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大护法同人】【大太大无差】这位兄弟你刚刚说了什么


*大学军训pa+来自咖啡的糖梗 @黑咖啡与小提琴
*无脑吐槽爽文
*护法非长寿设定+太子护法jun人设定
*ooc预警,复健失败

幽微的晨光透过质量低劣的窗帘撒进四人寝室,伴随着《降E大调夜曲》比起叫早更适合助眠的抒情曲调,一尘不染到崭新一般的瓷砖上无声踩上一只穿着拖鞋的脚,然后是另一只。
这间干净得不像话的男寝中复合的鼾声依次停止,尽管脚的主人动作尽量轻微,被无数次紧急出动锻炼以至于极其敏感的神经还是毫不留情地掐断了男人们的睡眠。
只除了一个人。
倔强胡茬不合规矩地爬满下巴,长相略显着急的青年穿着骚包的白色睡袍躺在被窝里不动如山,起了床的人进进出出洗漱穿衣整内务也照样没法把他吵醒。
此人姓徐名锦江,据传来头不小,平时行事又颇有几分少爷脾气,兄弟们半开玩笑地送他外号【太子】。
一米六不到、看起来比大一新生还要少年气的青年将擦干脸上水分的白毛巾挂进衣橱,轻手轻脚地走到太子床边,两步攀上床沿。
他端量了一下徐太子的睡脸,略微沉吟。
然后拿过六次格斗课第一的拳头便使足了力气朝这形象传播出去妥妥败坏军容风纪的家伙砸下。
睡梦中被袭击的人“嗷呜”一声惨叫瞬间弹起,疼出泪花的眼瞪着表情平静地像只是掸走衣领上的虫子的娃娃脸,迷迷瞪瞪还没完全清醒。
对方已经抛出了无法驳斥的理由:“走了,带早训。”


   
娃娃脸在奕卫大学军训团的职务是八连连长,绰号大护法,于是又称大连长。
太子是他一手带出来的兵,管他叫死胖子叫了五年,尽管大护法只是脸圆。
两人站在绿茵场上看可怜的新生们在瑟瑟冷风中穿着短袖跑操,不同于大护法笔直挺拔的军姿,太子手缩在迷彩长袖里里还一个劲儿哆嗦,毫不在意他的学员每次经过都更加犀利的鄙夷和怨怼的目光。
“你……”第三圈时大护法终于忍不住向丢人现眼的太子投去视线,看着这位少爷何其无辜的眼神和冻得通红的鼻尖憋了两秒钟,没狠下心叫他把外套扒下来,无奈叹气,“站好别动。”
“可是我冷啊。”当事者多么理直气壮。
“我也冷,所以站好。”
“……哦。”
旧班长余威之下太子委屈巴巴地挺胸收腹手贴裤缝站得笔直,心中记下了幸灾乐祸笑他的学员的脸,准备使用各种大护法曾用在他身上的手段搓死他们。
大护法呢?
他在想好歹今天太子把胡子刮干净了,于是就轻易放过对方着装上的违纪。
简直就像是笨蛋爸爸对叛逆儿子标准一降再降的宠溺。

大护法的脾气很好,个性平和得像早上起来在公园遛鸟的大爷——事实上他家里还真的养了只可爱的小肥鸟,无论路上谁跟他打招呼都会得到礼貌回应,休息时被起哄要表演节目还认认真真道歉说不会唱歌换了诗朗诵,然而听到学员连声感叹“大连长好温柔啊”的时候,太子往往迅速地嗤之以鼻。
“温柔?那是他还没开始操练你们。”
“晓不晓得所谓的护法神都是恶神武神*,贼可怕贼可怕的那种。”
“那死胖子怼人有多厉害,说出来就吓死你们,他手底下的兵拉出去各个都是魔鬼,因为都是从魔王手里存活下来的——比如说我。”
“噫——”
说得眉飞色舞的太子习惯性无视底下学员们连嘴角都充满不屑的起哄,一拍大腿作总结陈词:“一旦分了科目,军体拳的兄弟们,哼哼,自求多福吧。——怎么?干嘛瞪眼睛,不信啊?你们早晚会怀念我……”
“徐排,你来一下。”
魔王……不是,大连长的声音震动被骄阳烤干的空气清晰地传进太子的耳朵。
新生们同情地看着他们可亲可敬——这是真的,徐太子因为在休息时间带头打游戏在学员们心中树立起了光辉而崇高的形象——的排长坐姿在“徐”字发出的瞬间如大理石雕像般挺拔。
“听到没有?快来,开会了,”大护法拿A4纸卷敲敲太子的脑袋,敲完胳膊顺势往外一撇定在半空,指着那帮跟他们教官一个德行无组织无纪律的散兵警告道,“你们安静坐着,回来若是发现有人乱动,连坐,懂不懂?”
大理石雕像鼻尖落下一滴汗水。
——妈耶,这连坐,别是连他也算上了吧?

