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大护法同人】无终〔6〕

无终〔6〕
*护法身世私设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原创人物戏份过重哭着求原谅(但并没有打算悔改(被打死))
*这篇文质量在不断下降(爆哭)
*我爱你们!!



二十

    “跑了啊……”
    喑哑的嗓音令人联想起被飞沙扑打出大小石窝的砂岩,灰袍老者放下手中的铜罐,望向伫立在门口、与守卫相貌肖似的青年:“带回来,不惜一切代价。”
    “您的意思是……”
    “他,”老者用力扣着桌面的纹路,干枯的声音多少年来头一次震颤,失去皮肤包覆的右眼随时都可能脱离眼眶般圆睁,比一副骷髅好看不了多少的枯槁脸庞上绽放着骇人狂热,“将会比你们所有,都要接近。”
    “他会是最接近神的存在!”
    这世间从此,将再不是被神明离弃的土地!
   
二十一
   
    “好吧,不管怎么说,现在有两拨人要我们的命,”三二背着腿不方便的太子在地道里穿梭,他压低声音不过诧异和担忧却压不住,“先不提守卫,那个尖脑袋的哥们儿难道也疯了吗?他们再这么射下去所有人都得埋在这儿!”
    『啾!』小涅叽惊叫一声,带草叶的碎砖擦着它翅膀落下去,险些把它击落。
    而比它目标大得多的三人更加悲惨,不仅躲不过砸落的石块,还得警惕神出鬼没地放冷枪的罗丹。
    大护法紧攥着乌钢杖提防随时可能从四面八方袭来的子弹或雷光,有乌钢杖在手,几乎所有的战斗都能在瞬息间解决,所以他太久没有这么紧张过,以至于连动作都有些变形,若不是三二阻拦,大护法险些就把拐角的灯台也看做敌人一炮甩出,给已然不堪重荷的古老地道再添新伤。
    “哎哎,死胖子你放松点,”熬过了刚上来的那股疼劲,又被人扛着不用自己走,太子精神头也好了些,试图出声安抚像个点着引信的炮仗一样的大护法,“三二不是说了吗?就快到出口了,这里七拐八拐的没那么容易被追上,你手一抖断送咱们的光明前途才是最危……”
    嘣!
    走最前头的三二急退,因为背上还挂着太子差点一屁股坐下,右侧墙壁哗啦啦地倒塌,死气沉沉的青年从洞中走出,手杖平举——
    三二嘴角一抽:“……这位公子,有人说过您是乌鸦嘴么?”
    “跑!”打断太子不忿的反驳,大护法飞快抬起乌钢杖先发制人——尽管他从前很少这么做,青年一怔,两团蓝色又一次相撞,不过这回谁也没犯傻去看,灿白光芒伴随着地动山摇的塌方紧紧追着逃命的三人,小涅叽在如雨下落的沙石间左突右闪,啾啾惨叫。
    “左拐向前,第二个死胡同尽头的门可以打开,快!”三二斗篷拖地还背着个人,连体型矮胖的大护法也跑不过,落在后头气喘吁吁地指路,“我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会帮你们……”
    “要多谢你心地善良救我们啊,”太子被人从牢里救出还背了这么一段路,有感而发,“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样,三二你真是个好孩子。”
    三二闻言露出微妙的笑容不置可否,这位来头不小的公子似乎连想都没想,若非那前方开道的红袍人紧紧相随忠心护主,若非那乔装改扮的侍卫舍命突围,再等多久也不会有人来救他。
    对于太子这种偏向外人的混账个性早已习惯,大护法只默了片刻便侧头道:“救命之恩,愿结草衔环以报。”
    三二嘿然不应,把太子放下,与大护法一起推动石门。
    “哎呀,比起那个,你们还是想想怎么从城里逃出去罢。”
    阳光透过门缝射进来时,三二辨不出态度的声音才混在金属杆与石块摩擦的噪音里响起。
二十二

    推开隐藏着陈旧地道入口的院门,又是另一番天地。
    虽不算宽敞却干净平整的路沿途尽是朴素平常的人家,正值午时,缕缕炊烟袅袅升起颇有温馨之感,再往前的大街车水马龙热闹纷繁,有商家迎客有小贩叫卖,若不是他们的商品种类太过单一除了饭食衣衫和药材别无其他,乍一看竟像个无比普通的小镇。
    可是如此深山,哪里来的小镇?
    太子望着眼前的景象心里直打鼓,这儿愈是宁静祥和他就愈是狐疑,一个在地下建了如此庞大地牢和四通八达的密道的地方,一个拥有与大护法力量相当甚至略胜一筹的守卫的地方,一个有可能制造——说实话他讨厌用这个词——了死胖子的地方,怎么可能会如此和平安乐?
    不,当然不会。
    太子不晓得,大护法却看得出,暗处有许多视线盯在他们身上,没有杀意,但也绝不是好心问候,他装作不觉,乌钢杖却始终保持在能向任何方向射击的位置。
    “是城卫队,他们不会在人多的地方动手,所以我们暂时是安全的,不过……”三二把兜帽拉得更低了一些,他在路边稍停,转向两人,“你们俩对是否出城这件事,好像意见不和?”
    “随我回去,这没得商量。”一提这个大护法就有点火气上涌,他看着太子,一字一句认真道。
    太子张了张嘴,想起刚才在地道里对方怒火中烧失望透顶的眼神,终于没敢老调重弹,但找出真相的诱惑依然在,于是智力见长之后脸皮也跟着变厚的某人眼珠子一转,突然抱着伤腿就地蹲下:“不行,哎哟我腿疼,走不动了,死胖子你就算要走,也得给我点休息的时间嘛,至少等到……等到散市再走!”
    “你……”
    大护法知道这多半又是太子拖时间的理由,但是看着蹲在地上哼哼唧唧、说着说着连自己都信以为真、当真委屈地开始历数身上大小伤口的超龄儿童,他又狠不下心来拒绝。
    “唔,等到散市也不坏,天色暗人又乱,应当比现下好走些。”一旁三二也沉吟着帮腔。
    『咕啾!』
    你添什么乱!
    大护法剜了无辜的、只是想清清嗓子的小涅叽一眼,满脸苦大仇深地点头答应。
    罢了,罢了,他就是欠这倒霉孩子的。
    只怕夜长梦多呵。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