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天-RFM

RFM工作室成员,医学狗一枚

【大护法同人】【大太大无差】朝阳

*标题随便取的
*大概是原作向
*主要大护法视角
*作者胡扯并且看不出CP感系列
*文笔渣慎入
*这是一颗不甜的糖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太子也并不总是那么不靠谱。
起码在劝诱无知路人帮助自己逃跑这件事上,他还是挺有天分的,否则也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逃脱大护法的追寻,这回还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来。
大护法抹了一把头上的汗,停下步子看着脚下这条异常平整的山路,脸色阴沉。
当然,路人是否真的无知还有待商榷,就以往经验来看,这种鬼地方可不合太子的口味,况且一路上,仿佛有若有若无的力量推动那个白痴去往这条怪异山路的前方,并阻碍他找回太子的脚步。
身为太子,如此轻易便被人操纵……
当真愚不可及。
大护法强忍着拿乌钢杖往那张有八分写实的画像上来一炮的冲动,深呼吸一下,紧了紧包袱加快脚步。
不能气,不能气,气出病来无人替。
想他堂堂奕卫国大护法,迄今已守护五代皇族,怎么能跟一个不务正业花花肠子目无律法顽固不化不思悔改的超龄儿童置气呢?
啊,这么一想果然……更想揍人了。
转了一圈落回包袱的小涅叽抖了抖,为什么这么冷?

“太子的玉佩……怎么会在跳墙小鬼身上?”
那家伙不是一向很宝贝它么?
拂去白玉上的尘埃,大护法皱着眉将玉佩和画像收在一处,身侧的黑花生在飞行中吱嘎作响,闹得他心中一阵不安。
不管是太子自己送出了玉佩,还是被别人抢走,这一回跟这个诡异地界的牵扯定然浅不了,想全身而退怕是不易。
啧!我前世到底欠了他多少钱!
大护法揉了一下小涅叽,带着这个无解的问题向跳墙小鬼消失的方向走过去。
『唔叽?』
白毛球更加用力地抓住包袱皮,不是很理解大护法突然加快的脚步。

禁不住他的力量而弯折的灯架在覆满青苔的石块上碰撞出一串火花,叮铃咣啷地坠入无底的黑暗。
大护法只在原地望了一眼便往前跑去。
船到桥头自然直,他活了这么久,腥风血雨闯过了这么多,别的不说,心平气和还是学了个七七八八。
所以很奇怪,大护法想,今天他纵使一时脑筋不灵光看不出太子的意图,也得压住火气冷静应对,而不该跟那大白痴赌气真的扔下武器。
『唔啾~』
小涅叽毛毛茸茸的小爪子扯了扯大护法身上的红袍。
“……也许吧。”

“你明知道这柄乌钢杖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身为下属,他不该说这句话。
“要是小姜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就要铲平这个地方!”
身为下属,听见这句话他应该欣慰。

疼痛折磨着大护法的神经也消蚀着他的克制和判断,实际上他对黑笋咆哮的时候已经不怎么清楚说的到底是什么了,像是怒号也像是自诘,想对对手说的话跟想对自己说的话重叠成鲜血的洪流,循着这百余年来冰冷面具上鲜见的裂痕喷薄而出。
你的眼睛告诉我,仇恨……和恐惧,那是什么样的经历造就的,而后再用杀人来掩盖这种感受吗?!
你能听见吗?!
你还能听见吗?!
栽倒之后,黑暗很快吞没了他的知觉,耳边听见太子恼人的叫唤逐渐变远。
真是……都这种时候了,还叫我死胖子,不觉得很不吉利吗?

“这个小孩你打算怎么办?”
“裴定。”
“……可以。也只有那里能驯服这样的顽劣。”
大护法很不喜欢小鸣。
不,这话说客气了。
他讨厌小鸣。
设计太子来这花生镇,设计取得太子的信赖,设计夺走他的乌钢杖,拿着那种恶毒的玩意儿,谋划着心腹的位子,野心勃勃,偏偏还上窜下跳假装天真,黑洞洞的眼睛,深不见底。
舞勺之年的孩童便有这样的心机,待长大成人必是祸患。
但太子不愿,大护法也就不能动手杀他,只盼这一路上,这小破孩别再搞出什么幺蛾子就好。
“喂,死胖子。”
盯着不远处玩耍的小鸣出神的大护法有点困难地转动被包在绷带里的脑袋,对上太子的眼睛,那张长残了、他向来认为除了搞笑别无他用的脸上竟然是异常认真的表情。
大护法打了个寒颤。
这败家孩子又犯什么病了?
“对不起。”
“哈?”
『咕啾?』
太子头稍微一抬,大护法就只能看见他长满胡茬的下巴了,语气又变成那种讨人厌的调子:“就,我还以为你真的百战百胜呢,也不过是血肉之躯嘛。”
这回大护法听懂了,绷带下万年冷冰的表情化了冻,嘴上却不松动:“我这么多次死去活来地救你,就得出这么个结论?好心当做驴肝肺。”
“嘿死胖子你――”
太子刚要急,低头看见大护法在乌钢杖上轻快敲击的手指,收了声势,露出一个笑来。
明明就很高兴听人这么说嘛!
“太子――看,日出!”
比小鸣位置高些的两人同时转头过去,朝阳从冷冰的红色刹那间化为灿烂的金,暖意穿过层叠的云抚摸着地面深绿的草,给临近秋日的山林送来点点生机。
因伤裹成白色的大护法,恍然间又成了红袍。
太阳,不冷了啊。

评论(8)

热度(57)