,和女孩子——我老姐不算——讲话的次数屈指可数,被白白净净的可爱女孩搭话难免一时不知道讲什么,我搜肠刮肚寻找有没有什么值得拿来一说的绰号,然后悲伤地发现只有衰鬼、倒霉蛋及其进阶版这种东西。
“那就叫你漾漾吧,”拥有温暖笑意的女孩子脸颊染上红晕,用颇为神往又有点八卦的语气道,“听说冰炎学长是你的代导人,喵喵还蛮羡慕的,学长是唯一刚入校就升到三星的魔武器呢。”
类似的话学长之前也有讲过,三星啥的我只是在书本上看到过,具体怎样不是很懂,反正只要晓得魔鬼学长超厉害就是了。
尽管我完全不想要这种殊荣。
“还有哦,我是学院直升上来的学生,所以如果漾漾想知道谁的事情,可以跟我讲~选择搭档还是要了解一下比较好。”喵喵愉快地说。
我对班上这帮牛鬼蛇神依旧持回避态度,暂时也……不,有的。
那个几度令我生命处在危险当中的不良少年。
我得打听出他的生辰八字回去找个大师算算是不是克我最好还能拿到解决方法。
“那个五……头发颜色很显眼的同学是谁?”好险差点讲成五色鸡头,如果让人听见我恐怕要给大卸八块。
喵喵笑起来:“啊,那个人,他叫西瑞·罗耶伊亚,虽然生在暗杀家族看起来也很凶,不过不是什么坏人啦,从实战角度看,西瑞作为工匠也蛮优秀的,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魔武器。”
这语气怎么有种相亲角里“这孩子很优秀只是没遇到合适的人”的感觉……
“附带一提,早晨和他吵架的男孩子叫做雪野千冬岁,很遗憾已经和弓刀莱恩组成搭档了。所以漾漾可以考虑西瑞哦~”
我不考虑!打死都不考虑!为了我的生命安全,就算沦落到跟别人抢工匠的地步我也不会考虑的!

后来我牢牢地记住了世上有种东西叫做FLAG。
周末的速配游戏里,我绝望地看着签上与我而言无异于血书的红字——西瑞·罗耶伊亚。
“哟,你跟本大爷这么有缘啊,我收你做个小弟呗?”五色鸡头搭上我的肩膀,而我怀疑他拍我后背的力道能扇死一只老鼠。
小弟你个大头鬼哦。

【全员无cp】噬魂传说更新预告(*/ω\*)