“已经定下的,就是大护法带军体拳,疱排长带刺杀操,罗排长带特战队,其他人……”
在会议上总是目光迷离神游天外的太子异常激动地举手:“报告营长!”
“……说。”在这几天已经充分体会到这位“太子”不折腾死人不偿命的作妖天赋,营长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个字,并且在半秒之后就想把它收回来。
因为太子试图用无辜而纯洁的眼神说服他:“让我来带女生徒步方阵吧!”
“不行,不能,不可以,”素来慢吞吞又温和的大护法飞快喷出三个否定词,抬头看向马上要跳脚的太子,解释了理由,“你会犯错误的。”
“死胖子你说什么,你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觉悟!我怎么会犯错误呢,我喜欢欣赏,喜欢远观而不是亵玩,you know?!再说特战队啊,刺杀操啊,军体拳啊……那帮臭小鬼的汗臭味连空气都要污染,我可是个艺术家!艺……”
“那么,需要我帮你数一下,上次和上上次带军训的时候,你……”
太子顿时全身寒毛直竖,在弟兄们瞪得铜铃般大的眼睛严厉扫射——另一种说法叫单身狗的凝视——之下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大护法的嘴巴,向摸着下巴眯眼坏笑的营长低头认怂:“听、听营长安排啦哈哈哈。”
全体学员听见操场中间传来一阵鸡飞狗跳般的声音,努力憋着笑和好奇坐直身体。
全程只有罗丹安之若素。
因为他有女朋友。

太子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去带了女生徒步。
而且还都是从各排抽调出来的尖子,平均身高一米七,个个腰细腿长五官周正,武装带束紧军装挺拔,眼神狠起来像锃亮的尖刀,早操时马尾一甩空气中仿佛都能留下清香。
“那是洗发水的味道吧。”轻轻敲打两下桌面作为提醒,大护法开口打断太子感情饱满的赞美,也打断了同寝那俩被分配到男生堆里的兄弟恨恨的磨牙。
带着胜利者一般的优越感,盘腿坐在床上的徐排长啧啧两声摇了摇竖起的食指,或许是生得很快的胡茬也或许是得意洋洋的表情让他的脸看上去欠揍程度比平时还得再多两拳:“哎呀——你们真没情趣,这多么艺术啊。”
“既然你这么艺术,领导交代的每天一篇的带训感言就交给你了?”大护法在凳子上转了个身正对太子,望着对方快飘起来的神色直皱眉。
沉浸于女孩子们的太子居然敢对大护法的不满置若罔闻,翻身趴下:“不,我忙着陪我可爱的学员们聊天,一会儿还要给她们画图,我很忙的,你一边儿去。”
单身二十四年号称除了宿管大妈没有跟女性生物说过十句以上话的副营长小黑拔下了耳机掀开了被子准备战斗。
“徐排,需要我帮你回想起作风不正的惩罚吗?”大护法默了两秒后沉声说出的话成功阻止了小黑的作战——因为太子立马被击沉了。
黑暗过去在脑海中闪回,徐太子把手机往枕头下一塞翻身下床,积极地抢过大护法的鼠标键盘:“我来我来。”
“你白痴啊。”
差点撞到衣柜的大护法没好气嘟囔一句,起身让开。
太子这人懒散是懒散了点,体能成绩也只是差强人意,不过这些舞弄笔杆子的事倒是挺在行,每天嚷嚷着艺术家艺术家也就这时候真的有点样子。
大护法坐着太子的凳子看他嘴里唠唠叨叨抱怨打字的动作却噼里啪啦不停顿,想起刚进连队那时候闹得不得安宁大有鱼死网破之势的小孩不由得也感慨良多。
那时候他根本不相信太子能待下来,更不相信他能变得有责任感。

微信提示音惊醒了浅眠的大护法,他按亮屏幕,顶上显示的一串文字直接让他不仅了无睡意,还想去对面床上把那个在一片漆黑中脸上闹鬼一样亮起一小块光斑、冲他讨好微笑的人暴揍一顿。
太子:我约了领队女孩子吃饭,求连长助攻o(*////▽////*)q
他有个屁的责任感——!

