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醒龙之日(十二)

*预计下章完结
*剧情进展也许有点快……?
*私设多如狗,如有BUG还请诸君不要嫌弃(土下座
*不管怎么样,请大家抱着愉快的心情观赏吧!
——————————分割线————————————
正闹腾着,我听见啪嗒一声轻响。
我低下头,发现一时情急被我胡乱塞进口袋的黑色圆盒发出清澈的光辉,钻出口袋向上飞起,中间的缝隙正在缓缓打开。
「这是啥?」五色鸡头的注意力被转移,疑惑地歪头看着越飘越高的盒子,一秒都没停顿就伸手去够。
就在这时,痛苦的尖叫停止,一道颜色浑浊的光从天空中射下,贴着五色鸡头的指尖划过。
……那个光绝对不能碰!
我心中莫名警铃大作,一手抓住盒子往下扯,一手飞速向地上开枪,蓝色的屏障将我们两人环绕起来,正好挡住下一道光。
新开发的子弹?
干得好,米纳斯!回去陪你打电动!
『免了。』
……是喔。
黑光射到屏障上的瞬间就有滋滋啦啦的声音响起,浮动着水汽的柔和蓝色顿时开裂,虽然还没有完全裂开,但若是再来几次……
下一秒十几道黑光从天而降。
说、说来就来!
五色鸡头跃跃欲试地扭动着手腕:「这种破玩意,看本大爷……」
「不行!」
「漾?」停下动作,五色鸡头奇怪地扭头看我。
「呃,这是因为那个……」
尽管战斗力是我比较弱,可凭肉搏的五色鸡头出手一定会碰到光,那东西一旦触碰就玩完了——虽然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我会这么想,但是我不能拿他的命冒险。
于是我一边鬼话连篇地说服五色鸡头不要出手,一边拼命开枪,将光束全部挡下。
『呵呵呵……』少年停止发射光线,笑出声来,『很痛……很痛啊,妖师……想要你……更加想要了……呵呵呵……』
他身周本来还有点神圣感觉的金光已经通通变成黑色,金发少年猛然扬起头,眼中有黑色的物质沿着脸颊汩汩流下,原本白皙干净的脸庞显得无比可怖。
「这是……什么……」看到那副相貌的瞬间我狠狠打了个冷战,这样的金发少年给我一种相当、相当不妙的感觉。
如果说之前那个还只是个性很差的敌人的话,现在他简直就像是……
恶意本身。
刹那间手中的法器光芒大盛,我毫无防备地被闪瞎了眼。
「漾~那东西变形了!」不晓得是不是看太多这种亮闪闪的东西才没有中招的五色鸡头大呼小叫,我努力眯起眼朝着他指的方向看了几秒,直到眼前的亮斑褪去才看见那个黑不溜秋的小盒。
它扩展成了一个有人脸那么大的圆盘,圆的边缘等距画有十二个很有设计感的数字,一根指针正从零点的位置缓慢地逆时针转动。
逆行的……时钟?
被我当做玩笑的叮嘱浮现在脑海。
『汝要拔除『他』,是吗?就当是被骗一次也好哦,务必记着吾辈的话,这是古老神明给予的恩赐,时间的回流代替黑夜,指引历史规正。』
那个紫发青年所说的『时间的回流』是指的黑龙族秘宝?他到底是什么人?
说起来,小学生黑袍说拖我进梦境的是他的仇家,但是那个紫发青年对他好像也没什么敌意,似乎还有意帮我似的……
「漾你在想什么!那家伙好像要开大了!」五色鸡头暴躁的大喊让我从沉思中回归现实,一抬眼就看见金发少年直勾勾地盯着逆行时钟,身侧黑光涌动得越来越快。
糟糕。
『不爽……不爽……不爽……毁掉……』
漆黑如墨的光潮水般喷涌而出。
『毁掉!』
「米纳斯你能行吗?」
『……抱歉。』
蓝色屏障发出了悲鸣。
五色鸡头若有所思地看我一眼,身体忽然开始变化。
我瞪大眼:「西瑞你要做什么?!你不能……!」
「吵死了,本大爷才是老大,想做什么还要小弟插嘴?」
随着黑光的增强,米纳斯的屏障出现了多处皲裂。
「趁现在快点在放出防御的法术,你那个没用幻武兵器做出的结界一碎本大爷就会冲过去,然后你就拿着那个不知道有啥用的时钟赶紧跑。」
「你会死喔。」我慢慢放下拉住他的手。
「就算以后老大不在了,漾你也得拿出本大爷下属的气概!别让别人笑我御下无方!」
已经伤痕累累的狮鹰展开双翅,做出视死如归的姿态。虽然想反驳『我不是你的下属』但是我现在根本说不出口。
因为泪腺有点受刺激。
这笨蛋不明白,只要碰到那个黑色就真的会死,不,会发生比死更加……
「诶?」已经做好当敢死队准备的五色鸡头忽然发出吃惊的声音。
我忙问:「怎么了?」
旋即我也发现了异样:「攻击……停止了!」
「抱歉抱歉,」毫无诚意的轻飘飘的道歉声从遮蔽了视线的黑色中响起,「吾辈是不是打扰你们话别了?」