消失很久,突然想起承诺过不会坑……

大概下周末开更叭

放个预告鞭策自己_| ̄|●

如果有人看就非常开心啦

噬魂传说 3

噬魂者paro

隔了很久再写,人物越来越ooc……
我尽力揣摩这个时期的漾漾和西瑞各自会有什么反应,然而还是好难orz
没想到脱离原著世界观这么难写orz
如果能食用愉快就太好了orz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联考后的假期,没错就是开头就发现我是武器的那个倒霉假期,为了度假顺带庆祝有学校肯录取我,我们全家一起去对岸的G岛旅行。
起初还算愉快,岛上风景秀丽,蓝天碧海柔软沙滩苍翠绿荫,整座岛被一种非常精致的慵懒之感笼罩,有不少奇奇怪怪的文艺小店和卖甜食的店面,非常适合散心,我逛得蛮开心,但冥玥向来对这些东西不太感冒。
话又说回来,虽然她是我姐,但这么多年来我完全猜不透她到底在想什么。
啊,除了脸上露出那种站在大锅前搅拌着不明物质的魔女之笑的时候肯定是要整人之外。
“要分开行动吗?”空手道黑带的美丽老姐举着地图站在路口,偏过半张脸来看我。
就是那个!
就是这种半笑不笑眼睛里仿佛闪过黑光的表情!
“那边有你会喜欢的店,我去这边还有点事。”
还一反常态地解释清楚了原因!
她是个好姐姐――呃,也许是――但绝对不是那种总会体贴人的类型,当她展现那一面的时候,往往都有什么倒霉事要发生。
我当时既然看穿了这点,就应该冒着被魔女踢胫骨的风险跟着她。
至少不会在这个小路九曲十八弯的岛上迷路。
我站在一个前后左右都名为黑龙路的十字路口一脸茫然。
这里没有店没有游客也看不见绵延的沙滩,只有连成片的灰墙,暗红色铁锈斑驳的大门,和比我略高的墙头上防盗用的玻璃碎片。
或许这才是这座四季常春的小岛原本该有的样子?
抑或是……
不祥的预感霎时间涌上心头,仿佛在印证我的预感,一个长条状的黑影无声无息地从墙头窜下,甩下一地玻璃碴子。
我的妈呀!
他手里拿着约有四分之三个人高的半片剪刀,稀稀拉拉地往下滴血,扭头向我咧出一嘴黄牙看着就像个精神病。
来不及思索,我惨叫着夺路而逃。
什么什么什么!
那是什么玩意!来旅个游还能能偶遇变态杀人鬼我要不要太倒霉!怎么办怎么办!要报警吗?要报警对……
“本大爷驾到――!还不快跪安,垃圾剪刀手!”
拖长了尾音的男声从天而降,没给我半点反应时间,一个花里胡哨的家伙就从旁边的树上一跃而下,自以为潇洒地落在了我前面,激起一蓬尘灰。
没错,重复一遍,我前面。
身后杀人鬼还有五秒就能追到一剪刀劈开我的距离。
面前染着难以言喻的灿烂五色头毛身穿夏威夷衫足蹬夹脚拖鞋的不良少年隔着我向他比中指。
这位大哥我跟你无冤无仇,想挑衅那个变态是你自己的爱好,能不能不要挡我逃命路啊!巷子很窄啦!
那一秒我真的超想哭的,但后面的剪刀手显然不肯给我这个机会,只感觉背后一凉,可能是身体的自我防御机制发动,我飞快趴倒,那个瞬间我听见了金属摩擦的难听声音,顾不得姿势难看滚到一边伸手摸背,竟然摸到了冰冷的金属环扣。
武器……形态?
自发现我是武器,这还是我第一次感谢这件事。
大概是觉得手感不对,剪刀手抬起刀刃看了一眼,又看了我一眼。
“袭击平民百姓,坏了江湖规矩,别怪本大爷不客气!”完全没在意对手的眼神偏向何方,不良少年超级自说自话地前踏一步。
“喂……”报警比较好吧,他有刀耶……提醒尚未出口,我就吓得闭上了嘴。
我从来没有看过那样的打架。
我曾经见过的最残酷的打架就是褚冥玥修理飞车抢包贼,而不良少年和剪刀手的招数动作,比那一次要可怕百倍。
当不良少年拎着不打马赛克就上不了镜的尸体向我转过头来的时候,血腥味加上视觉冲击,而且逛街的时候还吃得有点多,我一下子就吐了。

噬魂传说 2

第二篇隔了这么久才来真是对不起(合掌)!
但是真的有人看吗我也很怀疑←_←
感觉这篇也没什么内容全是流水账和漾漾的呐喊→_→
我好想快进到满篇耍帅、脑洞、包袱的战斗戏和剧情戏啊啊啊(这个人明明就不会写)
如先前发的设定所言,人物关系有私设,所以和原著有所不同
OOC不可避免

