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二)

*西漾友情向预警
*part2来咯!比起第一发增加了更多人物导致OOC可能性也增加(……我图个啥)
*剧情也在展开,虽然原著里没有出现过龙族但是奇幻设定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哈哈哈(太随意了吧喂!)
*就是这样乱七八糟的故事也能接受的话,就请不要大意的看下去吧!
——————————————分割线————————————
「喔,我吗?」说是对五色鸡头的治疗已经告一段落,小学生黑袍擦擦额头上的汗,一脸骗子专用微笑看着我——就算你笑得再和蔼可亲我也不会掉以轻心的,自我介绍道,「我叫做西格,西格·席维亚,如你所见,今年十九岁,是公会黑袍。」
还如我所见嘞……这个人对自己的小学生外表没有自觉是怎样?虽然我一早就感觉他比我年长,现在听到这番话还是满满的违和感。
「西格学长,非常感谢您的帮助……」
他飞快打断我:「没关系,付账就好,三百卡尔币如何?」笑容灿烂。
滚蛋你个欺诈师!还不如把我卖掉更快啦!
「小气的学弟。」小学生黑袍耸耸肩,扭过头去把视线放在仍旧没有醒来的五色鸡头身上,「虽然让我做白工绝无可能,但是毕竟学长我如此善良,看在这位杀手伤得不轻的份上暂且放过你,赶紧回学院,去你们的保健室治疗。」
「西瑞的伤这么严重吗?」尽管对这个欺诈师已经丧失了基本的信任,但他的话还是让我紧张起来,五色鸡头的身体一向强悍得出奇,就算与比申恶鬼王对决之后看起来也没伤得很重,所以即使看他要死不活的我也没多担心,可是听小学生黑袍的意思是……他治疗之后状况依然不好?
小学生黑袍抬头看了看我,展开骗子专用微笑:「别担心,我不是那个意思。因为我的专长并不是治疗,因此没有办法彻底医好他,而且用法术治疗毕竟比不上药物,所以才叫你快带他回去。」
虽然是骗子的微笑,但我的心脏竟然奇迹般的安定下来。
把五色鸡头拉起来,转了个身,然后我直接傻眼。
呃,刚刚一通瞎跑已经远离了任务地点,再加上来的时候是五色鸡头带路,现在……鬼才知道这片森林该怎么走出去啦!
「怎么了?」小学生黑袍注意到我僵住,奇怪的问。
「我该……怎么出去?」
他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我:「不会吧妖师,你连移动符都不会用?」
这我会!
「可是……」来之前公会的跟我交代说这里的土地很特别,移动符不能使用来着。
在我解释之后,他敲了一下手掌,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那个没关系,这里是【龙之域】,沉睡的古代龙族不喜欢空间法术所以才说不能用移动符,不过因为我在,那些老古董不敢做什么的,快走。」
虽然有些在意为什么小学生黑袍为什么很擅长应付龙族,但是五色鸡头的伤还占据着我的注意力,所以我就只是向他点头致意。
「西格学长,真的非常感谢,——虽然钱不行,但是学长有什么事的话,我一定会帮忙的!」
将移动符抛到地上,我看过许多次的法阵很快展开,小学生黑袍惊叹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真是漂亮,没想到你有这种好东西啊。」
这并不是我自己做出……等等,旁边?
我一脸僵硬地扭过头去,小学生黑袍若无其事地拽住我的袖子,兴致勃勃地用碧绿的眼睛左右扫视着移送阵。
他感觉到我看他,还抬起头来斜我一眼:「有事?」语气又恢复了一开始的狡猾。
不不不不不,你给我等一下!这不是有事没事的问题吧?这位黑袍你不要以为装作若无其事就真的没事好吗?为什么你就这样跟上来了啊?是说如果有可疑人物进入学校我也会被问责啦!
小学生黑袍是不像什么坏人,但他要是四处敲诈导致学院里的那些喜欢与金钱打交道的人比如说欧萝妲之类的暴走那可怎么办啊?!
然而吐槽过多以至于我并没能在第一时间说出口。
眼前的景色开始扭曲,我知道移送阵已经发挥作用了。
……保护校园安全队伍,这不是我的错!