这个声音是……
银色的细碎光点瞬间蔓延开来,塞满我们周围的黑光如同撕裂似的迅速分散,被许多个闪烁着银白光泽的漂亮法阵镇压在地上。
美丽的银发精灵踩着菱形的阵法高高在上地俯瞰我们,嘴角拉开傲慢的弧度:「低等种族的家伙们连这种程度的封印都做不出来吗?」
听这讨厌的语气,拉斐尔好像已经完全复原了。
『晨星森林的精灵……』身上被附了好几个不同法阵金发少年面部扭曲,从喉咙里发出咕噜噜的声音,只能勉强能听得出几个词语。
拉斐尔马上就要吐出来似的捂着嘴操纵法阵降落在我们旁边:「天哪,这就是『他』,也太恶心了,美丽的本大爷要……跟这种东西打吗?」
「哼,没种的娘娘腔怕了就跑啊!」五色鸡头变回人身,张嘴就跟人抬杠。
拉斐尔一副『本大爷懒得跟小鬼计较』的样子斜睨着他,伸手把五色鸡头拉过去,一边用治疗法术一边絮叨:「哦哦,不管怎么说,能够一招逼退『他』的强大与美貌并存的我,比你这种只晓得暴力的低等并且审美观异常的……」
『汝……何人?!』
正无语于这两个人在这种危急关头等级越来越低的吵架,金发少年让人一身鸡皮疙瘩的声音又响起来,循声看去,却把我惊得原地跳起。
梦里见过的紫发青年悠闲地浮在他面前,笑得一脸狡猾:「梦魇贵族,艾萨克·希尔菲尔特问候您,伟大的『……』。」
『汝……妨碍……』
「那么吾辈以希尔菲尔特的名字向您承诺,」艾萨克手扶胸口微微欠身,「吾辈只作壁上观。」
讨厌的感觉无比清晰地传达到大脑,我终于了解梦中为何不愿靠近这个青年了。
他是鬼族。
五色鸡头一秒拍开拉斐尔的手指着艾萨克大叫:「鬼族的奸诈小人,想要统治世界先要踏过本大爷的尸体!」
人家什么时候讲要统治世界啦!而且就你现在这种身体胡闹什么!搞不好连我……可能不大行,连喵喵都能踏过去!
无故被打——听他们的骂战好像也不是无故——的拉斐尔黑着脸给五色鸡头来了一记手刀。
五色鸡头捂着后颈阵亡。
拉斐尔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继续施行因为五色鸡头胡闹而中断的治疗。
呃,不用管那个鬼族……的意思?
「吾辈说会作壁上观就不会出手,」艾萨克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耳边,吓得我整个往侧面摔倒,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我身后的紫发青年还是笑得那么变态,「况且今天是公休。」
不要突然吓人啊!
而且公休是什么鬼!鬼族还有休假?!不应该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努力毁灭世界才对吗!
「现在的妖师觉得那样比较好喔——?」
我当然不!
不对这个鬼族怎么回事!他听的见我在想什么吗?!
学长之后是玩具兔子,现在竟然是鬼族。
这个人人都能脑入侵的世界真是够了。
旁边响起有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让我连续吐槽中回神,拉斐尔切了一声断掉治疗法术,抬脚把五色鸡头踹醒。
令人惊奇的是五色鸡头并没有睁眼就骂人,只是翻身跳起,左右看看冷哼道:「喂,你的封印要破了。」
「本大爷的慧眼已经看到了。」
拉斐尔不耐烦地说,然后看了我一眼:「妖师,我们会争取时间。」
什么意思?『我们』?
「就跟刚才说的一样?」五色鸡头竟然跟上了拉斐尔的话。
拉斐尔点点头,扔给他一颗画着符咒的水晶。
他跟拉斐尔商量过什么吗?难不成刚才的吵嘴是在对暗号?
……那这暗号未免太高端一点。
「西瑞,拉斐尔学长,你们在说什么?」总觉得不太对劲,我赶紧插嘴。
「哦,我们在说,接下来就得把主角的衣钵传给小弟你啦!」五色鸡头转头笑容灿烂地拍拍我的肩膀,「加油干!」
我还没来得及讲,被银白法阵压制的黑色便冲破了结界从各个部位爆发,同时地面开裂,许多全身染着紫黑色、筋肉凸起的怪物钻了出来,一看便非善类。
它们都是鬼族。
早有准备的五色鸡头和拉斐尔各自捏碎一颗水晶,全身附上银色的淡光,直接冲出拉斐尔设置的防御结界。
「你们——!」
刚想跟着踏出去,肩膀被人一拍,我转过头去,自称『作壁上观』的鬼族递给我一个圆溜溜的红色小珠子。
「这是西格托吾辈给你的东西。」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