以上如果都能接受的小天使们请看下去吧……
――――――――――――――――――――――
在我趴在地上悔不当初时,听到了一声招呼。
“辛苦你了,年轻的学生。”不同于学长的冷冽,一把温润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同时我感受到了学长“再不站起来就踹你”般的恐怖视线,于是刷一下原地弹起。
“我是赛塔,赛塔·萝林。”整个人仿佛散发着圣光的美青年轻柔地向我微笑,让我感觉很舒服,差点被断头刀斩首的恐惧也不知不觉消散。
不,他好像真的在发光,而且耳朵还尖尖的,跟人类不太一样。
这就是传说中的魔人……?
“赛塔是学院的行政人员,”学长简短地向我介绍,然后转向赛塔,“有工作?”
赛塔缓缓点头:“死神大人需要精灵的力量,顺便,我来看一看您的学弟。”
“没有看的价值,就是个笨蛋。”学长非常直白。
而刚刚从狗啃泥的姿势爬起来的我,根本就没有底气反驳学长的断言。
该说就算我有底气我也不敢。
十分悲伤。
“还请您不要如此断言,”赛塔轻轻地笑起来,“年轻的生命总是有着无限的可能性,更何况这位不是……”语句一顿,那张令人放松的脸庞转向我,“褚冥漾……对吗?愿精灵神能护佑你,在这所美丽的学院拥有一段快乐的经历。”
“呃,十分感谢,赛塔先生。”他的语气和态度含有很老派的温和雅致,我慌忙尽最大可能地礼貌回应。
但是,讲真,如果真有精灵神这种东西,希望祂护佑我在这个火星学院里安全生存下去还比较实在。
毕竟,这可是拿断头台来做校门的地方啊?
搞不好他们的教学楼是铁处/女,广场是虿盆,绿植是杀人树……
“你有这个觉悟就好。”跟赛塔道别之后,学长转身冲我说,漂亮的脸上露出一丝丝看好戏的冷笑,我瞬间后背一凉,感觉学长就像漫画里面那种终极大BOSS一样,红眼里闪过一道寒光。
什么叫做我有这个觉悟!那是真的咯,也就是说我的妄想会成真咯!这学院什么鬼!真的是给人类上的学校吗?!我懂了你们这果然是火星学院,专门给火星人上的学院对不对!抱歉我是普通人类我要退学啦!
“耍什么笨,回来。”学长头上噼里啪啦爆出一堆青筋,伸手就把再次试图逃跑的我扯了回来。
我这辈子就逃脱不了被人支配的命运。
诶,等一下……
话说,这个学长刚才……
旁白麻烦回放一下六段之前学长的台词!
『你有这个觉悟就好。』
对啦,就是这个!
我战战兢兢地抬头看着学长的脸:“学长……”我严重怀疑你听得到我在想什么!
“你以为我爱听你那些白烂话?”学长以比我还不满的语气回答。
所以你果然听得到嘛!这学校连隐私都没有!
“想要隐私自己努力啊,别磨蹭,错过新生报到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就算学长没有这样语带威胁,我也大概猜出来是什么后果。
反正不是死就是半死。
我已经看透了!