「……漾漾?」
我已经能够熟练的掌握移送阵的用法,因此这次很顺利就平稳地出现在保健室里。
看到我的时候辅长的表情有点惊讶,他手上还拿着绣花的针线……不是你拿那个是要干嘛啦!
我侧过头去向躺在床上的接受治疗然而并不知道自己的内脏遭到何种待遇的同学默哀三秒。
「那个罗耶伊亚家的小子受伤了?」辅长完全没觉得自己的行为哪里不妥,扯断丝线,走过来像是要检查伤势,但是看见小学生黑袍时眼神突然有点变化。
……就像是饿了三顿的狼看见生肉的那种神色,眼泛绿光。
「这位可爱的小朋友,你有什么需要大哥哥帮忙的吗?」他自然地伸出手去,捏了捏小学生黑袍的脸,表情更加荡漾了。
自然过头了!五色鸡头完全被无视了喂!辅长你也看看气氛吧!这边可是刚从生死线上走过一圈啊!
「辅……」
「医疗班的副手,你好,」小学生黑袍接续了辅长的话,骗子专用微笑再次发动,「只要这种程度你就满足了吗?付钱的话,就让你做更加愉快的事哦?」
「你这边也这样吗?!是说那种夜总会小姐一样的发言是啥啊!」

唉,真是。
好不容易制止了脑子有洞的两人(虽然两方都不是人),叫有点不太情愿的辅长给五色鸡头进行治疗,我疲惫地坐在保健室的椅子上,等待那边的治疗结果。
「话说,你身上应该也有伤,」一起坐下的小学生黑袍开口向我搭话,不用看我也知道他是什么表情,果不其然,下一句话就是,「要我帮忙吗?」
我转过头看他:「如果我说要的话……」
「那当然,要付钱哦。」笑眯眯。
「……免了。」
五色鸡头那时是他强买强卖而且我也迫不得已,我的伤又不严重等到一会辅长帮我治疗就得了,才不需要用到这个骗财学长。
「说的也是。不过,一开始看到我还有点惊讶,」并不在意关于钱的要求再次被拒绝,小学生黑袍托着下巴闲聊似的说,「比起那个杀手,你应该更弱,结果快要go die的是那个。」
我没有回应。
小学生黑袍的话,将我从刚刚起就一直想要回避的事情完全揭开。
实际上,正如小学生黑袍所说,不论是从实力还是当时的情形来看,伤重的都应该是我。
如果五色鸡头没有在炎魔龙醒来的瞬间就用身体挡住火球的话,离它最近、而且脑子里正不受控制地想着『搞不好会苏醒』这种事的我,就会被正面击中。
我还是,没能控制好妖师的先天力量,结果让朋友受伤。
因为他是五色鸡头,因为他是那个吊儿郎当样子,因为我平时就总是受他的『荼毒』,所以我本来以为我可以没有那么多负罪感的。
可是正好相反。
我难过得快要哭出来。
「啊,光神猫侍之眼!」
小学生黑袍的声音比刚刚拔高了两度,完全不在意这里是有病人在的保健室。我从沉思中惊醒,看见他从椅子上跳起来冲着门外用力招手:「嘿,好久不见啦!」
而门外面缓缓地、步履优雅走过的长发美青年,赫然正是宿舍管理人,白精灵赛塔。
他听到小学生黑袍的声音向这里转头,继而走进保健室,绽开一个小小的稳重的笑容:「西格,原来是你,真是稀客。」
这个小学生黑袍很有名吗?我低头看他,怎么我老是能遇到一些不得了的人物。
「因为出事了。」小学生黑袍还是有点笑笑的,但眼神已经变得认真。
嗯?我还以为他只是闲闲没事做才跟我来的,原来不是啊。
赛塔的表情没有变动,轻轻地说:「有什么是我帮的上忙的吗?」
「醒龙之日提前了,我需要协助。」小学生黑袍说,翡翠色的眼睛在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转向我。
「我需要妖师的力量。」
TBC

评论(1)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