时间,下午五点四十二分。
地点,奕卫大学食堂二层。
最终还是磨不过太子大护法尴尬地搅拌着小米粥,坐在太子旁边面对着塑料桌子上一大堆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味道的食堂黑暗料理,周围刚结束下午训练急吼吼吃饭的小绿人们营造了比操场大喇叭循环播放的《分列式进行曲》还要吵闹的背景音乐,太子这平常吊儿郎当的一到真事儿上就怂也闷着头不开口,感觉自己莫名像是带儿子来相亲还选错了见面地点的操心家长。
对面的领队女生恐怕也没想到所谓的“一起吃个饭吧”是这种情形,举着筷子不知道从哪下手,然后两秒后顿悟可以先聊个天:“对了我还没问呢,今天为什么大连长也来了?”
“哦,我就是……想来蹭个饭。”说完大护法就觉得智商掉线,教官在食堂吃饭不用给钱他蹭个什么饭?
连太子也向他投来了关爱智障的视线,招呼着女生说“开始吃吧人八点还有报告要听呢”同时在桌子底下踢踢大护法的腿提醒赶快进入下一个环节。
小混蛋自己连人眼睛都不看就光指着他?
今天根本不是来撩妹是来耍他的吧……
别说当助攻,就连偶像剧都没怎么看过的大护法僵硬地转了话题:“咳,徐排是你们教官?哦,挺好的挺好的,他这个人吧……训练都特别温柔,所以不用害怕。”
其实就是懒。
女生眼睛一亮,激动得就差拍桌子:“对对对,比罗排长温柔太多了我的妈,这两天幸福到飞起!”
罗丹嘛……
想到那个不苟言笑的高个大护法也略头疼,但毕竟是同事他也就顺着说了两句好话:“罗排其实人不错的,就是严厉……”
太子“咚”一脚就踹过去了。
夸我!
“……了一点,”大护法额头青筋乱跳——这死孩子又无理取闹,“——听说徐排还给你们画图?他画画厉害得紧,是什么画派的第五代传人,天天自称艺术家,其实是真的有点艺术天分的。”
“知不知道徐排家里特有钱?不知道?瞒着你们也挺过分的,记得宰他一顿,他可大方了,‘钟鼓馔玉不足贵’这话他要说出来兄弟们全都信。”
“刚来的时候,比你们还招人嫌,倒也算是有骨气的,那么多苦都吃下来了,受伤生病什么的也都咬着牙挨过,让我操练成那样——看军体拳训练了吗,比那个狠多了,他骂归骂,该做的一样没落。”
“还很讲义气,有一回姜排被疱排欺负,这小子自己还什么都没学会呢,撸起袖子就敢去拉架,摔了个轻微脑震荡,躺在医院梗着脖子讲‘我没错’。”
“真是大白痴。”
“别看现在一身轻浮气,徐排还是明事理的,他当新兵的时候我出了挺严重的训练事故,到了医院清醒了才知道是这小子和小黑——就是你们副营长——一路把我抬过去,那天我还感动哭了——怎么不信,的确哭了——因为我刚罚你们徐排蹲两个小时不许换腿,他那条腿抖了整整一天,他非但没怨我还救我一命。”
“多感人。”
“还有……”
“不会助攻也没关系啦一个劲夸我好就行了”。
昨天太子这么说的时候大护法还怀疑过可行性,他实在想不出这人身上有什么优点好夸耀的,但上了正轨之后却发现根本不用想词,五六年朝夕相处的点滴自动排成队从大护法嘴里溜出来。
夸得跟开闸放水一样,一开始太子还接两句,后来渐渐都找不到空隙插话也不好意思插话,因为大护法讲得太认真也太褒扬他了,直到这人开始夸赞他长发时有多艺术范儿。
太子觉得是时候打断他了。
照这样下去他可能连腰围胸围和别的什么东西都要被挨个夸一遍。
而且对面那姑娘不停戳着那块几乎变成烂泥的炖土豆全身散发着“让我走”以及“你们两个在一起好吗别理我”的气息。
“呃,死胖子……”
语言早就从平实变为华丽如果在朗诵一篇抒情散文现在差不多到了点题和情感爆发的位置,惯性让大护法没办法立刻停下,于是下一句话从他嘴里飘了出来:“我喜欢他。”
女生惊悚抬头。
太子大脑当机。
“这位兄弟你刚刚说了什么?”
大护法瞪大了眼睛也不敢相信刚才发生了啥,他努力回想了两次从“徐排是你们教官”到“我喜欢他”的心路历程,然后决定接受这个现实。
“我说我喜欢你。”
语气波澜不惊就好像在说“我吃饱了”。
当然如果太子没有原地蹦高大喊“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的话,大护法还可以更波澜不惊一点。
不过……
太子就是这么疯疯癫癫的,才可爱。
大护法喝掉最后一口小米粥,尝出了一点点淀粉分解后的甜味。
也可能只是恋爱的甜味?

END

*实际上护法神也有善神,不过多数为恶神

评论(18)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