Atlantis学院的校园环境很好,从表面来看完全看不出是个用断头台当大门的诡异地方,绿草茵茵,白砖古朴,空气清新,建筑和装饰都有独特的艺术韵味,拿来做公园绝对合格。
再加上刚才看到的行政人员赛塔亲切的举止和态度,说不定这学院也没有我想的那么糟糕。
以上观点只存活了十五分钟。
当我结束异常简洁的入学手续,踏入教学区后,一切好感都破灭了。
雕刻相当精致的美人鱼像大张满是利齿的嘴巴咀嚼着不知道什么品种的怪鱼,白色的石头上溅了一片殷红的血渍。
为什么装饰用喷泉上的雕像会吃活鱼!
“那是好几届之前的魔女学姐给学校留的纪念品。”学长冷静道。
学姐你是以怎样的心态给母校留这种鬼玩意儿啊!谋杀后辈吗?!
我正上演孟克的呐喊时学长啧了一声,抓住我的手臂往旁边一拽。
“啊!”
闪光的短刀擦着我脸颊飞过,掀起一大片草皮,以这个威力来看,若不是有学长我现在可能就扑街了。
那把刀在地上颤了颤,迅速扭曲变形成一个男生,戴着眼镜看起来有点斯文败类的感觉,他慌里慌张地冲我一鞠躬然后一溜烟逃跑,后面另一个男生咬牙切齿地追:“混账东西!我要跟你解除搭档!”
……什么鬼,这学校要不要太新鲜!武器跟工匠打架我还头一次听说!
紧接着我的视线就凝固了。
“学、学长……”
像是被无形的手拉扯着一样,草皮蠕动着缓缓合拢,不到两分钟它就恢复原状,看不出一丝一毫的痕迹。
为什么你们学院草坪是活的啊!搞不好走着走着就被吞了!
学长不耐烦地解释:“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你也看到了,学院的学生都有些暴力,若公共设施不能自动修复,会带来很大不便。”
公共、设施……
不要告诉我!我不想知道啊啊啊!退学!我要退学!待不下去!先别说那种能做出搭档内讧的暴力狂,光地面都能干掉我!
战斗力连地面都比不过我还活不活了!
“啊!”
“不要在脑子里大叫,赶紧走。”学长怒斥的同时又巴我后脑,“迟到就杀了你!”
都说你嫌吵就别听嘛……
我委屈地跟在他后头,连腹诽都不敢,因为一定会被巴。
我真是命苦。
学长引领我走进一幢四边有巨大雕像的楼房,上了四楼后左转第一间,拉开房门后(虽然拉门时有奇怪的声音响起但是我强行抛在脑后),可能是因为我路上耽搁了不少时间,里面已经有了一些人,有的在放有名牌的桌边坐着,有的则一堆堆聚在一起聊天。
学长的到来引起了一片波澜,新生都悄悄往我这边看着,议论的声音也瞬间压低,好些女生眼里还闪出那种恋慕的神色。
看来学长人气还蛮高的。
“代导人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下个月开始你就要自己上课。”在各种眼神的压迫下,我找到写着我名字的座位,刚把包放下学长就抛来一个重磅炸弹。
那我不是要常常往生喔!单看今早一路的事故我一个月得有二十多天呆在医务室吧!
学长看着我好像有点想叹气:“你们班上有从国中或更早直升上来的学生,我会帮你介绍靠谱的人选,你要多向他们请教。”
唔,那还好啦,不过……
“学长,你的教室是在哪里?”我小心地问,下个月起没有学长跟着还是毛毛的。
“就在上面二年级区,很好找,”学长笑笑,又是那种大反派气氛,“因为整个二年级三星武器只有我一个。”
我目光落到学长胸前很精细绣成的三个五角星,之前有听冥玥说三星是公会的最高级别,学长貌似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这么了不起的人要担任我这种菜鸡的代导人,应该很不情愿吧?
因为我什么都不会,不光各种出糗,连基本的变形都做不到,今天早上变一条手臂都是极限,像那个短刀男生一样变全身还进行攻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啪――!
学长你又巴我!
“因为你欠扁。”学长冷淡道,接着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警告我减少脑残之后,讲说也到了报到时间就离开了。
“哟,同学,你认识那个学长?”旁边忽然有人讲话,我吓一跳,转头看过去,发现是个,嗯,怎么说,就是小混混一样的人。
鲜艳的、混合着各种颜色的刺猬头,松松垮垮的制服,往下一看还有夹脚拖鞋,他流里流气地歪在桌上,给人感觉就是会穿夏威夷衫不顾场合乱逛的家伙。
嗯?
等等?
这种隐约的熟悉感是怎样?
“啊。”
“哎~”
我和染着五色鸡冠头的小混混同时出声。
啊啊啊啊啊啊!
我认识这个人――!

噬魂传说 1

莫名其妙的第一章……
如有OOC(应该说肯定有)请多包涵

我发誓在我过去十几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以这种方式跨过校门。
――如果那个在中央悬着黑得发亮的沉重屠刀怎么看怎么像断头台的鬼东西真的是校门的话。
五分钟以前前来接引的学长一脚踹在扭头就逃的我的脑袋上,冷酷无情地命令道:“跑过去!”
跑个鬼啦!那寒光闪闪比公车还大的断头刀算哪门子行为艺术!而且它落下来了!吱嘎吱嘎地飞速降落耶!只要脑筋正常的人都会立马掉头往回跑吧!
红眼严厉地瞪着我,学长声音下沉:“褚……”
“我跑。”
人类总是很容屈服于黑恶势力的淫威。
啪!这次是让我差点栽倒的一巴掌。
学长脸上再度浮现出青筋:“不情愿的话,你当然可以选择被我踹进去。”
我跑、我跑啦!
总而言之不就是死吗!
……各位读者很抱歉,这部作品才开始十段连世界观都没介绍就要因主角被白发恶魔斩首而完结了!
“少废话!”
在学长的斥责声中,我惨叫着赶在巨刃砸到地面之前飞扑过去,将手臂变化成连有铁索的手甲钩――讲真这是我武器能力觉醒以来最顺利的一次――丢进大门挂住某个东西,接着铁索疯狂收缩把我的身体也甩了进去。
最终脸朝下跌在离轰然坠落的刀刃仅有几公分的地方。
穿着高筒皮靴的修长双腿出现在我眼前,视线往上,我看见身披黑色笔直大衣的银发学长露出冷冽的笑容:“勉强及格了,新生。”
“欢迎来到Atlantis学院。”
呃。
讲道理,我打从心里想问一个问题。
我现在退学还来得及吧?

很久很久之前,魔女奥克尼丝结合了人类的身体与魔女的变形能力制作出了能够变身成武器的人类,随着时代的发展,他们逐渐成为了一个种族,被称作【魔武器】。
人类中有能够使用【魔武器】战斗的能力者,也就是【工匠】。
工匠与武器一般两人一组战斗,按照死神的指示收割可能堕落为【鬼神】的恶人灵魂,同时为防止自己成为【鬼神】而努力修行。
百年前,人类与曾经敌对的【魔女】【魔人】签订了和平条约,两股势力联合起来共同镇压鬼神的力量,世界得到了长久的和平安定。
这就是,我所生活的时代。
虽然要求必修的历史有包括以上内容,但是那种维护世界和平的大事与我这种普通人没有半毛钱关系。
是的,本来应该是那样的。
但,就在离联考的日子没几天的时候,我的能力觉醒了。
我是【魔武器】。
而我姐褚冥玥,虽然自称是个“普通人”,但我一直怀疑她根本就是魔女,纯的那种。
因为她发现我是武器后,竟然要把我送到武器工匠专科学校。
“为了学习如何不伤害普通人,武器必须进入专科学校学习,”冷美人褚冥玥叉着手,毫不客气地看着我,“没得商量。”
我也是普通人好不好。
就算觉醒了武器能力也根本一次都没成功变身过。
战斗力在平均值往下的我能伤害谁啊!
别人伤害我还差不多好吗?
“我会被干掉的!”
面对我激烈的反对,褚冥玥保持着一贯冷酷的风格,回答说:“别担心,入学手册上介绍说医务室的魔女魔人会帮你复活的。”
哦那就好――才怪啦!到底是多惨烈的校园生活才会配备『复活』这种高级功能啊!
天堂的阿嬷可能挺高兴的因为我能经常去看看她了……

然而不论我有多么的不情愿,没有任何地位的、食物链底端的我,都决定不了自己的去向。

所以,在入学日,我老老实实地通过移送阵来到了录取我的Atlantis学院门口。
然后掉头就跑。

TBC

【特殊传说×噬魂者】噬魂传说 0

高考结束\^O^/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你还是走吧

这是一个由脑洞过大引起的,由对两边设定都算不上熟知的新人执笔的,严重OOC的小说(所以说你到底还想不想要读者)

噬魂者paro
预计无CP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
不应存在的序章

       一片海。
      
       纯黑色的海。

       海面琉璃般光滑,平坦,毫无波澜。

       黑的水与白的地交接之处,穿西装的恶魔在絮语:

       你看见了吗?

       恐惧的海洋、绝望的疯狂、至高无上的力量。

       世界的谜题只有一个谜底。

       沉下去吧,你知道等待是徒劳的,调和是徒劳的,斗争是徒劳的。

       唯有力量。

       将精神交给疯狂,将肉体交给力量,将灵魂交给虚无。

       于是黑色降临。

       海水如午夜之门洞开。

       影子伸出手,渴饮纯黑的水。

       命运转动锈死的齿轮,悲剧的轮回于是启动。

       恶魔笑了:

       你听,神的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